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加速发展我国傣医药教育的路径探讨

少数民族医药是中华传统医药文化的奇葩,具有悠久的历史,是我国各族人民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进程中与疾病作斗争的经验积淀,为各族人民的健康和民族的繁衍昌盛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至今还在对提高人民群众的健康水平、促进经济社会的发展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新中国建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党和国家十分重视对民族医药的发掘、应用、传承和发展。至2016年底,我国已建立起数百所民族医院;设立民族医药门诊部、所近千个;200多种民族药品已被批准为非处方药物;近年来,中央财政先后投入数十亿元,支持民族医院标准化建设;藏医药、蒙医药、维吾尔医药、回医药、苗医药、傣医药、壮医药等13项少数民族医药已进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2006年,中共中央提出“大力支持中医药和民族医药发展”;2007年,党的十七大重申“发展中医药和民族医药事业”;党的十八大以来,民族医药在发掘、传承、科研及产业化等方面更是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和显著的成效。新中国建立后,我国民族医药教育...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世界科学技术-中医药现代化》2017年11期
世界科学技术-中医药现代化

论傣医药文化与多种文化的关系

傣族居住于海拔1 000米以下的平坝之中,这些地区地质古老,自然条件优厚,雨量充沛,气候属亚热带、热带、高温、湿润静风,年平均温度在21℃左右。森林茂密、绿色葱笼,生长着种类繁多的热带植物和蕨类植物共5 000多种,其中可以药用的有2 500多种,脊椎动物530多种,其皮肉、内脏骨、甲皮毛、屎便均可药用。被誉为植物王国、动物王国、药物王国,是美丽富饶的天然宝地。傣医药是祖国四大民族医药(藏、蒙、维、傣)之一,具有2 500多年历史。傣医药是祖国传统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傣族先民在长期的生产、生活及与疾病斗争的过程中,总结形成了以“四塔、五蕴”理论为核心的一门传统医学,具有着鲜明的民族特色和地方特色。傣医药在边疆民族地区乃至湄公河流域的东南亚地区都在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与传统医学同源异流,是中国传统医学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1傣族传统医药学的起源与发展据贝叶经记载,在两千五百年前,傣族民间已有零零散散以口授、手教传播的傣医药知识...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18年03期
中国民族医药杂志

西双版纳州傣医医院2007~2016年度傣医药论文发表情况分析

论文是医疗机构临床经验、教学成果、科研成果的主要表现形式之一,对于国家重点建设民族医医院——西双版纳州傣医医院来说,论文的数量和质量不仅是评价医院水平与实力的重要标准,更重要的是能直接反映傣医药在民族医药学术领域学术水平的高低,充分体现傣医药的特色,扩大傣医药的影响力。笔者尝试对医院2007~2016年发表论文,尤其是傣医药论文用文献计量学及相关统计学进行统计分析,发现近10年间医院科研发展的规律及傣医药论文发表质量的分布情况,为医院科研管理进一步完善改革科研管理机制提供量化指标和理论基础[1]。1资料与方法1.1资料来源检索医院2007~2016年度以第一作者发表的论文进行统计,利用中国知网(CNKI)、万方数据知识服务平台期刊-文献分类-医药卫生科技检索,采用“西双版纳州傣医医院”为单位,从2007~2016年度医务人员发表论文进行检索。1.2研究方法通过中国知网、万方数据知识服务平台检索出论文数量,采用文献计量学方法,从发...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普洱学院学报》2018年05期
普洱学院学报

浅谈傣医药发展的文化困境及其解决策略

一、傣医药与傣族文化在我国,民族医学、或者民族医药,是指除汉族中医学以外的所有少数民族创造的医药体系[1]。我国历史悠久、民族众多,各民族创造了灿烂的文化,形成“多元一体”的文化、社会格局[2]。民族医药是我国优势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蕴藏着丰富的智慧。傣医药主要指在西双版纳地区居住的傣族民众在长期生活实践中所形成的一套独特的医学理论体系。它以“四塔五蕴”为核心,是傣族人民在历史上同疾病长期做斗争的经验总结,同时也是在与中医、古印度的医学理论的交往中发展起来的[3]。傣医药是我国民族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独特而较完整的医学理论体系,早在1983年就被列入我国“四大民族医药”(藏、蒙、维、傣)之一。二、全球化、现代化中的傣医药文化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傣医药由最初蛮荒时代简单的医药常识,到佛教传入、傣文兴起,开始出现专门的医药著作,再到新中国成立后党和国家对民族医药事业的重视和支持,大致分为原始时期(橄榄时期)、神药两解时期(食...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8年22期
中国民族民间医药

供给侧改革视域下傣医药人才培养改革研究

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同时明确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为增强经济持续增长的动力,应着力提高供给体系的质量和效率[1],由此,“供给侧改革”给社会各领域改革工作带来了新的改革思路。人才作为行业发展的核心要素,一直是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的重要创造者和传播者,供给侧改革的实施和实现只有依赖专业人才在关键环节的助力和推动,才能有效的改善当前社会经济供需错配现状[2]。近年来,随着各种强劲有力的政策支持,傣医药种植、生产、研发,傣族地区乡镇卫生院、傣医药专科门诊、傣医药特色小镇等在一定程度了扩大了国家、社会和市场对傣医药人才的需求,然而傣医药相关单位找不到合适的人才,各乡镇卫生院傣医药专科门诊形同虚设、百废待兴的现象随处可见。过往的傣医药人才培养受需求侧思维方式的影响,过多的关注傣医药人才的劳动力需求,然而傣医药人才需求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持续发生变化,人才培养供需错位的结构性矛盾随之逐渐...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家庭医药.就医选药》2017年05期
家庭医药.就医选药

傣医(中)

经过长期实践,傣医药不仅在理论上不断发展,在诊断与治疗疾病方面也逐渐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傣医药诊断疾病的方法有问诊、望诊和摸诊3种。其内容相似于汉族中医药学之望、问、切诊,但理论上有所差异。望诊:医者用肉眼观察患者的体态、精神、气色和全身各体表部位有无异常的变化,借以了解病情,测知体内四塔的变化。例如正常人的眉毛应分别顺两边倒的,如果眉毛不经外力而自行竖起,说明患者体内有寄生虫(若见患者口流唾等情况,妇女则包括经、带、胎、涎、烦躁欲呕,则确诊的可能性更产等内容,小儿则包括生长发育大);如见颜面赤红,为火偏盛之史,以便作为诊断时的参考依据。热症;如见肢体浮肿、面色滞暗或摸诊:是通过触摸患者肌肤的黄、行走困难,则为水偏盛之水肿冷热,有无包块和其他异常情况,症;舌红而干为热,舌淡白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