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禅宗与唐诗之融通

唐代是诗歌与佛教新变繁荣的时代。诗在六朝的发展下至唐代成熟而诸体均备 ,禅在各宗衍化下至唐代禅宗兴盛一花五叶 ,于是佛教与诗歌有了新的融合。就禅僧方面来看 ,从晋代支遁、慧远的禅理诗开始 ,至唐代形成诗僧辈出的现象 ,由佛经翻译的偈颂到禅师颂古、示道的禅诗 ,以诗寓禅在唐代有了大步的发展。就文士方面来看 ,文人礼士与方外僧徒过往频繁 ,诗作中多涉禅语、用禅典、示禅机 ,以禅入诗进而以禅喻诗等 ,也显见唐诗在诗歌创作与理论上的新发展。诗之象征性有助示禅 ,多为禅师引借运用 ;禅之内涵可以开拓诗境 ,增补诗歌内涵与理论 ,已是唐人普遍的现象。一 唐诗与禅宗融通之基础诗与禅之所以能互相融通 ,主要因其有相似的某些特质。本文试就诗的本质与禅的本质来看其融通的基础。胡晓明《中国诗学之精神》认为 :“诗禅沟通之实质 ,一言以蔽之曰 :将经验之世界转化而为心灵之世界”。[1] 周裕锴《中国禅宗与诗歌》认为 :“诗和禅在价值取向、情感特徵、思维...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鸡西大学学报》2015年07期
鸡西大学学报

浅析严羽《沧浪诗话》“以禅喻诗”的审美动因

严羽最显著的诗歌理论就是以禅喻诗,其《答吴景仙书》中云:“仆之《诗辩》,乃断千百年公案,诚惊世绝俗之谈,至当归一之论,其间说江西诗病,真取心肝刽子手,以禅喻诗,莫此亲切。”[1]王士祯多次援引《沧浪诗话》原文,并且对以禅喻诗的论诗方式大加赞赏,《蚕尾续文》中云:“严沧浪以禅喻诗,余深契其说,而五言尤为近之。”一以禅喻诗以及“禅”对严羽的影响唐五代就已经有“以禅喻诗”的例子出现,只是这时还没形成一定的气候。北宋中期以后,“以禅喻诗”的风气渐盛,一直蔓延及影响到南宋。所谓“以禅喻诗”便是指把禅宗的一些思维方法和话语形式引入到诗学中,借用禅学来喻诗学。禅宗的世界观和思想方法是如何影响中国诗论的呢?禅宗是六朝佛教义学的重要内容,直至唐,便有了完全中国化的佛教派别——禅宗。它试图摆脱从印度传来的佛教的束缚,发展出一套“明心见性”“顿悟成佛”的学说。在理论和实践上进一步与中国的传统和士大夫的生活习俗相协调。因而禅宗便在中国,尤其是在士大夫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现代妇女(下旬)》2014年02期
现代妇女(下旬)

论以禅喻诗的误区

禅属宗教,诗属艺术,是两种不同的意识形态。禅立足于彼岸世界,诗根植于此岸世界,对于人生的价值和功用有本质的不同。然而,自禅宗从唐代安史之乱后确立以来,与诗歌发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诗禅相融合,成为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个独特现象。严羽在其《答吴景仙书》中直接表明自己论诗的方法:“以禅喻诗,莫此亲切。”严羽有意识地借禅学范畴,建立自己的诗学体系,其实这段话中的比喻错谬甚多,清人冯班早就在他的《钝吟杂录》卷五中指出严羽在禅学方面的错误了。佛家有三乘:一菩萨乘、二辟支乘、三声闻乘。菩萨乘普济众生,故称大乘;辟支、声闻仅求自度,故称小乘。而严羽则将辟支、声闻视为小乘以外的又一乘。临济、曹洞二宗俱出自南宗,机用不同,但均为最上一乘,而严羽却将曹洞视为小乘,看来,严羽对于禅学业未必精熟。他只是用一系列禅语,建构自己的诗学思想体系。严羽只是用禅来比喻,借“禅道妙悟”来比喻“诗道妙悟”,没有更深层次的含义。“妙悟”说是严羽诗学思想的核心范畴。“妙悟”成...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战线》1988年04期
社会科学战线

