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认同的基本特性看族群认同与国家认同的关系

一、问题的由来自20世纪中期以来,认同问题一直备受学界关注。民族学和政治学对于认同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族群认同、民族国家认同和超国家认同(如欧洲认同)问题,尤其是三者之间的关系及其在全球化时代的变动和发展趋势。许多学者认为,国内族群认同、跨国认同与国家认同之间存在矛盾冲突,①乃至把国内族群认同和超国家认同视为对国家认同的挑战和否定。②亨廷顿在其近作《我们是谁美国国家特性面临的挑战》中把这种观点演绎到极致,他提出,次国家认同和跨国认同都是解构美国国家认同、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主要因素。③的确,张力和矛盾是国家认同与国内族群认同、跨国认同之间关系的重要表现,现代国内政治和国际政治生活中随处可见鲜活的例证。但是关键在于,这两对认同之间的关系是否只存在矛盾对立这个单一的维度或者说,它们之间的矛盾对立是否是必然的本文只考察国家内部的族群认同与国家认同之间的关系问题。就此问题,我们先做一个简单的逻辑推论:假设国家认同与国内族群认同之间只有张力和矛...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云南大学
云南大学

历史·文化·现实:回族的国家认同

相对中国其他少数民族而言,回族社会性群体事件发生率相对较高,社会上存在对回族及伊斯兰教的刻板印象。在这样的语境中,关于回族的国家认同及伊斯兰教社会功能的研究,显得尤为必要而且重要。论文从回族社会与国家互动的视角,基于云南著名回族社区S区、N镇等个案点的调查研究,探讨回族的国家认同问题,解读回族社会如何通过伊斯兰文化再生产,与中国社会相适应的历史、现状与趋向,回应中国现实的民族宗教问题,以提升学术界对回族的国家认同、伊斯兰教社会功能及其与国家相适应理论方法的探讨。论文以参与式调查与深度访谈的人类学学科方法为主,综合运用社会学、政治学等跨学科理论方法。论文从历史、文化、现实三个维度进行论述,认为回族社会与国家的良性互动,是回族社会与国家互动关系的主流,是回族伊斯兰教社会功能的主要方面;提出伊斯兰教对回族的国家认同具有双向度效用的核心论点。通过S区、N镇与国家互动的历史考量,阐释了国家的民族宗教政策是影响回族社会与国家关系、以及伊斯兰...  (本文共32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民族研究》2017年04期
民族研究

国家认同与族群认同的共生:理论评述与探讨

作为当前国内民族研究领域的一大热点,多族群国家认同的相关研究主要沿着两个方向展开:一是对国家认同与族群?认同关系的理论分析,二是对多族群国家认同建构路径的实践探讨。其中,国家认同与族群认同的关系吸引了众多学者的关注和参与。?“在多族群国家中,不进行族群认同的探究,就无法进行国家认同的考察”,?“脱离民族认同而单独考察国家认同,既不能将问题说清楚,也完全没有意义”,?正是在这种意义上,国家认同与族群认同的关系成为了多族群国家认同研究中的“元问题”。从国内研究现状来看,越来越多的学者对两种认同关系的判断从冲突对立转向共生共存,整体上呈现出冲突论与共生论二元对垒的基本态势。有学者将我国学界对这一问题的主流观点归纳为“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共存于个体的观念和意识中,应有机地统一起来,不是非此即彼;二者的长期共存是客观事实,并不必然是矛盾与冲突的情况,实践中可以存在良性互动的共生关系”。?然而,在这种理论转向带来的表面均势背后,却无法掩盖两种...  (本文共16页) 阅读全文>>

