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悖论:另一种真实——解读陈世旭的小说创作

以短篇小说《小镇上的将军》跃上文坛的陈世旭,如今已经走了20多年的创作历程。20多年来,他在小说的沃土里勤奋笔耕,播撒着也收获着希望;热情关注着小镇人物的命运和小镇社会世相,也探索和思考着城里人、文化人尤其当代知识分子的精神世界,不断寻求新的冲刺、新的探索,不断地实现着艺术的新突破。从《小镇上的将军》到《惊涛》到《镇长之死》,从《裸体问题》到《试用期》到新作长篇小说《世纪神话》,行进的脚步是坚实的。总之,陈世旭的小说创作无论在题材、主题的开掘还是艺术表现方面,都给人一种另辟蹊径的新鲜感。本文从解读陈世旭小说创作代表性文本入手,勾勒出陈世旭小说创作的艺术发展轨迹,揭示其永远年轻而富有朝气的创作心态、创作活力以及永不满足的艺术追求的探索精神所在。一小镇曾是陈世旭的创作源泉。从起点颇高的《小镇上的将军》,到1985、1986年陆续出版的《小镇名人录》,以及1998年重新连缀而成的长篇《将军镇》,无不是从那“带了雕花的骑楼的歪斜破落的房...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18年02期
北京文学(精彩阅读)

陈世旭的胆识和功力——评陈世旭的《老玉戒指》

陈世旭是文坛宿将。慕不已。而危天亮不为所动老关系包氏公司大公子捐赠1979年发表在《十月》创刊号甚至逃之夭夭。危天亮正当巨额款项盖房子,社里达到上的《小镇上的将军》,让陈地处理男女关系反而遭到嘲了目的,并允诺他可以先选世旭名满天下。正气凛然的笑甚至人身攻击。陈世旭用最称心的房间,危天亮果断将军和小镇上多情重义的人一种极端化的方式状写了当拒绝了;二是与“老玉戒指”们,至今仍在我们的记忆下的世风和人心。有关。当陈志们认为“谍战中。这是只有那个时代和那逃出讲习班的危天亮从片”抢手,有利可图的时候,个时代的作家才会出现的小一个困境进入了另一个困他又想到了危天亮。危天亮说。境:他们的编辑部正在选聘的父亲做过特工,危天亮本将近四十年过去之后,编辑室主任。知识分子成堆来也想写一篇这个题材的短陈世旭写了这部《老玉戒的地方,甚至表面的斯文都篇。这时陈志找到了他,表指》。主人公危天亮不是那荡然无存,为了这个职位大示要写长篇电视剧。经过半位落难的将军...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学自由谈》2017年02期
文学自由谈

陈世旭作品

~~陈世旭...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17年05期
北京文学(精彩阅读)

没有故乡——建国街史记

这是著名作家陈世旭一组描摹当代生活世相的小说。据说微信朋友圈上有人将文学作品这么分类:一等阐释哲理;二等开掘人性;三等描摹世相。三等最为低级。陈世旭自谦说:“我的写作,最多忝列三等。我唯一能努力的是尽可能描摹得给人多少留一些印象。”读完陈世旭的这组小说,不知读者诸君会怎样评价。一三不抖建国街社区每年的重阳节活动很人性化:除了自愿报名参加的琴棋书画歌舞比赛,到秋游登高之类的集体项目,七十岁以上,会有一个免费午餐;八十岁以上行动不便的,家人可以代领一份礼品。今年因为匡正风气,午餐仍有,是自助餐,很简朴。不过出席领导的规格大大提高了:以前社区领导来出席的最高是一位分管群工的副主任,这次新上任的一把手李芳华书记亲自来了。李芳华大学毕业当了几年村官,回来分配到建国街社区接替调动工作的前任书记。她一来,重阳节午餐座位的安排有了新讲究。以前都是老人们自己凑桌,凑完了,一看,当过官的和没当过官的阵容很分明。这回,李芳华说,都是大爷大妈,按年龄大...  (本文共31页) 阅读全文>>

《海内与海外》2017年03期
海内与海外

假如我有机会选择导师

□文/陈世旭不晓得为什么,祖父在我一出世就认定了我只能做读书人。临终前,他把我父亲母亲叫到床前,交待说以后不管怎样难,都要让他孙子读完大学,考上状元。那时候是1956年,科举已经是遥远的事情,但年近九旬的老人满脑子仍是一大堆旧梦。他的话不幸言中。以后的确有了很难的日子,以至初中毕业之后,我不能不失学。父亲和母亲为此终生都对老人怀了深深的内疚。上大学成为我一生最大的愿望之一。在乡下插队和在县城工作的近20年时间里,读大学和同异性的亲密接触一样充满了我青春期骚动的梦境。上世纪80年代的一天,忽然听到有大学招收插班生的消息,我连一分钟也没有犹豫,立刻就开始积极准备考试,并且最终成为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插班生,过了两年认真而忙碌的学生生活。大多数日子,我每天早上5点以前起床,人五人六地背外语单词,整理头天的听课笔记,用早点。然后就这里那里地去找教室,找座位。有些热门的课,去晚了没有座位,就只能坐在阶梯教室的台阶上。我因此有幸见识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太湖》2017年05期
太湖

本色陈世旭

初识他的感觉是既平易又亲近。平易在于他一身着装朴素得体,干干净净;亲近在于他见人平和有礼,冷静诚恳。一打听,方知他就是我们邻省的作家陈世旭。陈世旭阅历丰富,知甜知苦。1964年初中毕业,他才十六岁,就去到籍北一个农场独立谋生,种了将近十年棉花。他的文学爱好,早在幼小时,就被老师发现并被激发出来。在小学五年级时,其作文常被老师表扬,受到莫大的鼓励。初中时,学校文学社团举办的诗歌、散文活动成为他早期的文学练习。文革十年,社会动荡,他仍然坚持着文学的爱好。1979年短篇小说《小镇上的将军》在《十月》杂志的发表,改变了他的命运。该小说取材真实人物的故事。小说层层递进,人物的性格品行逐渐展现。其语言利落、质朴而又蕴含哲理,引发读者思索。小说获1979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他随后被调到省城文化单位,有了很好的写作条件。真正是三十而立。人到中年,为了改善知识结构,他又进入大学求学。期间,出版了以农场生活为题材的长篇小说《梦洲》,毕业后又出版了...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太湖》2017年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