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净化灵魂 创造幸福——有感于《尼各马科伦理学》的幸福理论

亚里士多德是古希腊时期的圣哲先贤,是西方文化的巨擎,也是整个西方哲学史上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他有着关于“幸福”的博大精深的思想和智慧,他是古希腊时期对“幸福”论述最深刻、最系统的大师。他的伦理学巨著《尼各马科伦理学》是西方伦理学史上第一部系统的伦理学著作,他认为幸福是最高的善,而且幸福是有条件的,非先天赋予,非手到拿来。在该著作中,幸福之论是全书的出发点和归宿点,是亚里士多德着重论述的重要问题之一。什么是幸福?怎样才能获得幸福?幸福是否需要一定条件?认真拜读并研究《尼各马科伦理学》中的幸福理论,对于我们探讨人生幸福,进而净化我们的灵魂、创造幸福生活都是有意义和价值的。亚里士多德的幸福理论,以其穿越时空的智慧之光,辉照着后人进入幸福的殿堂,并将继续照亮勇攀幸福高峰者们奋进的前程。一、追求幸福是人类的终极目标幸福之论是《尼各马科伦理学》的出发点,亚里士多德在首卷中,就高屋建瓴地指出:“一切技术、一切规划以及一切实践和选择,都以某种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情报杂志》2006年05期
情报杂志

信息伦理学的学科结构和发展态势

1信息伦理学的形成过程信息活动与伦理道德问题有着悠久的历史渊源。远古时期,原始人为了生存、生活的需要,相互之间通过手势、表情、实物和简单的语音符号交换关于狩猎、采集、气象等方面的消息和知识,经过结绳记事阶段,人们发明了文字,从而有了高效的信息记载工具和交流手段。道德作为一种社会意识,是社会存在的反映,体现于原始人的各种生存行为和交往活动中,而后发展成为人们有所知觉、有所意识并逐步有所恪守的社会风尚和行为规范,发挥着调节人与人甚至人与自然之间关系的作用[1]。现代意义上的信息伦理学,始于20世纪70年代在美国兴起的计算机伦理研究,其形成过程大致经历三个阶段。20世纪60年代中期,随着计算机技术的飞速发展和广泛应用,与之相关的社会伦理问题也逐渐凸现出来。20世纪70年代中期,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的W.曼纳教授首先提出并使用了“计算机伦理学”这个术语。他认为,计算机伦理学应当作为哲学的一个独立学科而存在[2]。此后,大量计算机伦理学论文...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河南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6年02期
河南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宪法伦理学的使命、范畴和调整范围

引言宪法伦理学是将宪法学与伦理学结合起来的一门边缘交叉学科,从宪法学的学科体系来看,宪法伦理学属于宪法学的分支学科[1],与宪法哲学、宪法社会学、宪法经济学、宪法文化学、宪法人类学、宪法语言学等学科处于同一层次上,同时从伦理学的学科角度来看,宪法伦理属于应用伦理学中法律伦理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与宪法伦理学的跨学科属性相一致,宪法伦理学的研究对象往往具有宪法与伦理的双重属性,具体来讲包括宪法中的伦理问题、宪法与伦理的关系问题以及伦理如何与宪法结合等问题。它既研究宪法的正当性问题,又研究宪法中的正义问题,还研究新兴领域中有关宪法和道德的难题,如环境生存权、克隆技术、安乐死等由于采用新的技术而带来的宪法伦理原则之反思与重构。一般来讲,宪法伦理学没有独立的存在形态,它往往被包容在哲学伦理学这一大的门类之内,同时宪法伦理的基本内容常常是法学基本理论中所必然涉及的问题,每当法学家们谈及法律与道德的关系时,宪法伦理常从政体形式、组织结构和执法...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图书馆论坛》2006年05期
图书馆论坛

关于信息伦理学建构的思考

信息和通信技术的快速发展使人类置身于一个崭新的数字环境的信息社会,人们的各种道德行为、伦理准则和社会生活随之产生相应的改变。90年代以来,随着我国的信息化程度的突飞猛进,原有的伦理学已经不适应信息社会信息发展的要要,迫切需要建立一种适应信息社会发展的新的信息伦理秩序,为信息社会的和谐发展提供坚实的道德支撑,信息伦理学的建构问题也就成了我们需要探讨的一个重要课题。1信息社会是信息伦理学建构的基础伦理道德来源于社会交往实践,并随着社会实践的发展而发展。任何伦理学的构建,都离不开整个社会生产生活实践,信息社会就是信息伦理学建构的基础。1·1信息社会的信息特征信息社会的主要特征是世界和社会的“数据化”。与传统社会相比,信息社会呈现出新的信息特征。(1)相对于生产力的相对不发达、信息收集与流通渠道尚不顺畅的传统社会。信息社会则由于信息和通讯技术的快速发展,在信息的收集、流通上越来越方便、快捷。(2)相对于受地理距离的阻隔和人为设立的国家界...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06年06期
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对话伦理学:一种形式上的普遍伦理学

一、形式的和普遍的对话伦理学对话伦理学(Discourse Ethics)是由当代德国哲学家阿佩尔和哈贝马斯共同主张的一种伦理学。这既是一种认知的、普遍的伦理学,也是一种形式的、程序的伦理学,同时还是一种超越了基础主义和相对主义的后形而上学的伦理学。对话伦理学给出的原则是:在一个实际的对话活动中,所有参与者都认可的那些规范才能被认为是有效的,而一切规范都同等地具有被接受的可能性,实际的决定权在于对话的参与者。阿佩尔将对话伦理学区分为“A”和“B”两个部分。A部分是形式的,而B部分则要依赖历史。他写道:“在我看来,对话伦理学在基础性的A部分必须直接阐明对康德义务论伦理学的普遍原则的改造,这种伦理学涉及为程序的形式原则奠基的问题,也就是为规范提供基础的元规范;同时,作为一种依赖历史的责任伦理学,对话伦理学必须在B部分明确地建立一种方法,使得基础性的规范能够应用于特定的各种环境中。[”1](P55)在阿佩尔看来,普遍道德观的需求在当今...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论坛》2006年11期
社会科学论坛

对罗国杰等著《伦理学教程》的若干质疑

伦理学作为一门学科,其思想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对于我们人类生活来讲,其作用和意义有目共睹。但是,在我国今天,伦理学却显现不出这种意义来,伦理学的研究、著述和讨论与其他学科相比显得异常沉闷、贫乏和落后。作为哲学的分支,美学、宗教、科学哲学甚至逻辑学等都有大量的学术专著出版,形成与世界接轨的学术氛围,可是唯独伦理学几乎没有稍学术化、稍像样的基础理论方面的文字问世,而且与世界此领域的研究跑的是两股轨道。要说没有文字问世也不尽然,大量的著述充斥这个领域,给外行人以眼花缭乱之感。但是,专业学者一看便知,这些著述大多没有学术含量,有的只是充满意识形态化的自圆其说。也许伦理学本来就与哲学其他分支不同,它是规范学科,关系重大,很难与政治意识形态摆脱干系。而事实证明没有走出这一步,学术独立性就无以为立,其学术讨论就根本不能进行。笔者这里并无含有对意识形态提出质疑的意思,而是对伦理学不能独立于意识形态提出质疑。伦理学作为一门古老的学科,基本上是思想...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