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马克思经济学中的唯物史观的意义

马克思的经济学以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为研究对象,而在对这个“具体”的研究中马克思还得到了一些更为一般的认识,这些认识具有方法论的意义,因为它可以用于指导许多具体的经济研究。其中,马克思所得到的唯物史观的重要性是勿庸置疑的。一、马克思、恩格斯自己的评价马克思认为,从总体来看,经济学自斯密和李嘉图以来就没有什么进步。马克思希望他所进行的理论工作“为我们的党取得科学上的胜利”。[1]马克思对自己的《政治经济学批判》是非常重视的,马克思认为这是他十五年,即他一生的黄金时代的研究成果,而且是第一次科学地表述了对社会关系具有重大意义的观点。对于《资本论》,马克思认为它在理论上给资产阶级一个使它永远翻不了身的打击。另一方面,马克思并不认为他的理论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在答复俄国马克思主义者查苏利奇的问题时,马克思郑重指出《资本论》所揭示的历史必然性“明确地限于西欧各国”,并不适用于俄国,因为“在这种西方的运动中,问题是把一种私有制变为另一种私有...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河南大学
河南大学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历史唯物主义方法及运用研究

任何一门科学或学科,都存在着一定的方法论,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即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也是如此。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作为一门社会科学和历史科学,与马克思主义的其他社会科学一样,其最基本的和灵魂性的方法就是历史唯物主义。对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历史唯物主义方法和原理的研究仅限于概括性的讨论是不够的,还要在运用中进一步深化研究。只有通过运用,才能达到对于这一方法的更加深刻的理解和认识。而运用不是被动的,需要研究者主动设定研究范围,选择研究对象,展开自己的研究。历史唯物主义是实践的唯物主义、辩证的唯物主义、彻底的唯物主义。实践是历史唯物主义首要的基本观点,历史唯物主义科学说明了哲学的基本问题和认识论,把历史唯物主义作为辩证唯物主义在社会历史领域的推广的说法是不妥的。唯物史观消除了过去哲学和历史理论的包括最为隐蔽的缺点,是最有系统说服力的科学历史观。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论意义既体现为历史唯物主义是一种不同于以前研究历史的新的并且是科学的方法上,又...  (本文共17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安徽大学
安徽大学

马克思唯物史观的道德维度及其当代观照

唯物史观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核心和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基石,也是我们认识和解决人类社会发展问题的主要理论工具。科学维度是马克思唯物史观的基本维度。但是,唯物史观却不是“道德中立”或“价值无涉”的纯科学体系。实际上,如果我们深入反思唯物史观的出发点与归宿点,认真剖析其批判精神和实践观的深层内涵,不难发现,唯物史观不仅是“真”的学说,亦是批判资本主义、诉求人类解放和自由全面发展的“善”的学说,它内蕴丰富而深厚的道德维度。唯物史观不屑于抽象空洞的道德说教和建立形式化的伦理学,而是把崇高的道德理想、价值诉求隐含于对“现实的人”和“现实的世界”的理性思考之中,隐含于对社会历史发展规律的客观、冷静的剖析之中,隐含于对社会发展价值目标的实践追求之中,因而,它是一种“大善”的学说,是一种最高境界的道德理想和价值诉求。可以说,科学维度与道德维度的统一是唯物史观的内在特质。道德维度是贯穿于唯物史观创立与发展过程始终的内在意蕴和隐性前提,是其科学维度的价值...  (本文共34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范大学

马克思个人观研究

“个人”一直是马克思毕生最为关注的问题之一,亦是唯物史观的核心内容和重要组成部分。众所周知,“现实的个人”是马克思唯物史观的理论前提,也是马克思哲学不同于传统形而上学的起点所在。尽管在马克思著作中有关“个人”的论述和见解比较零散,但其中却隐显着一条以“现实的个人”为主轴的红线。正是通过对“现实的个人”及一系列相关概念的阐释,马克思哲学实现了由形而上学的思辨世界到生活世界,从解释世界到改变世界的转变。近年来,学界关注“个人”在马克思理论中的地位、探讨现实的个人的发展形态、个性生成以及自由等问题,并取得较为丰硕的成果。但总体说来,这种研究尚欠全面和深入。因此,对马克思“个人”观的文本解读、内涵理解和价值挖掘,不仅是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个新的理论生长点,而且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与现代西方哲学展开对话的重要平台,同时也是回应当代世界和中国日益凸现的“个人”问题,从而使得马克思主义哲学走向当代和彰显其时代价值的重要路径和通道。本文以马...  (本文共12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上海社会科学院
上海社会科学院

马克思革命框架中的民主思想及当代价值

马克思的民主思想无疑是一个具有争议性的话题。在国外的理论研究中,马克思的理论体系是否存在民主思想的组成部分是值得怀疑的,即使有不少学者肯定马克思民主思想的存在,但是,这也是从批评的角度展开的,并最终将马克思的民主思想纳入极权主义民主的脉络。当然,不排除一些国外学者为马克思的民主思想所作的辩护,只是,这一辩护多数落入自由主义民主的谱系,要么一味否定马克思有关暴力、专政的论述,要么通过自由主义民主重构马克思的革命理论体系。可见,国外学界在马克思民主思想问题上还是存有较大争议的。问题在于,不管是肯定亦或否定马克思的民主思想,其提供的理由和证据都是不充分的。方面,国外对于马克思民主思想的研究并没有深入到马克思的逻辑结构之中,即唯物史观以及相应的革命分析框架;另一方面,国外研究也容易忽视马克思所处的历史语境,即作为革命年代的19世纪,以及相应的民主在当时所具有的革命内涵。与国外马克思民主思想研究不同,国内在马克思民主思想问题上基本上持有较...  (本文共28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论马克思恩格斯对经济决定论的批判

本文旨在研究马克思恩格斯对经济决定论的批判,尝试厘清唯物史观与经济决定论之间的关系,力求为唯物史观正名。第二国际理论家将唯物史观解读为经济决定论,这引起了晚年马克思恩格斯的强烈不满。既然唯物史观不同于经济决定论,那么,问题的关键则是马克思恩格斯究竟怎样批判经济决定论。要解决这一问题,首先要对经济决定论的自身谱系进行分析。即,通过对经济决定论的社会历史情境与理论语境的还原式分析,梳理第二国际理论家所表现的不同程度的经济决定论倾向,揭示经济决定论的含义及其实质。这既是对“什么是经济决定论”的回答,同时也构成了马克思恩格斯批判经济决定论的原由。马克思虽未有专门的论著来批判经济决定论,但是,马克思对经济决定论的批判是蕴含在从《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到《资本论》及其手稿中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的一条隐性线索。这一批判的具体过程为: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通过对国民经济学的批判,阐明了社会、历史与人等要素相统一的观点,使得唯物史观的解...  (本文共13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