略论禅与诗

中国文人较普遍地接受佛教,是在东晋以后。从那个时期开始,诗与禅就逐渐结下了不解之缘。特别是唐代以后,禅宗大兴,以诗明禅、以禅人诗成为风气,在此基础上又形成了_两宋以禅喻诗的诗论。近年来,人们更多地注意到佛教对文学的影响,也出现了一些论及诗、犷禅关系的论著。笔者不惴浅陋,亦就此略献当议,以求教于各位前辈和同道。_·{ 禅与诗的契合点 古代禅师们以诗明禅,诗人们以禅人诗,这都是把诗、禅二者沟通、结合起来。人们说:-“说禅作诗本无差别。”①“诗为禅客添花锦,禅是诗人切玉刀。”⑧作为宗教的禅与作为文学创作的诗的契合点究竞在哪里呢?这应当从禅与禅宗说起。 禅或称禅那,本是梵语音译,意译为“思维修”,亦音意合译为“禅定”。这是起源于古印度的一种瑜伽功,后来被佛教吸收和发展,成为它的一种修证方法。原始佛教中有所谓t’/又正道”,其中的“正念”、“正定”,即指禅定。它也是佛教徒修习的戒、定、慧三学之一。在北传中国佛教里,习禅得到了特别的重视,以...  (本文共16页) 阅读全文>>

《华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9年02期
华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宋代诗论中的以禅喻诗漫议

宋人论诗,常好借禅以喻。在以以禅喻诗而著称的“沧浪诗话》那里自不必说,即在为沧浪所严厉叱责且又是宋代影响最大晦江西诗派那里又何尝不是如此?曾季狸谓:”后山论诗说换骨,东湖论诗说中的,东莱论诗说活法,子苍论诗说饱参,其实皆同一关捩,要知非悟不可(((艇斋诗话》)。”这里所说的m晤”,即为以禅喻诗的表现。宋人诗论的这种普遍现象,就向我们提出了诸如宋人何以要以禅喻诗,到底禅能否用以喻诗,宋人是如何以禅喻诗的以及以禅喻诗在整个中国文学批评史上的意义等等问题。尽管许多前辈学者对这些问题都作过不少认真的探讨,他们的精辟见解至今仍给我们以深刻启示,,但从另一方面说来,l由于以禅喻诗在宋代波及面的广泛和其对明清以至近代诗论产生的深远影响,我以为对此问1.题还有进一步深入认识的必要。 , 首先我们应注意到:宋人以禅喻诗,有其诗歌理论本身发展的历史必然性。 作为我国古典涛歌艺术高峰的唐代诗歌领域,名家辈出,气象万千,各种风格、各种流-派争奇斗艳,竞...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郑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9年05期
郑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严沧浪以禅喻诗的理论特点及利弊辨析

说诗以禅相喻,这是严羽《沧浪诗话》的主要特征,而借助于“悟”、“妙悟”等禅学概念,有针对性地揭示诗歌艺术的审美特性,描述诗歌所特有的内在神情韵味,则构成了严沧浪以禅喻诗的独特内容。 “悟”在禅家看来,是信佛众生对佛理的认识从感性到理性,进而豁然掌握奥颐的真谛这样一个心理过程或思维形式。而在自我意识中获得了对佛理的最高认识,臻于内心圆融正觉的透彻之境便是所谓的“妙悟”。严羽将“悟”“妙悟”这两个禅学概念借用来解释对于诗道的认识,他把对盛唐第一流作品进行揣摩、品味、涵茹的过程叫做“熟参”,这“熟参”也就是“悟”,而一旦参透并悟出了诗道中的奥妙,达到了圆融透彻的自由之境,便是“妙悟”。这样,诗道和禅道就在“悟”到“妙悟”这样一个心理过程或思维形式上互相勾通了。因此,严沧浪说:“大抵禅道淮在妙悟,诗道亦在妙悟”,故“论诗如论禅”。 然而,只要我们对严沧浪诗论产生的背景稍加考察,就会发现以禅‘喻诗并不是严沧浪的独创,论诗言“妙悟”也并非始...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