《理论视野》2009年08期
理论视野

族群认同与国家认同:和谐何以可能

自20世纪中期以来,认同问题一直备受学界关注。认同是自我(self)与他者(other)间关系的认定,指社会成员对某种群体归属的认知和情感依附。这一理论源于心理学对个人归属感的研究,回答和解决“我是谁”和“我如何与他者相处”的问题,对群体而言,同样存在着“我们是谁”和“我们如何与他们相处”的问题。当代社会的认同大体有两种类型。一种是族群认同,侧重文化上的归属。“某种群体由于体质类型、文化的相似,或者由于迁移中的共同记忆,面对他们共同的世系抱有一种主观的信念,这种信念对于非亲属社区关系的延续相当重要,这个群体就被称为族群。”[1]强调历史文化传统是族群特性的重要基础和族群认同的核心内容。另一种是国家认同,强调政治上的归属;指一个国家的公民对祖国的历史文化传统、价值观、理想信念、国家主权等的认同,从而形成捍卫国家主权和民族利益的主体意识。在多民族国家内部,族群认同和国家认同处于不断的交叠互动之中,表现出一致与冲突两种不同趋向,影响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吉首大学
吉首大学

蒙古族电影中的族群认同与国家认同的关系研究

随着经济的发展,人类文化交流的增强,他者文化的不断介入,在今天,有关身份认同的问题,比历史上的任何时候都变得更为突显。“认同”问题近年来之所以会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是因为在身份认同中“自我”与“他者”的区分,尤其是探究“我是谁”的这一论题,在文化交流异常频繁的语境下,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和异常重要。本文以新中国55个少数民族中最有代表性的蒙古族电影作为研究对象,考察新中国成立六十年来,蒙古族电影中的国家认同、族群认同在不同的历史语境中的关系状态及其历史演变,通过对具有代表性的蒙古族电影中的故事情节、人物对话、场景描述的分析,我们发现,在十七年时期,为了大一统国家政权的建设,蒙古族电影中国家认同对族群认同进行了弱化。文革结束之后(1977年)到20世纪90年代,这十余年的时间里,国家政权相对稳定,经济文化稳步发展,蒙古族电影集中展现的核心观念则是民族融合,与此同时,国家开始允许少数民族对于自我个性的张扬,民族话语逐渐融入国家话语。最后...  (本文共4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贵州民族研究》2012年05期
贵州民族研究

历史记忆、族群认同与国家认同——以云南河口县岔河难民村为例

一、问题的提出20世纪50年代,在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和国际意识形态的影响下,东南亚一些国家掀起了反华排华浪潮,尤其是70年代末,越南推行对外扩张和残酷的反华政策,导致大量来自越南、老挝和柬埔寨的难民从云南和广西涌入中国境内。其中,从1978年至1980年,先后有大约28万越南难民涌入中国境内,中国政府采取了社会融合的独特方式,将这些越南难民安置到广西、广东、江西、云南、福建、海南等省196个华侨农场或国营单位。[1]中国学术界将因排华或战争等原因不得不回国的华人称为“归难侨”或“难民”,如1979年因越南排华而被迫回国的越南华人,而将自愿回国者称为“归侨”,如20世纪50年代之后回国的印尼华侨。但在实践中,以上几个术语并无严格的区分。由于20世纪70年代末回国的越南华侨经常被当地社会赋予“难民”身份的历史烙印,考虑到1951年日内瓦《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有关难民地位和难民身份规定以及越南归侨的身份认同问题,本文倾向于采用“难民”...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美与时代(城市版)》2015年11期
美与时代(城市版)

论多民族国家的族群认同与国家认同

近年来,学者们对族群认同与国家认同的关系问题产生兴趣并广泛关注,意识到在中国这样一个多民族国家内部,族群认同与国家认同所带来的矛盾、冲突与危机。以奇格蒙特·鲍曼为代表的学者,认为族群认同与国家认同存在矛盾冲突,将族群认同与国家认同视为非此即彼、互相矛盾和对立的事物。笔者认为这样的认识过于简单,而本文将针对“冲突论”命题的核心内容展开分析批判,补充说明二者之间的和谐共生关系。一、“族群认同”与“国家认同”在对冲突论进行批判之前,需要对其认同研究中涉及的“族群认同”与“国家认同”作一个简单说明。(一)族群认同族群认同有两种内涵,即对内认同与对外分界,这属于文化认同。其一,对内认同,代表的是对自身所在的族群文化的接受与认可,在感情和心理上趋同,在族群内部形成一体感,让这个范畴内的区别看上去很小,构建一个同质化的内部世界,使得该族群成员团结起来,凝聚在一起,形成集体力量;其二,对外分界是与别的族群之间相区别,让这个范畴之间的区别看上去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