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望江挑花艺术的造型特征及审美意蕴

由是纺织品的材料特性,在日常使用时,易受到磨损和污脏,在一、望江挑花的产生与发展边角或经常触摸的地方挑绣上装饰图案,耐磨、耐脏,可延长望江县,位于安徽省安庆市,地处长江下游北岸,古雷池其使用寿命,这在物质并不丰裕的年代具有重要意义。民间美所在地,“不敢越雷池一步”典故即诞生于此,同时,望江县又术充分利用自然材料,其作品具有适形、适材、适艺的审美价是“二十四孝”中“卧冰求鲤”“孟宗哭笋”“仲源泣墓”三孝值[1],挑花更是具有实际经济价值。的发源地,素有“三孝故里”之称。望江县丰富的人文景观,悠望江挑花的纹样总是附着在平面性质的日用品上,如头巾、久的历史文化,造就了极具地方特色的望江挑花艺术。披肩、腰带、帽带、门帘、被面、荷包、围兜等,讲究平面装早在盛唐时期,望江当地百姓为求神明庇护,将青年男女饰性,要求布局均匀,一般由团花、角花、边花搭配而成。团的发丝拧成发线,在手工制作的麻布上挑出简易的图案,用以花圆润成团状,居中,在门帘、衣衫...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美与时代(下)》2017年07期
美与时代(下)

论王蒙意识流小说的东方审美意蕴

从1979年创作《夜的眼》起,王蒙开始尝试借鉴西方“意识流”小说的手法进行创作。在很短的时间内,他接连发表了短篇小说《春之声》《海的梦》《风筝飘带》和中篇小说《布礼》《蝴蝶》等新作。王蒙的意识流小说虽然使用意识流的写作手法,同时也受到了弗洛伊德潜意识理论的影响,但王蒙小说并没有直接采用这种从潜意识的角度进行自由联想的方法。王蒙自己也曾说,他曾经读了外国的一些意识流作品让他感觉头昏脑胀,他不能够接受和照搬那些病态的、变态的、神秘的或者孤独的心理状态,也并不想给读者带来类似的感受[1]。因此,他突破了外国意识流小说的缺点,进行改造创新,营造出了具有东方审美意蕴的意识流小说。一、意境之美王蒙的意识流小说没有全盘借鉴学习西方意识流小说的写作手法,而是巧妙融入了古代的经典文化,从而使小说意味深长,独具意境之美。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2]。“意境”永远是个富有生命力的审美范畴。王蒙意识流小说的意境...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民族丛刊》2017年03期
黑龙江民族丛刊

鄂伦春族萨满神话的生态审美意蕴与文化认同

鄂伦春族萨满文化是一个国际研究领域。全球化语境中,鄂伦春族萨满文化受强势文化传播的影响,一方面承受着巨大的文化危机与压力,另一方面激发了民族文化认同的决心与努力。鄂伦春族萨满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涉及宗教、哲学、美学、文艺、生态等领域,蕴涵着游猎民族的历史文化和生态审美价值。鄂伦春族文学体现了萨满文化的精髓,因为对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鄂伦春族而言,文学是民族精神和生态审美文化的主要载体。因此,鄂伦春族萨满神话能够增强鄂伦春人的民族情感,提升鄂伦春人的文化认同感与归属感。一、鄂伦春族萨满神话的生态审美意蕴鄂伦春族萨满神话源自于其狩猎生产生活方式,承载着鄂伦春人敬畏自然、热爱生命、依恋家园的生态理念。鄂伦春族萨满神话可谓是本民族的“圣经”,就人类与生态的审美关系而言,鄂伦春族萨满神话指涉了生态信仰之美、生态追求之美、生态智慧之美与生态风尚之美等四个层面。1.生态审美信仰鄂伦春族是我国北方单纯以狩猎生产生活方式为生的民族,萨...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上海艺术评论》2017年04期
上海艺术评论

