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稻作文化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成都理工大学
成都理工大学

稻作文化在宜宾冠英休闲农业区的开发研究

在国家和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休闲农业的发展已全面开展并逐步趋向成熟。然而文化的缺失使休闲农业的发展显得苍白无力,同质化、低端化、无序化等现象普遍出现。同时,稻作文化是我国农耕文化的起源,也是见证我国历史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本文就如何在休闲农业区的发展中体现当地稻作文化特色,彰显所在农村区域特有的稻作文化气息和地域风貌展开深入研究,并针对现有休闲农业区发展缺乏文化韵味为切入点,对稻作文化与休闲农业的融合发展进行深入分析,并推动休闲农业迈向新型化、差异化,高效化进程,深刻认识到稻作文化在休闲农业旅游发展区域中的战略指导作用。坚持做到以休闲农业区域为本、以稻作文化为魂,全方位、全产业链地审视休闲农业区稻文化产品的业态布局,大力推进休闲农业区提质、升级,增效的作用。本文主要论证材料是基于宜宾冠英休闲农业区的自然环境与人文环境,在借鉴前人对稻作文化休闲旅游的研究下,系统梳理稻作文化定义、休闲农业概念以及文化休闲游内涵,并就宜宾冠英稻作...  (本文共5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央民族大学
中央民族大学

韩国稻作文化及其变迁研究

由稻米而衍生出的各种民俗文化总称为“稻作文化”。稻作文化主要研究稻作民族的生活空间与自然地理、人文环境之间的关系,以及在稻作生产和发展过程中,所形成的社会组织、宗教信仰、生产规律、生活习惯、建筑艺术、民间文艺、节庆习俗等观念形态与生活方式。亚洲是世界栽培稻起源地之一,稻作农耕不仅是许多亚洲国家重要的经济活动,也是构建其传统文化的母体。由于共同的稻作农耕,在这些国家形成了诸多的共享文化现象,学术界称之为“亚洲栽培稻文化圈”(或“亚洲稻作文化圈”)。在当下,一些价值的分歧性常常成为区域或国家纷争的导火索,而其统一性却往往被忽略。如何在共享的文化基础上肯定价值分歧性存在的合理性,是我们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所必须面对的,稻作文化研究无疑是我们探讨这一问题的较好路径之一。作为“亚洲栽培稻文化圈”的韩国,稻谷是主要的粮食作物,不仅具有悠久的历史,对韩国传统文化的形成和发展起到过重要的作用,且与周边国家的稻作文化有着密切的历史渊源关系。对其...  (本文共22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

望城都熬稻作文化主题园景观设计

我国稻作文化源远流长,底蕴丰厚,资源内容十分丰富,是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在全球一体化、现代浪潮下,稻作文化逐渐被边缘化。另外,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急剧地发生变化,对这些优秀的文化遗产也逐渐缺乏的传承和保护意识。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迫切需要主题园这种传播媒介,把稻作文化融入进去,提取相关元素,交叉复合旅游活动体验功能,打破主题园景观设计中存在的内容形式单一、盲目抄袭的局面,思考主题园景观设计新思路,提升主题园文化内涵,以及人们对稻作文化的关注度。本文以湖南稻作文化与主题园景观为研究对象,以望城都熬稻作文化主题园作为设计实践,取得成果如下:(1)通过相关专著和文献研究与阅读,全面、系统地梳理了稻作文化和主题园景观设计方面的概念和基础理论知识,并分析了稻作文化在景观设计中的作用,整合其资源内容,发掘其旅游景观规划设计中的潜力,通过主题园这一表现载体,介入景观,交叉复合旅游活动体验功能,提出主题园中“稻作文化”的表达原则,以及其...  (本文共11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江西农业大学
江西农业大学

万年稻作文化的开发与利用研究

在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稻作文化有着自身的鲜明特征和地域色彩,尤其是对于民俗文化而言,大部分文化都和稻作文化存在联系,稻作文化对于人们的生活和生产产生了深刻的影响,稻作文化中有着大地容纳一切的内涵,朴实无华,但是却滋养着每一个生命。而中国稻作看万年,万年县被考古界公认为是世界稻作起源地之一,万年县境内发现了栽培稻作硅石,认为世界稻作文化的起源时间为12000年至14000年前,万年贡谷接近野生稻形态特征,蕴藏着丰富的抗病虫害、抗逆境的抗性基因以及其他有利的基因,尤其是其具有较强的耐瘠性。为此,本文以江西万年稻作文化为落脚点,分析了万年及万年贡米原产地概况,探讨了其稻作文化的起源及其演变历史,概述了其稻作文化开发状况,指出了其稻作文化开发过程中存在的机遇与挑战,在此基础上,为新时代下万年稻作文化的开发与利用提出了可行性的措施。对于万年及其稻作文化进行研究、开发和利用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与实践意义。理论上探究有助于稻作文化在新时代下进行...  (本文共3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贵州大学
贵州大学

生命、季节与生态—清水江流域苗族稻作文化研究

稻作文化作为清水江流域苗族重要的族群符号,对整个区域民族的自然生态和人文生态产生重要影响。稻作文化构成了苗族传统文化的根基,在生活中主要体现在岁时节日、人生礼仪、宗教信仰等方面。苗族人把稻米作为主要食物的同时还把它作为沟通人与人、人与神、人与鬼之间的媒介,三者之间的相互交换构成了整个族群的社会文化结构。文化在人类和生态环境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人可以通过文化知识来认识自然并获取资源,自然环境也在一定程度制约人的行为,两者之间是一个互动融合的过程。在自然生态中,稻米的生物属性决定了梯田的修建、稻禾的培育和稻谷的收割三个重要阶段需要投入大量的劳动力,尤其是对传统糯禾的采摘,苗族的社会结群文化恰为稻作的生长提供了充足的劳动力资源。稻谷的分类、稻田的选择、水资源的储养与维护以及稻鱼兼作的生计模式都反应了本土知识在自然地域生态环境中的价值和应用。稻谷的生命周期不仅代表了植物本身,同时还代表了苗族群体,因该群体食物的主要来源就是稻米,因此生命便...  (本文共13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