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诗画之变——读《拉奥孔》论现代主义文艺诗画关系

论述诗画关系,最早的记载见于古希腊诗人西摩尼德斯所言的“诗是有声画,画是无声诗”。既而,罗马美学家贺拉斯在《诗艺》中也说到“画如此,诗亦然”。这种强调诗画摹仿自然一律性的理论至18世纪,转变为新古典主义忽视诗画艺术媒介特性的差异,致使诗与画远离“摹真”的美学追求的倾向。针对此,启蒙思想家莱辛专著《拉奥孔》,提出为达“逼真”,“既然……绘画用空间中的形体和颜色,而诗却用在时间中发出的声音;既然符号无可争辩的应该和符号所代表的事物互相协调;那么,在空间中并列的符号就只宜于表现那些全体或部分本来也是在空间中并列的事物,而在时间中先后承继的符号也就只宜于表现那些全体或部分本来也是在时间中先后承继的事物。”[1](P82)即画(造型艺术)属于空间艺术;诗(语言艺术)属于时间艺术。莱辛之说曾被广泛地接受,但是从十九世纪末开始,现代主义文艺创作实践一再地打破了莱辛在造型艺术和语言艺术间划分的界限,显示出诗画关系上自己的禀性。莱辛的诗画异质论无...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美术观察》2018年12期
美术观察

美国现代主义艺术研究的中西对话——复旦大学“美国现代主义”工作坊概述

一、引言为什么要研究美国现代主义艺术?如何研究?美国艺术是如何走向现代主义的?复旦大学“美国现代主义”工作坊围绕这三个问题进行了深入研讨。2018年9月24—28日,复旦大学哲学学院与塔拉美国艺术基金会联合举办了“美国现代主义”工作坊,与上海博物馆“走向现代主义:美国艺术八十载”展览相映成趣。工作坊分别在复旦大学和上海博物馆举行,两位资深主讲人进行了中西艺术的对话—一位是复旦大学哲学学院特聘教授、英美现代艺术史学史专家沈语冰教授,另一位是美国堪萨斯大学艺术史系主任、美国现代艺术史专家大卫·卡特弗利斯(David Cateforis)教授。来自北京大学、浙江大学、中央美术学院等十多所高校的十九位青年学者和在读博士生参加了本次工作坊。工作坊由卡特弗利斯教授在复旦的系列讲座、由《走向现代主义:美国艺术八十载》的策展人布朗利(PJ Brownlee)和奥勒尔(Sarah Oehler)导览的预展参观,以及沈语冰教授在上博主持的工作坊闭门...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4年02期
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现代主义文艺与非理性哲学

自上个世纪宋象征主久诗歌在欧美问世直到本世纪60年代,现代主义文艺的大潮不断涌起,造成了惊世骇俗的世界影响。五花八门的流派和令人惶惑不安的作品,不仅改变了文艺的单纯面貌,还对传统文艺的质的规定性产生了猛烈的冲击。关于现代主义文艺产生和发展的社会、历史背景人们已经谈得很多,这对于我们了解现代主义文艺的本质无疑是有帮助的。但笔者认为,要想真正撩开现代主义文艺神秘的面纱,则非认真审视它的理论基础—非理性哲学不可,因为它是形形色色的现代主义文艺泛起的直接动力和表现对象,二者的关系至为密切,如同灵肉一般。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曾出现过两次颇有声势的现代主义文艺运动,弄清这一问题,对如何评价上述文艺现象、探讨中国当代文学发展的走向,想必也是十分有益的。 所谓“非理性哲学”是针对古典哲学而言的。它的主要源头是近代的科学哲学和人本主义哲学,而后者对非理性哲学的形成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以叔本华、尼采为代表的唯意志论是早期人本主义哲学的代表(也有人把人...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科教文汇(上旬刊)》2018年09期
科教文汇(上旬刊)

反叛或传承——后现代主义和现代主义反思

对于后现代主义,人们的说法一直众说纷纭。与其他的文化概念不同,后现代主义是一个令人矛盾、让人头痛的概念。法国后现代思想大师利奥塔认为后现代主义不同于现代主义,但同时又说后现代是现代的一部分,甚至认为一部作品只有首先是后现代的才能是现代的。他认为后现代就是对元叙事的怀疑,而元叙事也就是现代叙事,也可以被定位为现代性,更具体地说就是指18世纪以来逐步形成的启蒙神话和理性神话。从这个角度来说,后现代是对现代的背叛、否定和超越。后现代的出现是现代精神危机和现代主义衰退的结果,但同时我们也必须意识到作为现代的衰退形式出现的后现代,又不是完全脱离现代主义。美国后现代理论家杰姆逊认为后现代是后期现代,是现代的后期现象,或称为现代的颓废期。因此,后现代标志着西方现代社会进入了一个转型期。在这种氛围下,现代社会走向终结,后现代主义随之诞生。后现代主义对现代主义的反叛和传承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在价值立场和认知方式方面,后现代主义有着独特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雕塑》2017年02期
雕塑

给雕塑补上现代主义之课

一、补课现代主义是因为我们的成长过程中缺少现代主义经历。现代主义从艺术本身讲,是语言的解放;从意识形态的角度讲,是思想的解放。我们今天谈及是否有必要为现代主义补课的问题,我认为可以适度补课。从现在看,现代主义已经算是过往的传统,它作为一种文化沉淀,其营养是属于全人类的,就像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一样,我很希望影响别人,产生辐射的能量。只要谈到“补课”二字,那就意味着我们的艺术进程缺少这一段。当西方现代主义轰轰烈烈发展的年代,我们还一直处于写实主义和现实主义的漫长岁月之中。曾几何时,我们将现实主义升格为艺术上的唯一标准,看什么都看其中的现实性及其意义。殊不知外部世界早已沧海桑田,春秋几度。改革开放为我国文化艺术的发展提供了绝佳的环境,其发展的势头令世界瞩目。但是我们的步伐似乎太快,一步越过西方世界发展了百年的现代主义,直接进入了我们当下的所谓“后现代”状态。其实改革环境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屈指算来近40年光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只...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雕塑》2017年02期
《甘肃社会科学》2017年04期
甘肃社会科学

论现代主义研究及其缺失的维度

学界关于现实主义的研究形成了自身的理论体系,关于后现代主义的研究也产生了基本的理论框架,唯有现代主义研究迄今没有形成理论体系与理论框架,这是百年现代主义研究存留的问题。然而,现代主义处于历史演变与文化演变的最重要的节点,连接现实主义与后现代主义,它既反映了社会转型,本身又是文化转型,是现代技术社会新型文学文化形态的启幕。有一种权威的说法是,“现代主义要么是后现代主义所反对的并因而界定为自己的对立面,要么是后现代主义永久保存的原型并从中演化而来”[1]。现代主义著名专家迈克尔·莱文森在20世纪80年代指出:“本世纪的前30年给后50年造成了深远的影响,现代主义产生后的漫长岁月里取得的成就,仍然是当今文化的盛事。”[2]今天,依然可以说,现代主义还在对21世纪产生持续的影响。21世纪前十几年在理论领域与文化研究领域的现代主义研究的复兴,就是一个体现。20世纪西方进入工业体制化的技术社会阶段,呈现出一个彻底不同于过去的社会组织形态,现...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