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澜沧江上摆渡人

被南国的骄阳暴晒,脸上黑里透红的彝族小伙子蒋文武是澜沧拉祜族自治县雅口乡人,他的家住在澜沧江畔的猛矿村。这是一座位于澜沧江畔风景秀丽的小山村,山间延绵起伏的翠竹林青翠欲滴,山下江水滚滚,江面上不时可以看到轻舞的小燕子在呢喃飞翔。山里的景色虽然美丽,但滔滔的江水使猛矿村成为一座远离现代文明的小山村。蒋文武说,他从小是看着澜沧江长大的。在澜沧江里学游泳、捕鱼,是澜沧江的惊涛骇浪练就了他的一身硬朗身骨。 澜沧江水从“天”来。陡峭的悬岩峭壁,波涛滚滚的江水多少年来隔断了两岸的交往。竹筏、独木舟成了两岸交往的交通工具。撑船人风尖浪里摆渡着山里人的希望。 两年前,蒋文武多方筹资5万元购买了一艘机电船在思茅港当上了摆渡工,他的这艘小小的机电船成了雅...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水运》2001年08期
中国水运

澜沧江上第一港──关累

澜沧江上的关累码头是景洪港的一个组成部分。关累,是中国境内澜沧江与境外的湄公河相交接的地方。从这里逆江而上81公里,就到达西双版纳州首府──景洪市;顺流而下就是老、缅、泰、柬、越等国。所以,人们都称关累为澜沧江上第一港,也是中、老、缅、泰四国商船正式通航的边境开放口岸之一。1994年,西双版纳州的勐腊县政府投资上百万元,在关累建设码头,并招商引资开始建设关累镇。目前,已有169户国内外商家到关累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现代农业科技》2014年14期
现代农业科技

澜沧江上游鱼类资源研究

澜沧江发源于青海的唐古拉山东北部,经昌都地区沿宁静山脉南下,在德钦县进入云南省境内,顺云岭与怒山之间,经维西、兰坪等17个县;由勐腊县出境入老挝,称湄公河,于越南入海。澜沧江在云南境内干流长约1 190 km,仅次于金沙江,为省内的第二大河流。根据河道特征分为2个部分:一是河源,从源头至昌都,是全流域河道比降最大的河段,干流长564.4 km,该段水系发育干支流多以斜交相汇而呈“树枝”状分布;二是上游,昌都以下经德钦、维西、兰坪至功果桥的河段,形成典型的南北走向“V”形谷。水系多沿断层发育,两岸支流短小,与干流直交,属“羽状”水系。该河段长460 km,流域面积1190km2。这里有曾被冠以“世界第二大峡谷”的澜沧江梅里大峡谷(最大高差4 734 m),云南省最高峰——卡瓦格博峰(海拔6740m)。1澜沧江上游鱼类区系组成及分布1.1澜沧江上游鱼类区系组成澜沧江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使其相应地形成了特有的生物群落。鱼类组成由上游高寒...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环境科学导刊》2013年05期
环境科学导刊

澜沧江上游云南江段污染现状及防治对策

澜沧江—湄公河是世界第六,亚洲第三,东南亚第一长河,有“东南亚文明的摇篮”之称[1~3],在中国境内称澜沧江,出境后称湄公河。在云南段,沿途支流主要有黑惠江、流沙河、沘江、漾濞江和南碧河等。上游河道坡陡险峻,流域形状由北向南呈狭长带状,流域内地形复杂,由于地址板块的强烈碰撞和挤压,岩浆活动频繁,矿产资源丰富,为世界级成矿带。近年来,由于澜沧江上游江段沿岸选矿以及有色金属冶炼企业的增多,大量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排放,导致澜沧江主要支流水质污染极为严重。对澜沧江水质的监测和防污治污工作迫在眉睫,但目前对于澜沧江上游水质和污染情况鲜有报道。本文主要对澜沧江上游江段(云南段)主要断面进行了采样监测,对水体污染现状进行了综合评价,同时提出了一些防治对策和措施。望有助于抑制澜沧江上游水质恶化趋势。1流域水体环境质量现状澜沧江上游水系发达,上游水环境质量情况将直接影响澜沧江中下游的水质状况,进而影响人们的生产生活。根据澜沧江上游的特征及沿江流域...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水力发电》2009年09期
水力发电

华能澜沧江上游公司成立

2009年8月6日,华能澜沧江上游公司揭牌仪式在拉萨举行。华能澜沧江上游公司的成立是中国华能集团公司积极调整电源结构的重要举措,标志着澜沧江干流西藏段的开发建设工作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中国华能集团公司总经理曹培玺和西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主席...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版纳》2005年02期
版纳

泼水节里赛龙舟

舟是傣家人心目中的圣物。 傣家人的赛龙舟已有2000多年的习俗。在每年的“桑勘比迈”泼水节(傣历新年)来临之际,都要在澜沧江上举行盛大的龙舟赛。界时,傣乡各寨子的龙舟都会来到澜沧江上来一较高低,庆祝自己盛大的节日,寄予来年顺风顺雨,五谷丰登,人畜兴旺。古朴的“旱黑” 四月十日这天,我们早早的来到傣族园曼听村,等候观看他们的“旱黑”祭祀活动。 傣语“旱黑”意思是并龙舟。在每年的‘’泼水节”龙舟赛后,傣家人就将龙舟拆散放进佛寺的竹楼里保管,以备第二年使用。待第二年泼水节到来之前,再把拆散的龙舟拼装起来,这时,就要举行一个叫“旱黑”的祭祀仪式。 清晨8点30分,正是西双版纳一天中最凉快的时辰,整个傣寨笼罩着面纱似的白雾,随着几声沉闷的错锣声响起,曼听村88户人家的130多个男子纷纷来到寨子中央波涛计家的竹楼下。波涛计真名叫波涛烘,是一位得高望重的老人,因为做了多年的会计,村民们都习惯称他波涛计。 波涛计家的竹楼容不了这么多人,年老的就...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版纳》2005年0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