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血清sPTA1与人活体小肠移植急性排斥反应的相关性评价

在同种移植排斥反应的发生中,T细胞的活化、趋化和移植器官以T细胞为主的浸润导致移植器官的破坏和排斥是关键的,其中活化的CTL和NK细胞发挥了主要作用。血小板/T细胞活化抗原1(plateletandTcellactivationantigen1,PTA1)是1997年基因克隆成功的新分子。主要分布于活化T细胞、NK细胞和血小板谱系的内皮细胞,参与杀伤性T细胞(CTL)的活化、NK细胞的杀伤功能和血小板凝集等功能[1~4]。实验和临床研究表明:PTA1分子与自身免疫性疾病、肿瘤、血小板功能异常和同种移植物排斥反应等关系密切。PTA1是一种杀伤细胞活化受体和粘附分子,象许多免疫细胞膜型分子存在着可溶性形式一样,可溶性血小板/T细胞活化抗原1(sPTA1)分子的检测对于该分子生理本质的研究以及临床疾病的关系可提供一定的依据。在大器官的移植中,小肠由于含有大量的淋巴组织属高免疫源性器官,较其他移植器官易发生强烈的排斥反应[5]。我院于1...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广东医学》2000年02期
广东医学

豚鼠至大鼠异种小肠移植超急性排斥的初步观察

自CSA,l;IC506出现后,同种异体小肠移植发生的急性排斥反应得到较好的控制,已有长期存活的病例[’-’j。随着小肠移植在临床上广泛开展,供肠来源也会象肾、心、肝脏移植一样严重缺乏,异种移植将可能是解决供求矛盾的办法。现有的异种移植研究多是以异种心脏、肾脏移植为基础而开展的,而异种小肠移植却鲜见报道,作者在国内尚未见此项研究报道。为探索异种小肠移植排斥反应的机理,本实验采用改进的Monchik法建立起豚鼠至大鼠异种小肠移植模型,并初步观察异种小肠移植超急性排斥反应的过程。l材料与方法回.互材料供体为雄性豚鼠,体重250-350 g,受体为雄性Wistar大鼠,体重300-400 g,供受体各40只,选择体重相近的豚鼠与大鼠作供受体配对。袖套吻合管由聚乙烯管加工而成,管环外径0.25 cm,内径0.15。m,管环中部有环行刻槽(用于血管翻转后环扎固定)。动物均在术前24 h禁食,饲以含5 giL卡那霉素的葡萄糖生理盐水。200...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护理学杂志》2000年11期
护理学杂志

小肠移植灌洗的配合

我院 1 999年 5月 2 0日实施 1例血缘关系者活体小肠部分移植术 ,效果满意。现就移植肠灌洗的配合介绍如下。1 临床资料男 ,1 8岁 ,体重 37.5kg,身高 1 83cm,农民。因肠梗阻、肠坏死于 1 998年 9月 1 3日在当地医院行小肠大部分切除术 ,残余近端空肠 30 cm、远端回肠1 0 cm,术后空回肠吻合口出现肠瘘。于 1 998年 9月2 6日转入我院 ,1 1月 2 6日行肠瘘修补术。术后伤口愈合良好 ,但进食后出现腹泻 ,3~ 5次 /d,多时可达1 0次 /d,均为未消化食物。不能维持正常的生理需要 ,不能脱离肠外营养支持 ,诊断为短肠综合征。1 999年 5月 2 0日在全麻下行活体部分小肠移植术。供体为患者父亲 ,44岁 ,体重 55kg,平素体健 ,无传染病史及手术外伤史 ,自愿为其子提供部分小肠。术后随访 1年 ,患者一般情况好 ,能做一些简单的运动。2 灌洗配合2 .1 器械准备1修...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胃肠外科杂志》2000年01期
中国胃肠外科杂志

小肠移植新进展

小肠移植是临床上实质性脏器移植中难度极大的一种,起步甚早[1]。 1959年 Lillehei首先报道狗小肠移植实验,至 1964年美国 Detering临床上试行2例(1例移植亲母节段回肠,1例尸体小肠移植给儿童),均分别于术后12小时和2天出现移植小肠坏死,而予以切除。在环孢素应用前,8次小肠移植中总的成绩不佳,存活能超过1个月的,仅Fortner于1970年施行1例同胞姐移植170 cm回肠给同胞妹Gardner综合征患者,存活76天死于败血症。1985年环抱素应用后,1988年小肠移植开始出现长期存活,1例是德国Deltz作亲姐妹成人间移植60cm中段空肠治疗短肠综合症,首次出现长期存活,移植3年后可以完全停用TPN,后来得了淋巴瘤,但带瘤生存[2],此例成功使小肠移植进入新纪元2另外加拿大Grant还成功地施行了首例肝肠联合移植,2个月后完全停用 TPN,恢复正常饮食至今[3];还有美国Starzl为一儿童施行多器官移...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实用器官移植电子杂志》2016年02期
实用器官移植电子杂志

大鼠小肠移植动物模型的进展

市第一中心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天津300192)目前,小肠移植是公认的唯一能够治疗小肠功能衰竭的方法[1]。自从1964年Detterling完成首例临床小肠移植以来,小肠移植得到越来越广泛的开展。根据小肠移植登记处最新公布的资料显示,截止到2013年2月2日为止,全球82个移植中心共对2 699例患者完成了2 887例小肠移植。目前,全球小肠移植患者的总体1年、5年及10年累积存活率已分别达到76%、56%和43%[2]。然而,由于小肠富含淋巴组织,肠腔内存在大量微生物,导致移植后容易发生排斥反应和不易控制的感染。因此,小肠移植无论在疗效还是手术数量上均远远落后于其他实质性脏器移植。排斥、感染、缺血/再灌注损伤及移植肠失功已成为小肠移植的主要问题[3]。而小肠移植的实验研究是解决这些问题必不可少的环节。因此,建立可靠且重复性好的小肠移植模型尤为必要,大鼠小肠移植便是其中应用和研究最广泛的动物模型。随着器官移植理论研究的深入和血管...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华结直肠疾病电子杂志》2014年03期
中华结直肠疾病电子杂志

小肠移植的研究进展及围手术期的注意要点

一、小肠移植的发展历程1967年当Lillehei带领的团队完成了世界上首例小肠移植时[1],抗免疫排斥药物才刚刚起步,肠外营养技术尚未应用于临床。随后的几十年中,小肠移植技术并没有太突出的进展。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期,Roy Calne和David White及他们的团队将瑞士科学家Borel发明的环孢素A(cyclosporine)应用于实体器官移植术后抗免疫排斥反应的治疗,实体脏器移植才恢复生气。1988年加拿大的Grant医生首先成功的实施了肝肠联合移植手术,应用于短肠综合症和抗凝血酶III缺乏综合症的治疗并取得成功。他克莫司(又称KF506)的问世大大延长了移植小肠的存活时间,从而将小肠移植推进到临床应用阶段[2-3]。近五年来,由于抗排斥治疗方案、手术技术和临床治疗理念的进步,小肠移植的患者和移植小肠的存活时间已经接近其他实体脏器移植(比如肾脏移植、心脏移植等)。虽然发展较晚,但是小肠移植已经成为治疗肠功能衰竭的临床...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