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回族形成的历史人类学解读

在民族学的视阈中,回族的民族化过程是一种独特的族群①现象,然而关于回族形成的学术探讨却是一个悬而未决的话题,以往的纯历史的考证研究以及从民族理论定义演绎实体的按图索骥的结论似乎都难以令人信服,既缺乏对族群互动中的边界刻画的具体描述,又没有对族群认同建构过程中的透视历史心性的场景分析。因为民族的形成是建构在认同基础上的实体,族群认同的生成不仅是文化内部认同与整合的结果,而且是不同族群互动场景下的边界刻画的产物;同时回族的形成作为次生民族现象又不能排除国家力量的卷入,它的民族化过程又是国家认同与民族认同同步重构的过程。本文基于史料、文献、实物的分析以及田野调查的体会和认识,试图从历史人类学的角度对回族的形成做一解读。一、“稳麦”:哲麻提的精神原点与族群认同的心理根源笔者曾提出哲麻提(Jamaat)②的形成是伊斯兰文化传播到中国的标志,③这一观点得到大多数学者的认同。但存在的问题是,这样一个微型社会是否必然会造就回族的形成?尤其在元代...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中央民族大学
中央民族大学

中国腹地杂居回族的民族认同

本文通过对亳州谯城区西关回族社区的个案调查,来考察中国腹地杂居回族的民族认同的状况:他们是怎样在日常生活中表达其族群性的?如何与周围的主体民族互动的?国家对回族的建构与回族本身对其共享的族群认同的建构是怎样相互适应的?作为中国的第三大和分布最广泛的少数民族,回族理应受到关注。学术界对回族的研究大多还是停留在其历史和文化方面,可喜的是,已有少数学者开始关注回族内部的自我认同和其族群性问题。但是对其认识还是基本建立在西北回族的“典型民族”概念之上,忽视了散居在汉族中的“非典型回族”社区,并且在长期以来侧重历史和宗教在回族形成发展中的学术传统的影响下,对回族问题的讨论本质论和类型化的倾向比比可见。因此脱离“宗教情结”的民族主义情绪和固定的传统思维,从人类学的角度和视野、运用人类学的理论和方法对腹地杂居地区的回族认同及其族群性进行考察不仅对回族本身、而且对我们认识和研究回族这个特殊的少数民族都有重要的意义和价值。第一章是导论,在回顾了族...  (本文共7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宁夏大学
宁夏大学

瀍河回族区回族的民族认同研究

本文采用问卷调查与田野调查方法收集的资料为主,以族群认同理论为主要的学科方法基点,系统地探讨了洛阳瀍河区回族的民族认同情况,作为散杂居地区的城市回族,他的民族认同所包含的因素与现象具有一定的独特性,文章正是从该处着眼,在历史和逻辑这两个维度上来谈论各要素之间的关联性和复杂性。论文的绪论部分对民族、认同等几个关键的学术概念进行了厘定,回顾了相关的研究史,说明了本文的研究假设及其意义,为文章的逻辑脉络进行了铺垫。论文第一章重点从历史的角度出发,探讨了洛阳渡河区的回族变迁史与保留至今的宗教民俗之间的关联。在传统的族群认同情景中,历史记忆是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是本族人民身份属性的承载,也是区别我者与他者的关键所在。第三部分,论文从民族认同的构成因素入手,探讨了族群知晓、族群身份认同、族群态度和族群行为四个方面彼此之间的内在联系,呈现出散杂居地区的城市回族认同的复杂面貌,与汉族的大杂居使得回族身份的差异性被凸显出来,使他们的民族认同得到强...  (本文共8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北方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年04期
北方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从“区域”到“整体”:回族史研究的历史人类学思考

回族史研究已有百年历史,在方法上深受中国传统史学的影响。20世纪80年代,西方历史人类学的理论方法传入,为我国历史学研究增添了活力,也拓宽了视野,被视为是继梁启超倡导“新史学”之后的第二次“史学革命”,但是这并未引起回族史研究界的重视。当下回族史研究的现状有三个特点:一是受中国传统史学研究的影响,主要依赖于文献资料,缺少对家(族)谱、碑铭、手抄本、传说故事、契约、建筑、实物等的关注;二是受回族区域分布的影响,回族史研究以零散的区域历史为主,缺乏研究的整体性建构;三是受学科的影响,回族史研究内容比较狭窄,方法也比较单一。笔者认为,在加强回族区域历史“文本”书写的过程中,关注回族史研究的整体建构,是当前回族历史研究中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一、回族区域历史“文本”自唐代回族先民始,回族经历了不同历史时期的文化交流和民族融合,元代回回遍天下,明清以来,伴随中国“大历史”格局的变化,回族人通过不断的移民迁徙、社会重组、文化融合,进一步加速了...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回族研究》2000年04期
回族研究

族群认同与民族的界定——以回族为例

面对 8 60万之众 ,分布于全国 97%县市的回回这样一个民族 ,没有共同的地域 ,没有共同的经济生活 ,没有共同的血缘 ,却客观存在并作为新中国成立时最早被识别的民族之一 ,有人不禁要问 ,既然它不是“被同化了的回教徒”① ,那是什么使它具备了民族的最本质的特征呢 ?这种本质的特征是怎样形成的呢 ?问题把我们带向“族群认同”这个概念 ,通过这个概念在不同历史时期的表现 ,我们看到民族的本质特征怎样在形成发展着。一、族称的变化与回回认同族称是族群认同在民族层面最早被物化的内容 ,即如同一群人相互认同时总以“XX人”为外在表现 ,“XX人”的划分可以有不同的性质和标准 ,族称是同后来的民族认同连接起来的一个点 ,一个民族的认同总是以相应的共同称谓为基础或相伴而生 ,回回民族虽然不是中国的原生民族 ,但其在中国形成的历史中 ,“回回”一词是随着民族的形成发展而被他们所认可和确定下来的。唐及北宋时回族先民还没有被冠以“回回”的称号 ...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央民族大学
中央民族大学

对牛街回族社区的人类学回访

本论文采用人类学“回访”的视角,对美国人类学家杜磊(Dru C. Gladney)曾于20世纪80年代予以调查的牛街回族社区进行回访性的深度田野调查,力图展现改革开放三十年中牛街回族社区的变迁情况,并就杜磊所关注的“族群认同”理论问题进行对话和商榷。本文共分为五章:第一章是导论,交代了本文的写作缘起,既往研究的成果和本文所运用的理论、方法。第二章介绍了北京牛街回族社区的基本情况以及牛街形成和发展的历史过程,同时回顾了杜磊对牛街所做的田野调查。第三章是牛街回族认同的再生文本。针对杜磊所选取的起源传说、清真生活方式、宗教节日等都市回族认同的再生文本进行回访性调查,通过这些关注点来表现回族是如何在多民族都市背景中保持自己的自我认同。第四章是牛街回族的婚姻与家庭。通过对族际通婚和婚礼仪式所进行的调查,牛街回族的婚姻家庭情况已发生较大变化。伴随回族交往结构的变迁,使得族际通婚普遍化成为不可避免的趋势。第五章是民族教育与都市适应。与杜磊所调...  (本文共6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