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跨界民族问题及其对地缘政治的影响

一、跨界民族的内涵及其分类跨界民族的内涵及其分类不仅是一个基本的理论问题,更是分析现实跨界民族问题的一个前提条件。这一问题不搞清,其他相关问题就无法深入探讨。为了界定跨界民族的内涵,需要做出三个区分:第一,要把狭义的跨界民族和广义的跨界民族区别开来。狭义的跨界民族,就字面意义而言,是一切因政治疆界与民族分布不相吻合而跨国界居住的民族。究其原因,跨界民族是各民族集团之间的自然地理界限日渐模糊和国家间的政治界限日益分明交互影响的结果。所以,狭义的跨界民族是民族本身和民族传统聚居地被国家分隔的产物,简言之是国家分隔力的产物。广义的跨界民族既包括被国家分隔、消极被动跨界而居的民族,也包括主动积极移民跨界而居的民族。前者是国家分隔的产物,后者是移民的产物。所以,广义的跨界民族是国家分隔力和民族跨界(移民)的双重产物。把民族的移民现象从跨界民族的范畴中肢解出去的做法是不科学的。只承认狭义的跨界民族,而否认广义的跨界民族,也是不全面的。第二,...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民族研究》1999年06期
民族研究

试析跨界民族的相关理论问题

一、概念的界定与称谓跨界民族是在人类社会文明进程中,人们共同体的民族过程与人类社会的国家过程普遍发生的一种叠合现象。也就是说,到了近现代,地球上近3000个族体基本上已稳定地定位在约200个国家和地区之中,这种数字悬殊的结合,产生了两种结果,一是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为多民族结构,二是相当一部分民族被国家政治疆界所分隔,成为特殊的族体,即跨界民族。这是不争的客观存在,是无法也不应该回避的事实。在我国世界民族研究领域,对这种特殊的族体有不同的称呼,诸如“跨界民族”、“跨境民族”、“跨国民族”等。笔者认为,称谓的不同反映了我们对这一特殊族体的科学概念尚未完全清,还存在着不尽相同的理解。就字面意义而言,跨界民族应当包括一切因政治疆界与民族分布不相吻合而跨国界居住的民族,但是,政治人类学范畴的跨界民族的定义却没有如此之宽泛,它基本限定于那些因传统聚居地被现代政治疆界分割而居于毗邻国家的民族。也就是说,跨界民族具备两个必不可少的特征,一是原...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世界民族》1990年10期
世界民族

“首届中国跨界民族问题研讨会”纪要

由中国世界民族学会和云南省民族理论学会主办、云南省中国西部研究发展促进会跨界民族研究课题组承办的“首届中国跨界民族问题研讨会”于1998年10月15—20日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首府景洪市召开,参加会议的正式代表有55人,会议收到论文35篇。开幕式由中国世界民族学会副会长葛公尚研究员主持,中国世界民族学会副会长赵廷光教授代表两个学会在大会上作了题为《关于云南跨界民族研究为现实服务的几个问题》的报告。西双版纳州委书记黄建国、常务副州长李家寿分别代表州委、州政府致词。云南省禁毒委原主任刘选略同志介绍了云南省在开展禁毒和帮助境外边民发展替代罂栗种植业方面所取得的成果,受到与会代表的热烈欢迎。此次研讨会的主题为:团结、稳定、和平、发展。重点议题为:(1)跨界民族研究在我国民族工作中的现实作用与深远影响;(2)跨界民族研究与边疆现实问题探讨;(3)跨界民族研究与21世纪展望。通过四天的研讨和境内外实地考察,以及观看图片展览和有关替代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云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9年04期
云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中国跨界民族问题研究新收获

在云南省西双版纳自治州景洪市举办的“首届中国跨界民族问题研讨会”是我国世界民族研究学术界对跨界民族问题举行的第一次全国性专题学术研讨会,参加会议的代表计55人,且我国对跨界民族问题研究有成的专家学者多数已经到会,大会收到论文35篇,其中大多数论文反映了我国在这一领域的目前研究水平,作为一次小型专题学术讨论会,应该说是成果颇丰的一次会议。在我国世界民族研究领域近20年来所举办的学术讨论会中,此次会议具有以下几个鲜明特点:其一,将室内研讨与实际考察相结合,使各位代表理性思考与感性知识相结合,提高了会议的研讨质量,是一次成功的结合。更值得一提的是,会议在跨界民族云集的美丽如画的西双版纳州举行,田野调查就在与会议中心议题相联系的中缅相邻跨界民族地区进行,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实际考察,而不是那种以考察为名,实为游览的不正风气。为此,这次会议坚持并发扬了中国世界民族学会历来的良好会风、学风。其二,在不离开会议主题的前提下,充分发扬了世界民族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民族研究》1999年06期
民族研究

第二届跨界民族学术讨论会述要

由中国世界民族学会、吉林省民委、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政府等单位联合主办的“第二届跨界民族学术讨论会”,于1999年8月3日至6日在风景秀丽的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延吉市召开,来自北京、内蒙古、云南及东北三省的50多位专家学者参加了会议。会议共收到论文30余篇,代表们围绕东北亚跨界民族问题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探讨,主要集中在以下3个方面。关于跨界民族理论研究。跨界民族研究是近年来学术界比较关注的问题,由于研究起步较晚,尚未形成自己的理论体系。在此次会议上,一些学者对跨界民族的理论问题进行了探讨,认为就字面意义而言,跨界民族应当包括一切因政治疆界与民族分布不相吻合而跨国界居住的民族。跨界民族必须具备两个特征:一是原生形态民族本身为政治疆界所分隔;二是该民族的传统聚居地为政治疆界所分割。也有学者认为跨界民族是那些原来民族和其传统聚居地被分隔在不同国家,而在地域上相连并拥有民族聚居地的民族。学者们进而对跨界民族与跨界民族问题、现行政治疆界不变的理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世界民族》1990年10期
世界民族

“跨界民族”辨析与“现代泛民族主义”问题

在我国民族研究界及政治生活和社会舆论中,“跨界民族”似乎已成为一个约定俗成的术语,没有人对它产生疑问。但只要深入研究一下我们就会发现,“跨界民族”说是不能成立的。在理论上,“跨界民族”说有概念不清的错误;在现实生活中,它经不起民族现实状况的检验。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它易于被现代泛民族主义者所利用,不利于现代主权国家的巩固和地区安全。在现代泛民族主义者试图重建“历史民族”的政治统一与独立建国的活动中,“跨界民族”说是其重要的理论基础。因此,否定“跨界民族”说,代之以正确的概念———“跨界人民”,不仅具有学术理论意义,而且具有现实政治意义。一、“民族”与“跨界民族”国人现已习以为常的“跨界民族”说,实际上是一个错误的概念。为了说明这一点,我们需要从汉语“民族”一词的概念及使用情况谈起。古代汉语中没有“民族”一词。据专家考证,此词是近代从日语中引进的,①并且与西方语言如英语nation的概念是一致的。在实际使用中,远的不说,从1905年...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