分享到:

论海德格尔关于现代技术本质的追问

通过对海德格尔关于现代技术本质的分析,揭示出海德格尔关于现代技术的本质的独到见解,即他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

海德格尔存在论科学技术思想研究

马丁·海德格尔,20世纪德国著名人本主义哲学家。他以敏锐的眼光,从批判西方传统形而上学遗忘存在出发,对存在之意义进行了追问,这种追问一直贯穿于其整个学术生涯,成为他一生唯一的主题。在追问存在之意义时,他从亚里斯多德的存在问题出发,对胡塞尔的现象学加以改造,继承了狄尔泰关于前理论的语境解释及克尔凯郭尔对人的生存情绪之分析,把现象学方法与存在问题统一起来,对现代社会的重要现象——科学技术进行了深入的分析,这种分析与反思构成了其追问存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海德格尔是在现象学、存在论和此在论的背景下开展对科学和技术的本质思考的。对于科学本质的考察,主要分为三个层次进行:科学认识活动并不是此在在世首要的、唯一的生存样式;科学是对自然的先行筹划;现代科学的本质(作为数学因素的现代科学、作为研究的现代科学和作为现实之物的理论的现代科学)。早期海德格尔着力于从此在的生存结构来分析科学认识活动的产生。在他看来,此在在世界之中操劳地活动,是科学理论...  (本文共15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师范大学
山东师范大学

论海德格尔的本源之思与诗性突围

“本源之思”说的是对本源的思考,由于本源在海德格尔那里是境域生成性的,所以人们思考本源的方式也必须是境域生成性的。“诗性突围”说的就是海德格尔用境域生成性的思维来思考本源。对于这一点,我们将在与传统形而上学的比较中来进行说明。传统形而上学是用理性逻辑的方法来通达“本源”(即本体)的。他们认为的本体是固定的,是“万变不离其宗”的“一”,不具有境域生成性。而海德格尔则改变了表象思维的固化模式,而转变为一种非对象化的诗性思维,强调思维的境域生成性。思与境偕,思归属于境域。思要从境域之音中获得音信,思是对境域之音的回应。而最本源的境域是天地人神源初的相互归属性,是作为“之间”的命运。我们所说的境域不是一块由边界而来的区域,而是一种无边界的边界,它是我们所看到的边界的本源,是一种不可被表象的“广袤”,是一种生成,境域即生成之域,生成也即境域生成。“境域生成”命名的是一股聚集着的源初统一着的生成着的强力。而这种境域生成也就是海德格尔所说的作...  (本文共32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师范大学
华东师范大学

海德格尔对传统形而上学的解构

如俞宣孟的《本体论研究》所示,传统是论是传统西方哲学的核心。由于这个严密、紧凑的范畴体系遗忘了“是”,所以海德格尔重提了“是”的问题,且以基础是论取代了传统是论;随着解构传统是论的历史任务的逐步深入,《是与时》之后,海德格尔展开了对传统形而上学更彻底的批判。然而问题是:(一)传统是论、传统形而上学是什么;(二)为何、如何将之解构?在把海德格尔的前后期思想细化为三个阶段的基础上,论文将围绕着如何解构形而上学展开探讨。首先,海德格尔所理解的传统是论、传统形而上学以及传统哲学分别指什么?第一,是论就是把“系词的‘是’以及分有‘是’的种种‘所是’作为范畴,通过逻辑的方法构造出来的先验原理体系”(俞宣孟:《本体论研究》)。这门被亚里士多德称为“第一哲学”的学问研究“所是之为所是,以及出于其本性的秉性”(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它就是传统哲学中的“纯粹哲学”。柏拉图的“通种”和黑格尔的《逻辑学》就是依据理念之间的结合而建构起来的超时空的...  (本文共25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厦门大学
厦门大学

析海德格尔的技术“座架”概念

在海德格尔的技术思想中,“座架”无疑是一个极为核心的概念,如果不能全面和深入理解这个核心概念,就不能全然把捉海氏的技术思想,也不能认识到技术思想在他整个思想大地中所处的位置,更不能领悟他通过思索技术试图启发给我们的思想路向。但是,就笔者目力所及,关于海德格尔的这一概念,尽管论者众多,迄今却还没有一个堪称全面而清晰的说明,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很大的遗憾。本文正是为填补这一空白而做的一次尝试。为此,本文拟订了这样的行文思路:首先,简要地考察海德格尔关于现代科学的含义及本质,揭示由“技术之本质”所必然带来的“世界图像”,从而厘清海氏之所以转向思考现代技术和提出“座架”概念的思想背景;其次,分析海德格尔的提出技术“座架”概念的来由、“座架”概念的基本内涵和延伸意蕴,意图对技术“座架”概念本身做一个尽量完整的把握;再次,进一步分析技术“座架”概念自身所显露出来的救渡信息和根据这些信息人面对“座架”之控制可能有的解救路向;最后,在文末,对海氏关...  (本文共7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通向诗意栖居之途

传统形而上学对本真存在的遗忘,现代技术文明对诗意生存的遮蔽,使人难以倾听到神性的召唤而陷入生存的无根基状态。现时代因而是一个无诗的精神贫困时代。本文对海德格尔的诗意运思之路进行深入阐发,以通达诗意栖居的澄明之境。海德格尔的诗意之思,呈现出纵深递进的内在逻辑:一是诗意存在的真理之思,通过追问此在的存在意义开启存在的境域,揭示真理为存在的无蔽以切近存在的本源;二是诗意通达的艺术之思,阐明艺术的本质是真理之自行置入作品,借助艺术开显真理发生的通道;三是诗意道说的语言之思,语言是存在的家,以诗与思的道说使存在之大道通达到此在;四是诗意会通的神性之思,人以神性度量自身,打通天地神人会通的境域;五是诗意栖居的自由之境,诗意的本质是人的自由,是此在之真理的澄明,达到泰然任之和虚怀敞开的诗意生存。在东西文化比较视野中,我们才能领会海德格尔诗意之思的意义和局限。海德格尔试图超越西方形而上学,已切近东方思想的自然大化之道,与东方整体直观的悟觉思维有...  (本文共13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