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联邦党人文集》:古典共和主义与自由共和主义之分野

在西方思想史上,共和思潮由来已久。文艺复兴时期前后,主要理论家有西塞罗、普鲁塔克、马基雅维利等,后来则有法国的卢梭和雅各宾党人。他们的思想,史称“古典共和主义”。17-18世纪的英美思想家们对这一思想传统进行了彻底的改造,实现了古典共和主义向自由共和主义的转变。在这一转变过程中,古典共和传统中的一些成分被抛弃,而且增添了其过去所没有的新的活力,其代表人物有孟德斯鸠、洛克、休谟和美国的联邦党人。其中,美国的联邦党人不仅在理论上,而且在实践中完成了这种转变,使自由共和主义理念在政治制度安排中得以展现。在这一过程中,其思想来源即是由美国开国元勋詹姆斯·麦迪逊、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约翰·杰伊共同写就的《联邦党人文集》。一古典共和主义的基本理念在人类政治史上,共和作为一种政体,是作为君主政体的对立物而产生的。孟德斯鸠说:“共和政体是全体人民或仅仅一部分人民握有最高权力的政体。从词源学上讲,‘共和’的意思基本上相当于公共财富或公共利益,共和...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04期
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大国治理与政治平衡——重读《联邦党人文集》

一、引言1787年费城制宪会议结束后,反对新宪法的力量很强大,12个州必须有9个州批准,宪法才能生效。支持宪法和反对宪法的双方展开了一场大辩论。在辩论中,出现了一系列支持宪法的文章,这便是后来的《联邦党人文集》。它是制宪会议的主要人物汉密尔顿、麦迪逊和约翰·杰伊以普布利乌斯的名义为了在纽约州通过新宪而写的。从行文和学理角度来看,《联邦党人文集》也许是政治思想名著里面最通俗易懂的一本书了。可是,时至今日,它仍然被认为是对美国宪法权威的解读。《联邦党人文集》之所以成为名著,还在于它和美国宪法一起将人类的政治智慧,变成了活生生的政治现实,让自由、民主的政治理想,在一个大国里生根发芽。《联邦党人文集》所体现出来的美国制宪者的思想,是一种平衡的政治艺术。对当时的美国制宪者来说,“为大多数代表接受的共同哲学是平衡政府哲学。”英国著名的历史学家阿克顿勋爵在研究了西方民主政治的发展后感悟到:“妥协是政治的灵魂。”《联邦党人文集》的作者,还有背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开放时代》2004年04期
开放时代

《联邦党人文集》的遗产:以审议性民主为中心的分析

审议性民主(dehberativ。democracy)是本文的核心概念,又鉴于这完全是一个外来的概念,而且迄今为止对于国内学界尚显陌生,所以对之加以简要讨论是必要的。 正像社会和政治理论中大多数重要概念一样,关于如何界定审议性民主的内涵,西方学界并没有形成明确、统一的意见。不过无论如何,关于这一概念的最低限度的共识还是可以粗略勾勒出来的。按照埃尔斯特(Jon Elster)的说法,审议性民主就是体现了审议性质的民主,它应当同时具备审议的一面和民主的一面:所谓审议的一面就是指决策的过程要通过参与者彼此交换理性的意见来进行,这些参与者都要致力于理性的和公正的价值;所谓民主的一面则是指所有将要受到某一集体决定约束和影响的人自己或其代表都应参与到这一决策过程中来。① 但是,埃尔斯特又指出,在什么可以构成审议这个问题上,学者们发生了广泛的分歧。有的从结果上加以界定,认为由于理性交流发生了内在的偏好的改变才可以看作是审议;②有的则从过程上进...  (本文共18页) 阅读全文>>

《学理论》2015年23期
学理论

美国十字路口的使命与理性思考——读《联邦党人文集》有感

读罢《联邦党人文集》最先感到震撼的便是联邦党人所背负的厚重的使命感,在他们看来,他们不是在起草一个文本,而是在为美国人民的永久幸福和安全构建出一个最有保障的制度框架。这种发自内心的使命感让他们的论证和说理从最开始便多了一份道德底蕴,让他们能够站在历史的角度来审视所面临的当下问题。文章开篇便提出困扰人类社会千百年的问题“人类社会是否真正能够通过深思熟虑和自由选择来建立一个良好的政府,还是他们永远注定要靠机遇和强力来决定他们的政治组织。”他们没有回避,而是勇敢地承接起了回答这个问题的责任,因此他们的视野和情怀超出了北美这块新生大陆,直抵全人类的幸福。于是他们说“由此看来,假使我们选错自己将要扮演的角色,那就应当认为是全人类的不幸。”在行文过程中,联邦党人不仅把这当作自己的使命,更将其视为是全美人民的责任,因为他们知道最终做出选择的是美国人民,他们说:“美国人民在追求一种新的和更为崇高的事业。他们完成了一次人类社会上无可比拟的革命。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外国法制史研究》2008年00期
外国法制史研究

立宪设计的五个规范性原则——对《联邦党人文集》的解读

在政治思想史上,《联邦党人文集》的特殊性不言而喻。它不是专门的理论著作,其唯一的目的,是劝说纽约州人民批准新的联邦宪法,其最初发表的形式,也不是中规中矩的部头专著,而是85篇报刊文论。既然为特殊目的写就,其要解决的问题也直接与美国当时面临的困难有关:为克服邦联体制的缺陷,它支持建立一个有活力的全国政府;为消除人民对联邦政府的恐惧,它要说明受到民意约束、体现分权制衡原则的公共权力与个人自由是协调的。与抽象阐述政治学说的思想家们不同,联邦党人的政治理论寓于对具体问题的讨论。马丁·戴蒙德评价说,《联邦党人文集》“使最迫切的政治间题的讨论与理论问题的探讨这两者之间发生联系”。①文森特·奥斯特罗姆说:“它富有公理性的断言和假设性的命题,其所具有的一般意义多于过眼烟云的紧急时刻的政治辩论。”②为了获得这种“一般意义”,本文根据联邦党人对具体宪法制度的讨论,归纳了他们关于立宪设计的五个规范性原则:(l)使私利服务于公益;(2)防止做自己案件的...  (本文共17页) 阅读全文>>

《中国法律评论》2016年01期
中国法律评论

理解美国宪法的钥匙:《联邦党人文集》

一、《联邦党人文集》的缘起1787年美国发生了一件大事,55位国父齐聚费城,制定新的宪法。这个宪法和当时正在施行的《邦联条例》存在一些根本性的区别,因此,当这部新宪法制定完之后,更准确地说,当它起草完毕之后,面临着一个批准的问题。因为很多人对新宪法有异议,于是就打算阻止新宪法获得批准,也有人在当时的报刊上发表了一些批评新宪法的文章。这时,新宪法的有力支持者亚历山大·汉密尔顿认为有必要回应,阐释新宪法的基本原则和内容,澄清各种各样的误解和偏见。于是,他就邀请詹姆斯·麦迪逊和约翰·杰伊一起在纽约的报纸上撰写系列文章,从1787年10月到1788年8月,一共撰写了85篇,后来结集成册,就有了《联邦党人文集》。汉密尔顿写得最多,一半以上的文章都出自他的手笔,麦迪逊其次,但被认为写了其中一些最重要的篇章,写得最少的是杰伊,可能因为他中途生病所致。这本书的中译本比较多,至少有四五个,比较早的是商务印书馆出的《联邦党人文集》,1后来又出了尹宣...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