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族群、族群认同与族群建构论的实践——以两岸客家和当代台湾族群建构为例

传统的民族学往往将人们共同体按照时间推移分为原始人群、氏族、胞族、部落、部落联盟、部族、民族等等。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的民族学理论因受到苏联民族学的强大影响和“左”的思想的干扰,不仅理论俗套、陈旧,而且方法落后、单一,观点教条,难以在理论思维上有所突破、有所创新,因而研究水平明显滞后于国际学术界,致使民族学的许多学术问题不能得到深入的研究,更难以解决民族或族群关系所面临的诸多实际问题。20世纪90年代以来,族群概念及其建构论开始介绍到中国,在台湾率先采用,并取得了较为丰硕的成果;大陆方面虽受到传统民族学理论的一度反弹,但现在越来越多的大陆学者从接受、认同到广泛运用,继而深入研究族群这一全新概念,同时用建构论重新审视与诠释国内各民族及各类人们共同体,渐次为中国民族学与人类学的研究注入了理论的“活水源头”,从而让中国的民族学与人类学焕发出前所未有的活力与张力。一、族群概念的产生与争鸣建国初年,我国曾根据马列主义民族理论进行民族识别,...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贵州民族研究》2004年01期
贵州民族研究

族群与社会文化互动论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族群存在的文化意义,便在于他们自身所具备的文化特质。有什么样的族群,就会有什么样的社会文化与之相适应;反之,有什么样的社会文化,就会存在与之相适应的族群。一、族群边界与社会文化交流任何一个族群,都有其居住的地理空间和维系其区别于其他族群的社会文化空间。但是,同一个族群既可能居住在同一个地域范围内,也可能由于移民流动而分布在不同的地域上;而不同的族群又可能共居于同一行政区域内。这样,族群的地理边界随着族群的流动而改变,族群的文化边界随着流动族群的社会交往而缩延,但它具有区别于其他族群的相对稳定的特征。因此,一般所说的族群边界主要是指它的社会文化边界,而不是自然地理边界。族群边界的改变与社会文化交流有关,它们构成的是相辅相成的互动关系。从弗洛伊德到涂尔干,从列维斯特劳斯到格尔茨等人,他们都曾探索过隐藏在社会文化现象背后的深层意义。但是,不少研究表明,社会文化的表层形式与其深层含义似乎同样重要。挪威人类学家巴斯在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怀化学院学报(社会科学)》2006年S1期
怀化学院学报(社会科学)

族群认同理论及其对教育的启示

一、历史背景族群研究是当代国际人类学研究的前沿热点,族群概念的提出对人类学、民族学界研究人们共同体是一个重大的发展。“族群性”一词于20世纪50年代在美国英语中首先出现,印年代,族群性研究的学术风潮已在美国形成,且在社会人类学中开始用“族群”代替“种族”和“部落”概念。到70年代,“族群性”和“族群认同”这类词已在欧洲学术界频频出现。20世纪卯年代中期以来,由于人类学在中国崛起,中国人类学界加速发展。正是在这个背景下,族群的概念被介绍到了中国。二、族群的概念族群(eth‘cg旧up)概念,是西方人类学研究社会实体的一种范畴分类法。从语源学的角度看,e山‘c源于希腊语初面玉佣。川此后,在西方学术研究中出现了eth‘c即DUp一词,一直到加世纪印一70年代,eth‘c的名词形式eth‘断才成为美国社会科学领域的关键词。至今,西方学界仍没有就族群的定义形成完全一致的意见。挪威人类学家弗雷德里克·巴斯在《族群与边界》一书中说:“族群这个...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经济(下旬)》2012年05期
法制与经济(下旬)

宗教信仰与族群边界的变迁——以福州L村水上居民的天主教信仰为例

现在一般研究者对于族群所下的定义:族群是指一群因为拥有共同的来源,或者是共同的祖先、共同的文化或语言,而自认为、或是被其他的人认为,构成一个独特社群的一群人。[1]在本文中笔者结合宗教、文化、心理、人文生态等因素上把L村及周围村落村民划分为水上居民和陆上居民两个族群,通过参与观察、深入访谈的方式来了解水上居民族群的宗教信仰,进而探讨宗教信仰与族群边界之间的关系。一、L村及水上居民的概况L村是Q村下的一个自然村,位于闽江支流沿江边,与闽江大概有2千米的距离。L村是建国后水上居民从水上搬迁到陆上组建的单姓自然村,有580多人,其中信仰天主教的就有300多人,其他人有信仰基督教、道教、佛教等。1996年3月L村开始修建若瑟天主堂,之前该村天主教教徒只有家庭聚会点,信教村民做礼拜都是去隔壁村R村的百禄天主堂。L村位于福州大学城西侧,与大学城的福建医科大学、福建中医大学、闽江学院相邻。由于大学城建设L村的大部分土地都被征用出去,周围的学校...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学术探索》2007年01期
学术探索

族群认同探析

族群的存在先于民族国家的存在,一个族群的存在以族性的认同为基础。在民族国家的全球格局体系的形成过程中,各个国家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族群共生和繁衍历史,并且都离不开建立在共同文化背景上的族群认同的传承。族群认同是族群及其文化存在的基础,一个族群集团内部成员对本族所具有的认同的消亡,意味着该族群的独立性及其独特的文化价值的消亡,这一过程可能是客观的,或者部分是客观的,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文化多样性和生物多样性一样,无疑是人类社会的宝贵财富。中国是一个拥有56个族群的多族群民族国家,经历了漫长的农业文明变迁和近代殖民主义下的民族革命,以及半个多世纪的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形成了今天“多元一体”的历史格局。如何在我国社会和经济发展过程中保护少数族群的文化多样性,考察少数族群的族群认同状况是了解该族群及其文化变迁的关键。本文旨在探讨对当前我国少数族群认同现状的研究策略。一、概念解析:认同和族群认同“认同”一词,最早是由弗洛伊德提出。作为一...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武汉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02期
武汉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情感与族群边界——以新疆三对维汉夫妇的族际通婚为例

在一个多民族的世界里,族群边界能否得以消溶并走向民族和谐、民族融合,要求的条件虽然很多,有政治的、经济的,还有文化的、心理的以及宗教的,等等,但人与人特别是两性之间情感的沟通与交融无疑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条件。46年前,笔者大学毕业不久,就听说同年毕业分配至乌鲁木齐的一位同学因与维吾尔族女同事相爱,遭到女方家人极力反对而“逃离”新疆,首次强烈地感受到族群之间的巨大鸿沟。35年后,笔者写了一篇论述广西民族团结的论文,题为《盘石:广西民族团结研究报告》,在分析广西民族团结深层次原因时,提出“婚姻互通”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指出:“婚姻不仅是一种血缘的结合,更是一种文化和心理的交融,因此,互通婚姻对促进民族团结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互相通婚是广西民族团结安如盘石的凝固剂。”继而提出“鼓励通婚,奖励异族通婚”的建议:“鉴于不同民族之间的广泛通婚对于增进民族感情、增强民族团结中的特殊意义,建议国家提倡不同民族通婚,在修改婚姻法时将鼓励各民族通婚写...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