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实行“一单八清”制 规范领导班子会议前置程序

领导班子会议前置程序包括征求意见、分会议,确保程序与内容一目了然。析论证、合法性审查等重要环节。规范严谨的前“八清”,即《审签单》中的八项内容要填写置程序是集体决策、民主决策、科学决策的前提。清晰,既符合规范要求,又体现责任所在。一是笔者结合工作实际,提出领导班子会议前置程序写清议题名称。坚持一事一题,一个事项一份材“一单八清”制,即通过一张表单,做到议题名料,议题名称简明扼要,表达准确,主要以“方称、论证情况、部门会签、合法审查、工会意见、案”“意见”“建议”的形式呈现。二是写清论证涉密审查、相关领导会签和提议领导审核“八个情况。由牵头部门写清组织研究论证、征求意见清楚”,确保程序规范、过程留痕、有据可查。建议的过程,负责人签字确认。三是写清会签部门意见。议题涉及两个及两个以上职能部门的,一制订一张表单,做到“八个清楚”由牵头部门与相关部门协商研究,根据各自业务情况提出修改意见,共同完善会议材料,并由“一单”,即《领导班子会议...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秘书》2017年07期
《法制博览》2017年09期
法制博览

政府采购中质疑前置程序的改革研究

一、政府采购中供应商质疑与投诉制度(一)质疑与投诉制度简述质疑与投诉制度,是指供应商在政府采购活动中与政府部门发生争议时救济自己权利的一种解决办法。质疑制度主要是指供应商认为在政府采购全过程中,如若认为政府的采购文件、采购合同内容、招投标过程、以及中标后的合同签订、履行时,发现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了非法侵害,可以在法律规定的时间内通过书面形式向质疑部门提出质询和异议,接收质疑的部门主要包括采购人、采购代理机构等。投诉制度主要是指供应商在上述质疑情况下,对采购人、采购代理人的答复和处理结果不满意时、抑或二者不作为时,在法定答复期间届满后可以向同级政府的采购监管部门提出申诉。(二)质疑权人的界定质疑权人主要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指所有准备参与政府采购活动的供应商,所有供应商均可以对整个政府采购活动进行监督与投诉,例如当政府采购人没有依法进行采购活动、未对采购信息及时进行公告、采购活动存在不合法程序等使得供应商无法正常参与到采购活动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法学》2011年06期
中国法学

论民事诉讼前置程序

在法治国家,公民在其权利受到侵害或与他人发生争执的时候,都有请求独立的、合格的、不偏不倚的法院公正审判的权利,此即裁判请求权或曰接受裁判权。裁判请求权包括诉诸法院的权利和公正审判请求权,①裁判请求权是一国公民宪法上的权利,属于基本权利的范畴。日本学者鹈饲信成指出,国民在自己权利受到侵害的所有场合,必须具有在正规的法院接受裁判的权利;没有这一权利,无论基本人权怎样被保障都会落空。②裁判请求权保障是人权保障的逻辑前提,我国宪法明确规定“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因此,国家有义务保障公民裁判请求权的实现。诉讼前置程序的设置实际上是对当事人诉诸法院权利行使的一种限制。那么,在民事诉讼中,能否设置诉讼前置程序呢?如果能够设置诉讼前置程序的话,诉讼前置程序的设置应当遵循哪些基本原理?诉讼前置程序的设置方式有哪些?应当设置什么样的诉讼前置程序?在重视和保障当事人的裁判请求权,并鼓励当事人使用替代诉讼的纠纷解决机制的时代背景下,这些问题值得深入研究...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上海市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1999年06期
上海市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设立群体性矛盾诉讼前置程序的建议

社会转型期群体性矛盾是影响社会稳定的突出因素。我国目前的法律未严格界定群体性矛盾,但也有特别关注,内涵则采取约定俗成方式。这类矛盾对应于代表人诉讼制度。我国《民事诉讼法》第54条规定了人数确定的代表人诉讼,第55条规定了人数不确定的代表人诉讼。前者类似于日本的选定当事人制度,后者与英美国家的集团诉讼相似。两者区分的关键在人数众多。进入诉讼程序后这些人成为诉讼中的当事人。由于同一或同类事实引发涉及众多利益主体的共同诉讼使法院在案件受理、举证责任分配、判决效力和上诉处理等问题上陷入窘境,于是创设了代表人诉讼制度。我国目前在群体性矛盾诉讼审理中,法院不得不耗费大量审判资源从事适用法规以外的反复协调关系、平衡利益等工作,内容涉及行政权、检查权、监督权、建议权等等,诸多超审判权或者说是审判权延伸的工作让法院勉为其难。一、设立群体性矛盾诉讼前置程序是依法治国的需要设立群体性矛盾诉讼前置程序适应依法治国的需要,能有效化解矛盾,维护社会稳定,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论劳动争议仲裁前置程序

当下民事司法改革的基本趋势是以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为依托,同时强调调解和促进程序正式化。劳动争议仲裁程序自身符合这一改革理念,但是,在我国司法实践中,劳动者对必须先进行劳动仲裁才能诉讼这一做法怨声载道。如何构建出既尊重民意又能高效解决劳动纠纷的劳动争议仲裁前置程序是民事诉讼领域的重要议题,而我国理论界和实务界未能给予足够重视。所以,先要清楚我国的劳动争议仲裁前置程序在理论层面和实践层面存在的一系列问题,接下来对形成这些问题的原因进行分析,再对比域外劳动争议仲裁程序的相关立法与实践,最终着眼于本国劳动争议仲裁前置程序的改善。本文具体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对劳动仲裁前置程序的历史沿革和现状予以介绍。从劳动仲裁创建、中断到恢复的历程,了解劳动仲裁前置的来龙去脉。根据劳动仲裁前置程序的立法规定到实践运行现状熟悉如今劳动仲裁前置程序的功效。第二部分对劳动仲裁前置程序留存的问题与原因进行分析。从理论层面来说,劳动争议仲裁前置程序忽视了当事人的...  (本文共5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湘潭大学
湘潭大学

调解前置程序运行机制的困境与出路

2016年6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颁布《关于人民法院进一步深化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的意见》,正式提出探索建立调解前置程序,并在全国范围内确定一批试点法院进行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的探索。从国家层面看,这是对解纷资源的再分配,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举措;从司法层面看,这是法院引入社会资源解决纠纷,缓解“案多人少”矛盾的重要尝试;从个人层面看,这是降低解纷成本,“接近正义”的重要途径。然而由于立法粗疏,理论多元,实践多样,加之我国司法改革中特有的“自下而上+自上而下”双向推进的发展范式,导致实践中大多数法院从先行调解制度向调解前置程序转变的过程中,呈现出不同的阶段和样貌,这对完善立法而言虽提供了更多的可资借鉴之处,却也有损害程序统一性之虞。采用类型化分析的方式考察当前各试点法院的做法,我们发现调解前置程序在基本理论方面,存在内涵不明、外延不清的问题;在主体方面,存在主体模式混乱致使调解协议效力不明,以及虚置特邀调...  (本文共4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