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汉清文鉴》与《御制增订清文鉴》的比较

18世纪70年代初,中国刊行了满汉两体的《御制增订清文鉴》(本文以下简称《清文鉴》)。稍后,朝鲜司译院以前者为蓝本刊行满汉朝三体的《汉清文鉴》,但做了删节。《清文鉴》满文词条为18634条, 《汉清文鉴》满文词条为13673条。蓝本中的4961个词条没有被《汉清文鉴》收录,占蓝本词汇的26.6%。日本学者今西春秋曾经说过, 《清文鉴》收词18700余条,而《汉清文鉴》删去其中大约20%的词条,把《汉清文鉴》的词条算多了。 下文先列《汉清文鉴》收录的词条,后列《清文鉴》中被删词条,加圆括弧以示区别,采用《新满汉大词典》(胡增益主编)的转写方法,用阿拉伯数字表示《汉清文鉴》影印本页码。 1.名词和名词性词组,凡属同类事物的,有选择地加以收录,在多数情况下,往往只留少量较有代表性者。例如: 轿、暖轿、亮轿、驮轿、彩亭、爬山虎(P369) (交椅亮轿、金漆亮轿、彩漆亮轿、活杆亮轿、填漆亮轿) 扁条(P380) (高丽扁条、光扁条、夹馅扁...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紫禁城》2010年08期
紫禁城

故宫藏珍本《御制兼汉清文鉴》——兼谈清内府刊刻、收藏的满蒙文词典

故宫博物院图书馆藏《御制兼汉清文鉴》为满汉合璧标音词典,该词典卷端满文题名"han i araha manju gisun i buleku bithe",汉译为"御制清文鉴",因有满文《御制清文鉴》词典在先,因此这部满汉合璧本就称《御制兼汉清文鉴》(han i araha nikan hergen kamciha manju gisun i buleku bithe)。(图1)书中没有与编者、成书年代相关的记载,关于该词典学术界尚未关注,只有笔者所著《清代满蒙文词典研究》1中简单介绍了基本情况,本文分析该词典语种、注音、词语内容等,并与清代其他相关词典相比较,考订其大约的成书年代,介绍其使用价值、学术价值。成书年代(一)清代满蒙文词典语种和标注项目符合乾隆朝时代特色康熙、雍正年间编纂的满蒙文词典主要以单语种或双语合璧的注解词典、对照词典为主,如《御制清文鉴》为满文词典,图2£《大清全书》、《满汉同文全书》、(图3、图4)《清文...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03期
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论清代满蒙文大型“分类词典”的发展演变

清代编纂了大量满蒙文词典①,笔者目前统计到的清代满蒙文词典共有168种,其中分类词典②是编纂最早、词汇量最丰富、规模最大、语种最多、发展变化最具特色的一类词典。根据“类目”体系可把清代满蒙文分类词典分为中小型分类词典、大型分类词典两类。大型分类词典,计有38种,约占清代满蒙文词典22%。依据其纂修者,可分为官修、非官修词典两种。无论是官修的还是非官修词典,其中有相当一部分词典均以“清文鉴”、“文鉴”、“鉴”等来命名,从而在大型分类词典中逐渐形成了系列“清文鉴”。清代“清文”指满文③,“鉴”在此指辞书,所以“清文鉴”指的是满文辞书。一、早期大型分类词典之“二百八十类分类体系”的形成和发展(一)康熙年间满文单语种大型分类词典的产生康熙敕撰《御制清文鉴》是清代皇帝敕令编纂的第一部满文官修分类词典,也是第一部以满文注释满文词义的注解词典。满族入关后实行了“同文之治”政策④,采取积极学习汉族等先进文化的措施。为了更好地学习中原儒家文化,自...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北方语言论丛》2012年00期
北方语言论丛

