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丰乳肥臀》:母亲与生命的悲歌

这是一部艺术特色鲜明的小说,也是一部历史内容厚重的小说。出版之后,一直存在种种争议,一方面是获得十万元大奖,一方面是指责之声不绝于耳。小说以“丰乳肥臀”为题,无疑非常招眼,难逃讨好市场之嫌,内容又触及历史的真相,难免冒犯某些神圣,所以,招致批评是必然的。但这一切,都不能抹杀这部小说的价值。在我看来,它是作家莫言小说创作的一个高峰,也是当代小说不可多得的杰作,无论有多少缺陷,都不影响它的独特贡献。在这部五十多万字的长篇中,莫言用凝重的笔墨,描写了高密东北乡以上官鲁氏为中心的一个家庭,以及围绕这个家庭的一个人群,写出了他们半个多世纪的悲欢离合,展示了历史的风云变幻带给这片土地的深重苦难,表现了苦难中的生命意志,唱出了一曲关于母亲、关于生命的哀歌,是一部关于母亲与苦难的史诗。《丰乳肥臀》很好看,但并不易解。莫言那奇特的想象和撒欢儿的语言,以及像魔术师一样把观众目光引向别处的装饰性技巧,都常常给小说带来团团云雾。我不想致力于破解那些谜团...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常熟理工学院学报》2013年05期
常熟理工学院学报

救赎:文学无法承受的生命之重——对莫言小说《蛙》的解读

莫言长篇小说《蛙》一开篇就写到,正是因为日本作家杉谷义来到高密做了一场《文学与生命》的讲座,才激发了叙述人创作剧本《蛙》的愿望,并应杉谷义的要求,将姑姑的一生进行了整理,形成了小说《蛙》的主体部分,以此表明这次讲座的重要性。这次讲座的重要性不仅体现为激发了创作动机,也体现在它是长篇小说《蛙》中一根看不见的红线——是贯穿整个小说的内在生命和理解小说的一把钥匙。一、生命的本质是什么?“生命政治”这一概念是法国学者米歇尔·福柯在1976年法兰西学院的系列讲座中提出来的,但将生殖纳入政治,通过政府行为对个人的生殖、对“出生率和死亡率、再生产比率、人口的繁殖”[1]229进行控制,并非现代社会才有的事情,勾践灭吴的一个重要策略就是鼓励百姓生育,为其复仇战争提供兵源。欧洲中世纪的君主为控制财富的分散,也采用让长子以外的其他男性单身的方式来控制人口的增长。中国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的鼓励生育和其后的控制生育也体现“生命政治”的逻辑:“通过对‘生命...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广西师范大学
广西师范大学

论莫言小说的狂欢化叙事

勿庸置疑,莫言是中国当代文坛最具创新个性的作家之一。在20多年的创作生涯中,他自觉秉承自我超越的创新精神,创作出了很多具有独异风格的作品,为当代文坛作出了巨大的贡献。《红高粱》、《红蝗》、《檀香刑》等作品以独特的审美原则挑战着读者的阅读经验,给莫言带来了巨大的声誉,同时也引起了众多评论家的争议。他与生俱来的叛逆精神和天马行空的狂欢个性使他不断进行文本形式的探索和内容的创新,他颠覆传统的狂欢化思维反映在创作上使他的作品具有结构的开放性和意义的丰富性。我们引入狂欢理论对他的作品进行阐释,拓展了莫言研究的新角度,挖掘出了其他批评形式所未展现出的价值和意义。在显在层面上,莫言的小说具有巴赫金所分析的狂欢化文学的各种特征,各种类型的狂欢节及其变体、狂欢式场景、狂欢化人物形象、狂欢化的语言风格等各种狂欢要素在他的作品中都有所体现,但莫言式的狂欢与巴赫金意义上的狂欢既有相似性,也有一定区别。文章第一部分从张扬生命力、展现狂欢精神、发掘民间文化...  (本文共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现代语文》2006年06期
现代语文

莫言小说研究综述

莫言,八十年代涉入文坛。他的《透明的红萝卜》、《红高粱》等在当时文坛刮起了一股旋风,引起了颇为广泛的瞩目。其后,莫言一直保持旺盛的创作力,不断有新作品问世。当然既有震撼人心的佳作,也有不尽如人意的作品,但这并不妨碍评论界对其的关注。从最初的惊异、惊叹乃至交口称赞(当然也有少数不和谐的声音)到后来的多层次开掘,评论界对莫言的研究日渐深入。现将主要学术观点综述如下:一、对莫言艺术感觉的研究读莫言的作品,往往可以感受到一种自由,心灵、感觉和生命的自由。这种奇异的独特的艺术感觉强烈地触动着人们的每一根神经。因而,很多研究者将视点投向莫言的艺术感觉。张志忠《论莫言的艺术感觉》⑴、朱向前《天马行空——莫言小说艺术评点》⑵等文都认为,莫言的小说之所以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主要在于他有着奇特的艺术感觉,它能化熟识为陌生,化熟视无睹为拍案惊奇。王慧在《莫言小说评点》⑶中说:“莫言大胆地以富有张力的感觉描写取代了对对象的描写刻画,以感觉的奇异超常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安徽大学
安徽大学

莫言小说语言研究

莫言是“新时期文学”以来的重要作家之一。莫言的作品想象瑰丽,语言狂放,叙事宏大,发出独特的文学声音,以粗砺的生命力独步文坛。莫言,作为我国当代文坛上的“这一个”,与80年代同时出道的作家相比,其影响范围之广、持续时间之长,恐怕是其中任何一位作家都难以望其项背的。莫言以其“作为老百姓”的独特角度和通俗得近乎口语的“杂语”风格,赢得了广大读者和理论界的普遍关注和广泛赞誉,以至于形成一波又一波的热潮,从而彰显出莫言作为一个语言大师的独特价值和意义。但到目前为止,理论界对莫言的研究,更多侧重于莫言的创作里程碑、叙事角度、美学风格等方面,对作品的语言关照不多。最近虽有学者对莫言作品语言进行了较为系统的研究,但没能从“语言艺术”的高度把莫言作为一个文学“这一个”进行研究。为此,本文主要以《红高粱》、《丰乳肥臀》和《檀香刑》为个案,结合社会、作家和文本,运用语言学、修辞学的理论,对莫言作品语言特色做整体观照和系统研究。文章主题分为四个有机部分...  (本文共6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职大学报》2014年05期
职大学报

莫言的创作是“感觉爆炸”还是理性缺席?

莫言从1985年发表《透明的红萝卜》正式引起学界关注至今,对其创作的研究也已接近三十年。“据不完全统计,三十年来关于莫言的研究文章有千余篇,相关著作10余部,系统性传记1种,硕士与博士学位论文150余部。”[1]从这么多研究资料中,可以总结出莫言研究的共识,也可以发现其中的争鸣。主观色彩浓厚早已是众多学者共同的观点,但有学者对此大加赞赏,称其为“感觉爆炸”,有的学者对却对此提出了严厉的批评,认为这种做法是理性的失范,丧失了文学的本质价值。那么莫言主观化的艺术世界到底是好是坏?是“感觉爆炸”还是理性的溃退?要理清这个争论,我们必须弄清楚双方的具体观点是什么?从笔者掌握的资料来看,对莫言感觉化表现手法大加赞赏的学者,主要是从文学创作的角度肯定了这种艺术手法的创新意义。张志忠是较早对莫言感觉世界的构建进行详细分析并高度称赞的学者,他于1986年在《钟山》发表了文章《奇情异彩亦风流——莫言感觉层小说探析》,最早以“感觉”二字来归纳莫言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