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刑法对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规制

2016年11月16日,国家工商总局认定,利乐集团凭借其在市场多个领域的支配地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的有关规定,对利乐集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违法行为处以6亿余元人民币的处罚。利乐集团的行径和结局除自身对我国法律认识不足外,与我国对滥用市场支配相关法律不完善和反垄断法缺乏足够的威慑力有着必然的联系。目前,我国法律仅对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规定民事责任和行政责任,刑事责任缺失导致《反垄断法》的实施效果大打折扣。在我国法律体系中,刑法除了具有自身独立的法律功能外,刑法制裁方法的严厉性实际上决定了刑法能够成为其他法律的保障法。刑法的保障功能未能发挥,导致利乐集团多次违反《反垄断法》的规定,给相关市场上的消费者和经营者带来了巨大的伤害。据此,文章认为有必要从现行法律体系出发,对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进行刑法规制。一、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定义及其认定(一)市场支配地位的定义欧共体对市场支配地位的定义是:企业在不用考虑其他市场主体情况下...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郑州师范教育》2017年06期
郑州师范教育

试论大数据企业“市场支配地位”认定规则的困境及重构

大数据是互联网时代发展的产物,具有广阔的商业前景,其发展规模逐渐扩大并渗透到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1]。在大数据背景下,对相关企业“市场支配地位”的认定是规制大数据企业垄断现象、推动大数据企业发展的重要前提。有关大数据开发和利用的研究最早起源于美国等西方国家。目前为止,有关大数据的概念没有一个确定定义。美国麦肯锡公司(研究大数据的先驱)在其报告《Big data:The next frontier for innovation,competition,and productivity》中指出大数据是指存储量十分巨大的数据库获取、管理、分析数据能力的数据集。大数据作为一种新型资源,成为人们竞相争夺的交易对象。随着大数据交易的应用及普及,数据资源的价值逐渐得以发现和挖掘,数据交易规模也在逐渐扩大并且数据交易也在集中,某些企业在大数据市场交易中逐渐取得支配地位。大数据企业“市场支配地位”是指大数据经营者凭借自身在市场上所拥有的特殊地位和...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法学》2018年01期
法学

共同市场支配地位法律分析框架的建构

我国《反垄断法》施行十年来成效显著。在执法层面,我国执法机构处理的违法行为已几乎涵盖了所有类别的垄断行为,其中“高通案”[2]的罚款数额在世界反垄断史上排名第三;在学术层面,对反垄断法的研究也遍及《反垄断法》的方方面面。[3]但是,目前对“共同市场支配地位”的学术研究仍待挖掘。共同市场支配地位是我国《反垄断法》中的一个重要概念,由第19条以三个基于市场份额的法律推定而被明确规定,只是在提出共同市场支配地位概念后,该条既未解释何为共同市场支配地位,也未提供任何明确的分析方法,这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共同市场支配地位法律规定相对不确定之窘境。但是,法律层面的不确定性并未延缓实务执法的进程,我国法院至少已在3起案件中简单涉及了共同市场支配地位问题,商务部也已在8起经营者集中审查案件中对于共同市场支配地位的相似概念——协同效应展开了较为深入的分析。遗憾的是,这些案件依然未能解释共同市场支配地位的成因,也未以判例形式构建此概念的法律分析框架,...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法学》2018年01期
《法制博览》2018年17期
法制博览

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的法律规制

一、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法律规制的现状及其缺陷(一)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法律规制的现状《反垄断法》是对滥用市场主体支配地位行为进行规制的最重要的法律法规。而在该法中,也对“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进行了较为全面的规定。《反垄断法》第17条对市场支配地位行为的含义进行了规定,第19条规定了推定属于市场支配地位行为的情形,通过此条规定,可以看出该法在对市场支配地位行为进行界定时,采用的是推定的方式,依据特定情形的存在,来判定经营者实质上取得了市场支配地位行为。《反垄断法》第47条、第50条规定了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所应承担的法律责任。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应该依法承担相应的行政责任及民事责任,这也体现了法律对这一行为的规制与约束,体现了对民事主体合法权益的维护与通过惩治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不法行为表达国家对该行为的否定性评价。《反垄断法》以专章的形式对“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进行了规定,体现了法律的进步之处。(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港口》2018年10期
中国港口

反垄断法制度体系与企业风险应对(二)

(接上期第63页)2.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1)市场支配地位的认定反垄断法禁止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以行为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为前提。企业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意味着其可以不受竞争对手、消费者的约束而自由确定自己商品的价格,即当其提高商品价格时,仍能在较长的一段时期内有利可图,因为消费者无法“用脚投票”,只能继续购买、使用高价产品。认定市场支配地位的前提是界定“相关市场”,主要包括相关商品市场和相关地域市场。界定相关市场是为了找到被指控企业的竞争对手,既包括竞争性产品的范围,也包括竞争性地域的范围。只有相关市场界定清楚了,才能判断某个企业市场力量的强弱。根据《反垄断法》第18条的规定,在相关市场界定清楚之后,通常依据下列因素判断企业是否具有支配地位:该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以及相关市场的竞争状况;该经营者控制销售市场或者原材料采购市场的能力;该经营者的财力和技术条件;其他经营者对该经营者在交易上的依赖程度;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竞争政策研究》2017年05期
竞争政策研究

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的关联主体及处罚问题分析

一、两起差别待遇案的“差别待遇”收违法所得。该案中,烟草公司对烟草零售商“金鹰公司”的货源分配给予优先保障,歧视其根据《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第(六)项规他同等零售商。执法机构“鉴于烟草属于专卖定,禁止“没有正当理由,对条件相同的交易相商品,其销售数量、销售价格均由国家计划决对人在交易价格等交易条件上实行差别待遇”。定,烟草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未能增内蒙某盐业公司差别待遇案(内工商处罚加额外收入,本案不作没收违法所得处理”2。字[2016]4号)中,执法机构认定:盐业公司我国实行烟草专卖制度,烟草公司按照地域范在毗邻外省地区开放供应全部食用盐,但在内围垄断卷烟批发,每年的批发总量和批发价格陆地区只供应高价湖水晶盐,其差别化的供应不是基本确定的。无论本案中烟草公司如何分配具备合理理由,造成了竞争损害,并获取了垄断(紧俏烟)货源,获取的收入都确定的,不会因利润。最终执法机构对其违法所得予以没收1。为差别待遇行为获取额外收入,也就没...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