武七,归来!——淮剧《武训先生》的审美意蕴与精神内涵

武七是清代末年社会最底层的一个乞丐,执着不懈三十余年,置学田三百余亩,修义学堂三处。这位崇尚慈善和教育的“千古奇丐”,1不仅是载入正史的第一位乞丐,围绕其生平的艺术创作亦有独特的境遇……近日,淮剧《武训先生》将武七这一形象再次呈现于人们的视野之中,那卑微之中的执着、欢笑之中的泪水、轻松之外的深意、大俗之中的大雅,充满了意味深长的深思熟虑……尤其是其再乡土化的艺术取向,铭刻了戏曲当代化进程中一个标志性的节点。回归人本,鲜活生动的国民性格戏曲是源于民间的艺术,地方戏更是根植于一方水土的民众腔调,它是最适宜表现普通民众性情的艺术形式。地方戏不仅是帝王将相与才子佳人的舞台,更是街市巷陌与田间地头的映像;不仅可以展现慷宏伟烈的英雄气概,更适宜多角度地呈现丰富的国民性情。国民性是民众精神特质、性格特点、情感内蕴、价值观念、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等层面的共性。相对于“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英雄,国民性代表的是沉睡的大多数;如果说英雄气质是民族脊梁的坚...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美与时代(下)》2017年09期
美与时代(下)

文人画中“淡”之审美意蕴探究

将“淡”作为一种人生追求,始于魏晋人物品藻,刘劭的《人物志》就把“质素平淡,中睿外朗”视为人格之美所必须具备的“纯粹之德”,并将“观人察质,必先察其平淡,而后求其聪明”[1]作为衡量人格之美的尺度之一。中国人一贯持有“文如其人、书如其人、画如其人”的观念,认为诗品、书品、画品皆出自人品,文学艺术作品中的“淡”也应是作者人生境界和心性人格的真实写照。士大夫、文人、画家谓之“淡雅”“清逸”的艺术追求,自然也化为对清高风雅的品性才学和旷达超脱的胸襟的追求。反观文人画,“淡”更是其推崇的美学观念和审美境界,常常表现为简淡自然、空灵高远的意境。在意象的选择上具有静谧、疏淡、寂寞、纯美的特点。文人画中的“淡”美不但深深地影响着中国画的笔墨结构与方式,还影响着画家的精神取向与艺术发展,隐含着文人画家淡泊超拔的精神品格,具有多层次的审美意蕴和情味。一、简淡自然的审美意境中国文化崇尚虚淡和简约。庄子有“既雕既琢,复归于朴”的论述;苏轼有“笔势峥嵘...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美与时代(下)》2017年09期
美与时代(下)

“虱子”意象的历史生成及内在审美意蕴分析

在中国传统审美文化中,虱子与蝴蝶一样,是非常重要的审美意象,其美学地位亦颇高。扪虱而谈在古代是名士们一件同饮酒品茗、啸傲山林一样潇洒出尘的事情。当时的文人们经常一面谈玄论道,一面扪虱不辍,竟或当庭觅虱、以齿毙虱、铿然嚼虱,这情景使虱子与文章、药及酒一道,具有了艺术上风雅和放浪的意味。一但虱子美学地位的获得及作为审美意象的历史生成,有一个漫长的过程。先秦时期,应该说除了道家,人们对虱子是极为厌憎的。法家把儒家的诗书礼乐等理念视为“六虱”并严加挞伐。据《商君书·靳令》:“六虱:曰礼、乐;曰《诗》、《书》;曰修善,曰孝弟;曰诚信,曰贞廉;曰仁、义;曰非兵,曰羞战。”[1]90当然,在《弱民》中,商鞅亦认为岁、食、美、好、志、行为“六虱”。并认为,若“国以六虱授官予爵”,则必“治烦言生,……官乱于治邪,邪臣有得志,有功者日退”[1]90。基于绝对的功利主义立场,商鞅对虱子是极为憎厌的。作为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韩非子在《说林下》中曾讲到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