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由林黛玉之泪观红楼梦之泪

绛珠还愿,泪报今生。柔弱女儿,敢逆俗伦。生不逢时,惜哉悲哉。吾独怜爱,赏其清澄。《红楼梦》中有言道: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品红楼之味,应尽在这一“言”一“泪”之中。提起这“泪”,便可通观林黛玉的性格。我认为,黛玉的泪与众不同,是极富人物个性魅力的,其泪有根有源,也有依有据,有情有景,真挚动人,让人回味不已。人说及黛玉,遍道其多愁善感,落泪如流,所以,许多读者都不怎么欣赏这女子的悠悠愁恨之水,绵绵莹洁之泪。其实,作者早就有言在先,绛珠仙草得天地精气,修成女体,为酬谢灌溉之恩,要倾其一生眼泪来还报,此为泪之根源。虽说这泪确源得奇幻,却也应了“事出有因”之意。真所谓:此乃前世缘,今生涓流报。泪尽之说也已经预见了全书的发展必然。一是孤苦无依,寄人篱下,婚姻大事与薛宝钗比形成孤女与大家的门不当户不对的局面;第二,自铸真情,但不能自主爱情,加上体弱多病,面对风刀霜剑的日日夜夜,又何以生存下去呢?第三,树倒猢狲散...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辽宁教育学院学报》1990年30期
辽宁教育学院学报

《红楼梦》中林黛玉的诗与性格

在《红楼梦》中,全身充满诗的灵性,是黛玉有异于众姐妹的个性特征之一。而她的任性任情,不矫饰,不屈从,孤标傲世,敏感而自尊的性格,正是因为融合在她那敏感的诗人气质里,得到了悲剧美的升华,从而具有了动人心魄的艺术力量。在大观园里,林黛玉是第一个要从诗中觅得生存力量的姑娘,也是唯一一个将诗当作“正经事”做的姑娘。诗是她青春生命的一部分。对于诗,黛玉不仅有广泛的阅读,而且有独到的理解和颖悟。她在教香菱学诗时说:“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果有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的的。”“诗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诗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又说:“我这里有《王摩诘全集》,你且把他的五言律一百首细心揣摩熟透了,然后再读一百二十首老杜的七言律,次之再李青莲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人做了底子,然后再把陶渊明、应、刘、谢、阮、庾、鲍等人的一看,……不用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学园(教育科研)》2012年23期
学园(教育科研)

浅谈《红楼梦》中林黛玉的语言美

《红楼梦》是中国文学史上伟大的一部古典现实主义作品。它的思想艺术成就达到了极高的境界,是封建社会小说发展的巅峰。如果说,一系列优美动人的女性形象犹如长廊列柱构成《红楼梦》这座巍峨的宫殿,那么,林黛玉——这位曹雪芹呕心沥血,用理想和现实、用历史和未来、用智慧和热情塑造出来的女性,便是这座文学宫殿中一颗最美丽动人的珍珠。为什么女儿国中百花争艳,唯独林黛玉最能牵动读者衷肠,最具隽永的艺术魅力呢?林黛玉的非凡之美不仅因为她姣好的容颜,更在于她丰富复杂的鲜明个性,柔弱而又孤傲的矛盾的性格,在于她无与伦比的优美的精神世界,是一个内美外显、内外皆美的艺术形象。下面仅就林黛玉的语言,即口头表达(口语)和文字表达(书面语)两方面来浅析林黛玉的语言美。看过《红楼梦》的许多人都认为林黛玉“孤高自许”“目下无尘”,有些“小性儿”“小心眼儿”,其说话尖酸刻薄,爱说便说,爱恼便恼。其实,那是林黛玉一往纯真、毫无矫饰的体现。而且,林黛玉眼光明亮,说话灵活、锐...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衡阳师范学院学报》2017年01期
衡阳师范学院学报

从元表征角度阐释《红楼梦》中林黛玉的心智解读

1.引言自20世纪80年代元表征被引入认知科学以来,一直受到认知心理学家和哲学家的关注,成为主要研究对象,如法国著名人类学家、语言学家Dan Sperber 2000年所编辑的《元表征:跨学科研究视野》[1]以及英国语言学家Eun-Ju Noh 2000年所著的《元表征:关联理论研究视角》[2]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对元表征进行了论述。本文将借鉴《元表征:跨学科研究视野》中Leda Cosmides andJohn Tooby所著《追踪溯源:分离机制和元表征顺应性的演变》[3]53-116,从元表征角度阐释《红楼梦》中林黛玉的心智解读。2.元表征表征是一种信息的再现和复制,它既是客观事物的反映,又是被加工的客体。元表征,称之为表征的表征,是表征被加工后的产物,由两部分组成:表征源和表征内容。顾名思义,表征源指明表征的来源,如:“我想…”或者“老师告诉我们…”;那么相对应的“天要下雨了”或者“植物能进行光合作用”就是表征内容。我们记录表...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神州》2012年18期
神州

从《红楼梦》林黛玉会话中看合作原则的运用

一、引言H.P.Grice提出了会话当中的合作原则和谈话隐含理论,经过不断发展,已经成为语用学里一个影响深远的理论。本文拟运用格莱斯的合作原则及其准则,对《红楼梦》中林黛玉的话语进行解读,分析所选取的典型例子所蕴涵的会话含义。二、会话合作原则会话含义理论是美国语言哲学家格赖斯于1967年提出来的(姜望琪,2003),旨在研究传统语义学无法解释的一些意义现象,即听话人经过语用推理得出的说话人的话语意义。他认为人们在交际活动中总是遵循一定的目的,听说双方存在着共同遵守的原则,格莱斯将这叫做“合作原则”。为了进一步说明合作原则的内容,格莱斯又提出了一些准则。他把这些准则分为四个范畴,每个范畴包括一条准则和一些次准则:数量准则:1.使你的话语如(交谈的当前目的)所要求的那样信息充分。2.不要使你的话语比所要求的信息更充分。质量准则:设法使你的话语真实。1.不要说自知虚假的话。2.不要说缺乏足够证据的话。关系准则:要有关联。方式准则:1....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神州》2012年18期
《山东教育学院学报》1999年01期
山东教育学院学报

从林黛玉形象塑造看《红楼梦》人生价值取向

林黛玉是《红楼梦》中的主人公之一,在她身上凝聚着作者的理想、欢乐与哀愁。林黛玉形象的出现,为中国文学史人物画廊增添了崭新人物形象。她光彩动人、摧灿夺目,启人深思。(一)林黛玉是作者呕心沥血,用理想与现实、用历史与未来,用智慧和热情塑造出来活在读者心中的艺术形象。她聪明清秀,“秉绝代之姿容,具稀世之俊美”,在贾、薛各府婆子丫环眼里她是天仙般的姑娘,在表兄宝玉眼里她是“神仙似的妹妹”。她不仅美丽,而且聪明,才思敏捷。她的才情“真是寡二少双,惟有青女素娥可以仿佛一二”(九十七回),凡看过《红楼梦》的人无不为她脱俗的见识赞叹。她的“代杏帘在望”,“咏海棠”,“桃花行”诗,都显示出超人的才学。诗是她心灵的凸现,是她生命所系,灵魂所归。别人苦思冥想,她却一挥而就。她不仅爱作诗,而且爱读书,读《四书》,读古代典籍野史,读角本杂书,象《西厢记》、《牡丹亭》。这些被统治阶级称为“诲淫”的书,正人君子眼中的邪说,在林黛玉眼中却成了“妙词警句”,随口...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