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非洲

加蓬成为非洲第一个 PEFC 成员加蓬:加蓬已于2004年12月6日经 PEFC 委员会通过,成为非洲第一个 PEFC 成员。这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上海师范大学
上海师范大学

非洲联盟研究(2002-2017)

非洲联盟是极为重要的区域性国际组织。它不仅在非洲大陆,而且在全球范围内也具有很大的影响。因此在非洲联盟成立15周年之际,回顾其发展历史,透视、剖析其面临的挑战和应对举措,具有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非洲联盟是泛非主义在新的历史时期的产物。众所周知,泛非主义是非洲大陆的民族主义,诞生于19世纪后期。泛非主义有两个奋斗目标:在殖民地时期,它号召全世界非洲人团结战斗,推翻西方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统治,实现非洲大陆的独立;在非洲国家独立后,泛非主义要求非洲大陆实现统一,并且最终建立非洲合众国。1963年,在非洲殖民地走上独立之际,在泛非主义思想引导下,独立的非洲国家成立了非洲统一组织(非洲统一组织)。在非洲统一组织存在的37年中,它为巩固新生的非洲民族国家、实现非洲大陆的整体独立,做了大量工作。1994年新南非的独立,标志非洲大陆已经完成了政治独立任务,泛非主义也完成了第一个历史任务。1980年代后,经济全球化浪潮遍及全球,非洲大陆呈现边缘化...  (本文共24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师范大学
华东师范大学

日本对非洲建设和平援助研究

建设和平是冷战后联合国为解决国家内部冲突而提出的一种安全治理模式,旨在通过构建和平的基础与结构,确保和平在冲突结束后难以逆转。建设和平的内涵丰富,其积极吸收了和平学理论中的“积极和平”思想、新自由主义国际关系理论中的“民主和平论”和国际新安全观中的“人类安全”理念的养分。这些理论学说赋予了建设和平内在的价值追求、政治愿景以及人道使命。在具体实践中,非洲地区因国家内部冲突频繁,成为联合国开展建设和平活动的主要区域。建设和平活动最初是在联合国维和行动的框架下实施的,以冲突后国家的政治重建为核心目标。随着实践的不断发展,其目标日益多元化,超出了维和行动的狭隘范畴。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行为体参与到建设和平的活动中,并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受政治大国战略驱使,日本较早关注和参与非洲国家内部冲突治理。在治理思路上,日本总体上遵循着西方的“自由民主”建设和平范式,但同时又根据自身对外援助的经验,重视发展的作用,把大量经济社会支持内容纳入到建设和平...  (本文共22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

马克思主义经济全球化视阈下中国对非投资的发展

中国对非投资,在学界是一个比较新的、未曾深入涉及的领域,也是一个有着巨大实践意义的命题。在我们实现中国梦的同时,非洲人民也要实现非洲梦,本文力图运用马克思主义经济全球化理论来分析中国的对非投资,并寻找中国梦和非洲梦的结合点,以求共同梦想的实现。马克思的世界历史理论蕴含着经济全球化思想。从列宁、斯大林到毛泽东,再到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和习近平,对马克思经济全球化思想均作了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全球化理论的核心范畴包括生产力、生产关系、资本、国际分工、世界市场和国际价值等。在马克思主义经济全球化理论在中国的继承和发展中,毛泽东奠定了理论基础,邓小平绘制了行动蓝图,江泽民全面实施战略,胡锦涛深化思想内涵,习近平则提出了新时期的战略目标及框架。目前,中国的投资模式在非洲取得了巨大成功,但并不十分完美。我们仍面临着诸多挑战。比如,中国的对非投资是不是单纯的追求利润最大化?中国对非的资本输出是不是“新殖民主义”?只有对这些问题作出科学...  (本文共18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

中非贸易现状与发展趋势研究

中非之间的贸易往来可追溯至两千年前,而现代贸易模式的开启则始于20世纪50年代初,即1955年4月18日至24日在印度尼西亚万隆召开的亚非会议。该会议旨在促进亚非两大洲之间的经济和文化关系发展,反对殖民主义或新殖民主义经济与文化。近年来,中非关系的发展步伐已引起世界上许多国家的热烈关注。非洲这个被贴上“注定无望”标签的大陆,如今一夜之间成为国际贸易的曙光中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在国际贸易日益相互依存的新形势下,一个更加发达的中国参与同非洲的贸易,从而使中非贸易在全球经济中发挥着更加重要的作用。本研究从实证的角度,分析了近年来中国与非洲之间的贸易和外国直接投资的发展措施,同时审视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地缘政治效应,以及后冷战时代和后WTO时代的国际贸易政治。作为珍贵自然资源的聚集地--非洲也一直吸引着世界发达国家的眼球。2011年世界贸易总额为358923亿美元,其中非洲约为11493亿美元,占3.20%。而在2000年,非洲的总额只有...  (本文共17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

新世纪中、法与非洲关系比较研究

中非关系发展到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双边关系在政治、文化、经贸、投资等各方面都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在政治方面中国与非洲54国中的绝大部分建立了外交关系,在大多数国际场合下,中非双方共同努力,在诸多领域通力合作,互相支持,成为南南合作的典范;经贸及投资方面,中国自2009年己成为非洲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国,并连续保持至今,而非洲也是中国的第三大投资目的地,中国的投资遍布非洲54国的48国;在文化方面,双方各阶层包括青年、妇女、知识界的交往日渐频繁,中国还在非洲设立了20多所孔子学院和中国文化中心,非洲也成为了传播中华文化的又一块重要阵地。但是随着中非关系的不断深入和发展,我们发现中国和非洲关系并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甚至出现了很多波折。近年来,来自法国(包括整个“西方”)和部分非洲NG0组织对我国在非洲的存在有颇多微词,甚至认为我国在非洲实行“新殖民主义”,来自于人权、良治、环境保护、安全责任、企业的社会责任以及文化的认同等各方面...  (本文共15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