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解决问题 知难而上——人类学者访谈录之三

徐 :2 0世纪 90年代以来 ,我国自己培养的人类学硕士、博士已成为中国人类学专业研究人员中的学术骨干 ,请你谈谈你在国内攻读人类学的情况 (包括学历、简历 ) ,以及最主要的学术收获。钟 :我最早知道人类学大约是在 2 0世纪 80年代初 ,当时我正在北京大学心理学专业学习。在学习心理学史课程时 ,恰逢商务印书馆出版了《近代心理学历史导引》,这是一部厚达 80 0余页的大书 ,作者是美国著名心理学史专家墨菲 (G .Murphy)和柯瓦奇 (J.K .Kovach)。书中介绍社会心理学发展的章节里 ,有一个专题讨论了人类学的影响。从这个专题中 ,我了解到一些人类学家曾做过文化对人类心理过程的作用的研究 ,例如博厄斯的《原始人的心理》、马林诺夫斯基关于特罗布里恩德群岛居民心理的研究、米德的《萨摩亚人的青春期》等。于是 ,我知道了在社会科学中还有一门叫人类学的学科。不久 ,从一些刊物(主要是民族类刊物 )的文章中得知 ,人类学在...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炎黄纵横》2008年04期
炎黄纵横

漂泊中的强化与凝聚——简评马卡丹新著《千年回望》

客家是汉民族中一个相当独特的分支,民族学者称之为汉民族客家民系,人类学者将其命名为汉族客家族群。他们的祖居地,原在黄河及江淮流域,客家人的先祖,既是中原文化的创造者,也是中华文明薪火不息的传承人。每有战乱,中原地区总是首当其冲,为求生存,客家先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背井离乡,踏上充满艰辛与坎坷的南迁之旅。在历经千年的长途跋涉与辗转迁徙中,在与原住民的不断对峙磨合与交流融汇中,在对中原传统文明的承袭与异地新质文化的吸纳中,客家人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宗教信仰、方言体系、生活习惯、民间习俗、性格特征,也就难怪属于汉族七大民系之一的客家,曾被误认为是汉民族之外的一个少数民族了。马卡丹的新著《千年回望》,便是一部对客家民系、客家文化进行立体观照、多侧面多层次描写的系列文化散文集。“客家祖地在中原,战乱何堪四处迁。”正是在异地作客四海为家,既是客人又是主人的漂泊中,客家人的因子渐成雏型、不断凝聚、日益强化,最终形成一支庞大的民系。迁移是动态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教育(理论与实践)》2017年09期
黑龙江教育(理论与实践)

解读《原始社会的结构与功能》

拉德克利夫·布朗,英国人,出生于1881年,英国功能主义学派的带头人,他使得英国的人类学继泰勒之后又焕发出一股活力,充满着新鲜的学术气息。他小时候家境贫寒,父亲在其年幼时就已过世,成年后就读于英国剑桥大学并获得该校荣誉学位。他在1906~1908年间开始对安达曼岛人进行研究,并在1922年以此为基础出版《安达曼岛人》这部科学民族志。他的学术思想对中国的人类学、社会学研究也产生重要影响,吴文藻、费孝通将他的理论用于中国本土研究,形成了中国社区学派。《原始社会的结构与功能》是一部论文集,其中收集了他生命最后25年中所发表的12篇重要文章,在其中非常精炼地提炼了他的理论思想,并对他所一贯倡导的社会人类学做了简要概括。在这部书中他还有条理地引用或者叙述自己所获得的民族志材料,对一些过去传统的观点进行高度的点评和分析。拉德克利夫·布朗本人对这部论文集还写了一个精彩的导论,分不同部分表达了他对社会人类学的观点。这部书中的论文可以分为四类,即...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读书》1997年08期
读书

人类学者的文化视野

编者按继考古学、科学、伦理学、人文地理学、“大众文化”、“乡土中国的当代图景”等座谈会后,《读书》编辑部于今年四月邀请在京的部分中青年社会(文化)人类学者座谈,与会者围绕“人类学者的文化视野”开展了热烈的讨论和争论。由于篇幅的原因,这里发表出来的,仅仅是这次讨论的部分内容,本刊将在下期继续发表有关内容。我们之所以组织这次座谈,不单是考虑到人类学在中国的田野工作积累和学术思想发展曾经有过今人遗憾的中断,更是考...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读书》1997年08期
《读书》1997年09期
读书

人类学者的困惑──人类学者的文化视野(二)

做一个人类学者要面对许多困惑,来自外部的和来自内心的。“人类学是干什么的?”这样的问题我们时常遇到。记得在一次调查中,一位县政研室干部拿着我的一位同仁的名片琢磨良久,然后对镇里干部介绍说:“嗅,他们是研究人类的。”一阵晒笑的潜台词无非是:社会科学、人文科学和相当一部分自然科学哪个不是研究人类的?对人类学的陌生和误解不仅来自我们进入的田野乡村,也同样来自城镇都市;不仅来自普通百姓、政府官员,甚至也来自学术圈内。而我们自身要想把自己到底是干什么的解释清楚又谈何容易?紧接着的一个问题是社会(文化)人类学的研究有什么用?记不清是谁说过这样的话,如果让人类学家为决策服务,他们的调查研究会久久不能完成,因而久久不能做出任何选择;而若让社会学家出谋划策,他们会以最快的速度做出最错误的选择。可见有什么用并非只是人类学面临的问题。“学以致用”是我们一贯的传统,实用理性发达而知性思维萎顿本来就是我们民族性格的特点之一;回顾一下历史,古代学人通晓经史...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读书》1997年09期
《IT经理世界》2012年06期
IT经理世界

我们造就空间,空间也造就我们

我们之前熟悉的空间是固定的、被定义所限制的空间,然而今天所看到的却是流动的空间。人类学者和社会学者最早发现空间的变化:法国人类学家马克·奥吉在谈论所谓“非场所”(non-place),著名的网络社会学家曼纽尔·卡斯特在谈论“流动空间”(space of flows)。前者类似于在现代化社会中像机场、旅馆这样的流动性空间;再进一步,进入到虚拟空间中,这个时候你会发现越来越不能用原来空间那个定义了。因为原来的“空间”首先具有一定历史继承性,历史会给某个空间赋予特定的意义,但进入到信息空间当中,它的历史负载越来越少,导致这个空间的质量——也就是重量——越来越轻。奥吉说的“非场所”有重大缺失:既不和活动于其中的人们建立关系,更和人们的身份无关。这都是对应着传统的“场所”来说的,这种场所有三个特点:它处于社会关系之中;它具有历史;它能够赋予人们身份。然而,今天的Cyberspace(网络空间),不仅在重新建构人们的社会关系,而且越来越成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