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丰乳肥臀》:母亲与生命的悲歌

这是一部艺术特色鲜明的小说,也是一部历史内容厚重的小说。出版之后,一直存在种种争议,一方面是获得十万元大奖,一方面是指责之声不绝于耳。小说以“丰乳肥臀”为题,无疑非常招眼,难逃讨好市场之嫌,内容又触及历史的真相,难免冒犯某些神圣,所以,招致批评是必然的。但这一切,都不能抹杀这部小说的价值。在我看来,它是作家莫言小说创作的一个高峰,也是当代小说不可多得的杰作,无论有多少缺陷,都不影响它的独特贡献。在这部五十多万字的长篇中,莫言用凝重的笔墨,描写了高密东北乡以上官鲁氏为中心的一个家庭,以及围绕这个家庭的一个人群,写出了他们半个多世纪的悲欢离合,展示了历史的风云变幻带给这片土地的深重苦难,表现了苦难中的生命意志,唱出了一曲关于母亲、关于生命的哀歌,是一部关于母亲与苦难的史诗。《丰乳肥臀》很好看,但并不易解。莫言那奇特的想象和撒欢儿的语言,以及像魔术师一样把观众目光引向别处的装饰性技巧,都常常给小说带来团团云雾。我不想致力于破解那些谜团...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常熟理工学院学报》2013年05期
常熟理工学院学报

救赎:文学无法承受的生命之重——对莫言小说《蛙》的解读

莫言长篇小说《蛙》一开篇就写到,正是因为日本作家杉谷义来到高密做了一场《文学与生命》的讲座,才激发了叙述人创作剧本《蛙》的愿望,并应杉谷义的要求,将姑姑的一生进行了整理,形成了小说《蛙》的主体部分,以此表明这次讲座的重要性。这次讲座的重要性不仅体现为激发了创作动机,也体现在它是长篇小说《蛙》中一根看不见的红线——是贯穿整个小说的内在生命和理解小说的一把钥匙。一、生命的本质是什么?“生命政治”这一概念是法国学者米歇尔·福柯在1976年法兰西学院的系列讲座中提出来的,但将生殖纳入政治,通过政府行为对个人的生殖、对“出生率和死亡率、再生产比率、人口的繁殖”[1]229进行控制,并非现代社会才有的事情,勾践灭吴的一个重要策略就是鼓励百姓生育,为其复仇战争提供兵源。欧洲中世纪的君主为控制财富的分散,也采用让长子以外的其他男性单身的方式来控制人口的增长。中国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的鼓励生育和其后的控制生育也体现“生命政治”的逻辑:“通过对‘生命...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广西师范大学
广西师范大学

论莫言小说的狂欢化叙事

勿庸置疑,莫言是中国当代文坛最具创新个性的作家之一。在20多年的创作生涯中,他自觉秉承自我超越的创新精神,创作出了很多具有独异风格的作品,为当代文坛作出了巨大的贡献。《红高粱》、《红蝗》、《檀香刑》等作品以独特的审美原则挑战着读者的阅读经验,给莫言带来了巨大的声誉,同时也引起了众多评论家的争议。他与生俱来的叛逆精神和天马行空的狂欢个性使他不断进行文本形式的探索和内容的创新,他颠覆传统的狂欢化思维反映在创作上使他的作品具有结构的开放性和意义的丰富性。我们引入狂欢理论对他的作品进行阐释,拓展了莫言研究的新角度,挖掘出了其他批评形式所未展现出的价值和意义。在显在层面上,莫言的小说具有巴赫金所分析的狂欢化文学的各种特征,各种类型的狂欢节及其变体、狂欢式场景、狂欢化人物形象、狂欢化的语言风格等各种狂欢要素在他的作品中都有所体现,但莫言式的狂欢与巴赫金意义上的狂欢既有相似性,也有一定区别。文章第一部分从张扬生命力、展现狂欢精神、发掘民间文化...  (本文共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教育文汇》2013年01期
教育文汇

莫言小说中的“吃”

莫言是一位写吃的高手。他写《粮食》,写《吃相凶恶》,连中、长篇小说的书名也直接写吃:《红高粱》《透明的红萝卜》《天堂蒜薹之歌》《食草家族》《酒国》。难怪一位著名文学评论家说,“吃”是莫言小说中的关键密码。“当年想当作家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一天三顿都能吃到饺子。”这是多年之后有人问及莫言何以走上写作之路时,莫言道出的实情。上世纪70年代中期,莫言只读到小学五年级就辍学务农了。村里来了一位邻居,是被遣返回乡的“右派”大学生。他告诉莫言,作家们的生活非常富裕,每天三顿都吃饺子。听到这话时,莫言一年只能吃上一顿饺子。莫言一直喜欢吃饺子。得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他和瑞典文学院通电话时,说及自己庆祝获奖的方式就是吃饺子。作为经历过困难时期的“50后”,莫言把饥饿留给他心理和身体的双重印记,写到了他的多部作品之中。1961年春天,6岁的莫言刚上小学一年级,学校拉来一车亮晶晶的煤块。学校里这些饥饿得“身体透明”的小孩子孤陋寡闻,没见过煤块。饿坏了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湖南教育(中)》2012年11期
湖南教育(中)

莫言小说与教材的距离

入选语文教材的文本严格来说不仅仅是一篇文章,它要体现编者意,不篡改作者意,符合学者意。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其作品的生命不仅仅带着“高密东北乡”的特色,也承载了中国文化与精神的厚重。莫言,荣获了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诺贝尔文学奖,不仅是文学奖项的最高殊荣,实际上也说明莫言作品的文学性和艺术性臻于完美,符合世界认同的审美价值。而当我们翻开中学语文教材时,会发现,莫言的作品是缺失的。以小说类作品为例,人教版教材所选的现当代小说在义务教育语文教科书七、八、九年级中是以鲁迅先生的小说为主,如《社戏》《故乡》《孔乙己》等,在高中五本必修教材中所选的中国现当代小说也仅仅两篇,它们是鲁迅的《祝福》和沈从文的《边城(节选)》。其实,纵观中学六年的语文教材选文,不仅是莫言的作品缺失,可以说新时期的当代作家韩少功、贾平凹、余华、苏童、池莉等人的小说几乎也是缺席。我们不禁要问,莫言等当代作家的小说与语文教材选文的距离还有多远?笔者认为,中学语文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现代语文》2006年06期
现代语文

莫言小说研究综述

莫言,八十年代涉入文坛。他的《透明的红萝卜》、《红高粱》等在当时文坛刮起了一股旋风,引起了颇为广泛的瞩目。其后,莫言一直保持旺盛的创作力,不断有新作品问世。当然既有震撼人心的佳作,也有不尽如人意的作品,但这并不妨碍评论界对其的关注。从最初的惊异、惊叹乃至交口称赞(当然也有少数不和谐的声音)到后来的多层次开掘,评论界对莫言的研究日渐深入。现将主要学术观点综述如下:一、对莫言艺术感觉的研究读莫言的作品,往往可以感受到一种自由,心灵、感觉和生命的自由。这种奇异的独特的艺术感觉强烈地触动着人们的每一根神经。因而,很多研究者将视点投向莫言的艺术感觉。张志忠《论莫言的艺术感觉》⑴、朱向前《天马行空——莫言小说艺术评点》⑵等文都认为,莫言的小说之所以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主要在于他有着奇特的艺术感觉,它能化熟识为陌生,化熟视无睹为拍案惊奇。王慧在《莫言小说评点》⑶中说:“莫言大胆地以富有张力的感觉描写取代了对对象的描写刻画,以感觉的奇异超常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