朝鲜王朝司译院类解书《汉清文鉴》研究

一朝鲜王朝司译院是韩国历史上李氏朝鲜王朝时期(1392耀1910)培养翻译人才的专门机构,设有汉、蒙、清、倭四学。司译院在译学制度建立以后编写了大量供译官语言学习、翻译、科考用的书籍,这些书籍统称为“译学书”。朝鲜半岛培养满语(女真语、清语)翻译人才的历史由来已久。在韩国史书《高丽史》中,就有数条关于高丽王朝(918~1392)设置女真语通事和刊行女真文书籍的记载。从清学书《三译总解·序》等资料提供的信息看,“丁卯胡乱”(1627)后,朝鲜王朝深感满语文的重要性,着令司译院修订古代流传下来的女真文书籍,以满足培养满语翻译人才的需要。在修订的过程中,译官发现由于时代变迁、语言的发展以及书中原本存在的错误,如果继续使用这些书籍来学习满语是无法与当时的满人沟通的。于是,朝鲜王朝就根据当时的丞相兼司译院都提调吴允谦的建议,指派译官申继黯跟随朝鲜赴北京的使团出行,用十年时间研习满语。在这十年间,恰逢中国方面进行老满文到新满文的文字改革工作...  (本文共16页) 阅读全文>>

《满语研究》2014年02期
满语研究

满文词语探微——以“茶”为例

随着满族社会文化的急剧变化,满语词汇的变化也异常迅速,其中主要表现在词语数量方面。以官修辞书为例,康熙朝《御制清文鉴》收词12 000余条,乾隆朝《御制增订清文鉴》正编“综计续入新定国语五千余句”1,这“五千余句”包括词和词组,数量可观,包罗万象。本文以“茶”为例,略陈一二。一、条目的增加康熙朝《御制清文鉴》将“茶”归入“食物部”的“茶酒类”,乾隆朝《御制增订清文鉴》《御制满珠蒙古汉字三合切音清文鉴》《御制五体清文鉴》均沿用此分类。“茶酒类”在《御制清文鉴》中包括酒、茶、奶和酸水等饮品,词目“茶”的释义由康熙朝的1条增到乾隆朝的6条。仔细分析新增词目的来源发现,新增的genggiyen cai“清茶”、kara cai“黑茶”、sun i cai“奶茶”、malanggūcai“芝麻茶”和ufa cai“面茶”等词条,原存于《御制清文鉴》“茶”的释义部分,而在乾隆朝《御制增订清文鉴》被单独列为词条,加以解释。以下分别是《御制清文...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满语研究》2013年01期
满语研究

《御制增订清文鉴》刻本初探

一、《御制增订清文鉴》概况《御制增订清文鉴》(han i araha nonggime toktobuha manju gisun i buleku bithe)是由清高宗弘历敕修,保和殿大学士傅恒领衔修纂的一部满汉合璧释义辞典。此前,清圣祖玄烨曾敕修过一部《御制清文鉴》(han i araha manju gisun i buleku bithe)。这是第一部由皇帝敕修的满文辞书。《御制清文鉴》以明代梅膺祚所编《字汇》为基础订立条目,首列满文词语,下列满文注解,再下附古书例句。该书在编排体例上取法宋代类书《太平御览》,设部、类两级分类,所有条目以类相从。全书共20卷,卷首1卷,设36部、280个小类,收录词条约12110条。后附总纲4卷,按满文十二字头顺序编排。正因为如此,后人在编制书目时,就很“自然”地将这部满文辞书归入子部类书类。同时,该书的功用也相应地发生了某种改变。满族发源于我国北方偏隅,由于社会发展水平落后于中原的汉...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满语研究》2013年02期
满语研究

《御制增订清文鉴》刻本补叙

《御制增订清文鉴》的刻本不止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武英殿刻本之观点非笔者首谓。李德启先生曾就职于国立北平图书馆。1933年,他与于道泉先生合作出版的《满文书籍联合目录》,将《御制增订清文鉴》的版本著录为“武英殿刻本”,未注明版刻年代。从现存情况来看,中国国家图书馆和北京故宫图书馆的藏本,均非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武英殿原刻本,而是据殿本的翻刻本。李德启先生发现了此问题,未标注版本年代,但仍著录为“武英殿刻本”,虽是错误,但尚可理解。当时,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殿本已经难得一见,且不具备比对异地收藏诸多版本的便利条件,因此,《御制增订清文鉴》的版本被错误地著录为殿本,其情可宥。另外,通过比对中国国家图书馆和北京故宫图书馆的藏本,可知此二藏本,确系由殿本所出,是真正的殿本嫡系,因此,著录为殿本亦不为过。《辽宁省图书馆满文古籍图书综录》指出,《御制增订清文鉴》除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殿本外,还存在第二三个刻本,并著录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