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由林黛玉之泪观红楼梦之泪

绛珠还愿,泪报今生。柔弱女儿,敢逆俗伦。生不逢时,惜哉悲哉。吾独怜爱,赏其清澄。《红楼梦》中有言道: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品红楼之味,应尽在这一“言”一“泪”之中。提起这“泪”,便可通观林黛玉的性格。我认为,黛玉的泪与众不同,是极富人物个性魅力的,其泪有根有源,也有依有据,有情有景,真挚动人,让人回味不已。人说及黛玉,遍道其多愁善感,落泪如流,所以,许多读者都不怎么欣赏这女子的悠悠愁恨之水,绵绵莹洁之泪。其实,作者早就有言在先,绛珠仙草得天地精气,修成女体,为酬谢灌溉之恩,要倾其一生眼泪来还报,此为泪之根源。虽说这泪确源得奇幻,却也应了“事出有因”之意。真所谓:此乃前世缘,今生涓流报。泪尽之说也已经预见了全书的发展必然。一是孤苦无依,寄人篱下,婚姻大事与薛宝钗比形成孤女与大家的门不当户不对的局面;第二,自铸真情,但不能自主爱情,加上体弱多病,面对风刀霜剑的日日夜夜,又何以生存下去呢?第三,树倒猢狲散...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辽宁教育学院学报》1990年30期
辽宁教育学院学报

《红楼梦》中林黛玉的诗与性格

在《红楼梦》中,全身充满诗的灵性,是黛玉有异于众姐妹的个性特征之一。而她的任性任情,不矫饰,不屈从,孤标傲世,敏感而自尊的性格,正是因为融合在她那敏感的诗人气质里,得到了悲剧美的升华,从而具有了动人心魄的艺术力量。在大观园里,林黛玉是第一个要从诗中觅得生存力量的姑娘,也是唯一一个将诗当作“正经事”做的姑娘。诗是她青春生命的一部分。对于诗,黛玉不仅有广泛的阅读,而且有独到的理解和颖悟。她在教香菱学诗时说:“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果有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的的。”“诗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诗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又说:“我这里有《王摩诘全集》,你且把他的五言律一百首细心揣摩熟透了,然后再读一百二十首老杜的七言律,次之再李青莲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人做了底子,然后再把陶渊明、应、刘、谢、阮、庾、鲍等人的一看,……不用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衡阳师范学院学报》2017年01期
衡阳师范学院学报

从元表征角度阐释《红楼梦》中林黛玉的心智解读

1.引言自20世纪80年代元表征被引入认知科学以来,一直受到认知心理学家和哲学家的关注,成为主要研究对象,如法国著名人类学家、语言学家Dan Sperber 2000年所编辑的《元表征:跨学科研究视野》[1]以及英国语言学家Eun-Ju Noh 2000年所著的《元表征:关联理论研究视角》[2]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对元表征进行了论述。本文将借鉴《元表征:跨学科研究视野》中Leda Cosmides andJohn Tooby所著《追踪溯源:分离机制和元表征顺应性的演变》[3]53-116,从元表征角度阐释《红楼梦》中林黛玉的心智解读。2.元表征表征是一种信息的再现和复制,它既是客观事物的反映,又是被加工的客体。元表征,称之为表征的表征,是表征被加工后的产物,由两部分组成:表征源和表征内容。顾名思义,表征源指明表征的来源,如:“我想…”或者“老师告诉我们…”;那么相对应的“天要下雨了”或者“植物能进行光合作用”就是表征内容。我们记录表...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山东教育学院学报》1999年01期
山东教育学院学报

从林黛玉形象塑造看《红楼梦》人生价值取向

林黛玉是《红楼梦》中的主人公之一,在她身上凝聚着作者的理想、欢乐与哀愁。林黛玉形象的出现,为中国文学史人物画廊增添了崭新人物形象。她光彩动人、摧灿夺目,启人深思。(一)林黛玉是作者呕心沥血,用理想与现实、用历史与未来,用智慧和热情塑造出来活在读者心中的艺术形象。她聪明清秀,“秉绝代之姿容,具稀世之俊美”,在贾、薛各府婆子丫环眼里她是天仙般的姑娘,在表兄宝玉眼里她是“神仙似的妹妹”。她不仅美丽,而且聪明,才思敏捷。她的才情“真是寡二少双,惟有青女素娥可以仿佛一二”(九十七回),凡看过《红楼梦》的人无不为她脱俗的见识赞叹。她的“代杏帘在望”,“咏海棠”,“桃花行”诗,都显示出超人的才学。诗是她心灵的凸现,是她生命所系,灵魂所归。别人苦思冥想,她却一挥而就。她不仅爱作诗,而且爱读书,读《四书》,读古代典籍野史,读角本杂书,象《西厢记》、《牡丹亭》。这些被统治阶级称为“诲淫”的书,正人君子眼中的邪说,在林黛玉眼中却成了“妙词警句”,随口...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文学教育(上)》2007年06期
文学教育(上)

《红楼梦》中林黛玉的悲剧原因

《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说“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这就暗示了此作品是一部悲剧,里面的人物几乎全部带有悲剧色彩,而其中最典型的应该是作者蘸着血和泪塑造出来的林黛玉。林黛玉是个悲剧性人物。我认为她的悲剧表现为:绝世才华、和宝玉性格迥异、不屑于人情世故。而悲剧的本质原因是她自己的性格使然,所以雪芹用一句诗来作暗示——莫怨东风当自嗟。在第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时黛玉抽的那支诗签:“只见上面画着一枝芙蓉,题着“风愁清露‘四字,那面一句旧诗,道是:莫怨东风当自嗟。“东风”一词有时在诗词戏曲中指代家长。最有名的是陆游的《钗头凤》:“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这里的“东风”就是喻指逼他和表妹唐琬分手的母亲。也许,林黛玉意识或潜意识中总是将“东风”这个意象作为一种能主宰花草命运的力量来表现的,而她自称是“草木之人”,所以在她的诗词中就常以“东风”这个意象来喻指贾府...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卫生职业教育》2004年13期
卫生职业教育

林黛玉性格的再认识

在《红楼梦》里,作者形象地描绘了几百个人物,遍及各个阶层,其中作者着力刻画的十几个主要人物更是个性分明,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中的女主人公林黛玉,便是这样一个具有典型性格的典型人物。1林黛玉性格中的幻灭意识在评论林黛玉这一形象时,人们多要谈及她的“多疑”、“小心眼儿”、“尖酸刻薄”和她的叛逆反抗等,但我们也不应忽视她性格中的另一面,就是她的幻灭意识。书中写道:“林黛玉天性喜散不喜聚。他想的也有个道理,他说:‘人有聚就有散,聚时欢喜,到散时岂不清冷?既清冷则生伤感,所以不如倒是不聚的好。比如那花开时令人爱慕,谢时则增惆怅,所以倒是不开的好。’故此人以为喜之时,他反以为悲。”这是林黛玉幻灭意识的一段典型剖白。对于人物聚散和花开花谢,一般的人,或者喜欢相聚和花开,或者宁愿分离和花谢,而林黛玉则两者都不是,她在相聚时就感受到分离时的伤感,花开时仿佛也看到了花谢,不愿承受分离和花谢的痛苦而在内心选择拒绝相聚和花开,因此她喜欢散,宁愿花...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