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农田为啥被抛荒

近几年,随着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人口流动速度加快,各种各样原因的农田抛荒现象日趋严重,直接影响粮食作物的生产。一般村组农田抛荒在3%左右,有的高达10%以上,究其原因不外乎如下几种类型:1.人少田多型责任田地承包时人口多,田地承包面积大,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于子女长大成人后升学出嫁、人老病故、年老体弱等原因造成种田人口减少。于是一些村民只种近田、肥田、好田,而那些远、瘦、孬田被抛荒。2.人多田少型在个别地区每人只有几亩薄田,难以维持生计,只得外出打工。家里只剩下老人孩子,无力耕种,又不想租给别人,这样的一部分农田也就逃脱不了抛荒的命运。3.征多用少型现在有些企业、单位、个人,不够实事求是,盲目贪大求全,征买大量的土地,不进行实质性地利用,出现了征多用少或征之未用的现象,造成田地无人耕种,杂草丛生,农田抛荒。4.退耕还林型这部分农田的抛荒,直接原因在于迫于形势,只走过场、不求实际,一些土地“无人问津”;另一方面疏于管理,只栽少管或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江苏统计》1997年10期
江苏统计

农田抛荒现象又在部分地方抬头

金坛、保阳两市农调队在深入村组开展调查研究时发现,一些村组不同程度地出现了“退田”和“无人要”的田块,有的种田大户夏收粮食已基本不种。据金坛市对132户种田大户调查,发现复种指数仅为146.2%,远远低于一般农户180%的水平;其中有40户只种一季水稻,其余时间农田基本荒着。农田抛荒现象在部分地方又重新抬头。究其原因:一是市场粮价一跌再跌,农民收益大幅减少,目前农民手中仍有大量余粮卖不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江苏统计》1940年40期
江苏统计

请珍惜这片热土──浅谈农田抛荒现象

请珍惜这片热土──浅谈农田抛荒现象靖江市统计局王灿明,张守恒—.浅谈农田抛荒现象请珍惜这片热土最近几年,随着各种因素的影响,农家人对土地倾注的热情消退了.变得不太珍惜了.以至农田明暗抛荒,且屡禁不止。据有关资料反映.我市秋冬播农作物,农田抛荒面积由去年的0.44%上升到0.6%。如不及时制止,将直接影响农业生产的发展。究其原因:一、产业发展的不平衡性我国是十一亿人口的大国,吃饭还是个根本问题,农业的基础地位不能动摇,产业之间的联动不可忽视。农民、农业和农村始终是我们党工作的重点所在。我们在经济建设中必须考虑产业发展的平衡。在大力发展二、三产业的同时,要加强对农业的保护和支持,增加对农业和农副产品生产的投入,进一步减轻农民的负担,保护农民种田的积极性.进而保持农业的持续稳定发展。二、农业尤其是种植业的比较效益低下是其直接诱因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经济效益是决定产业、产品结构的驱动力。农业尤其是种植业的比较效益太低。据对部分乡村1992...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安徽决策咨询》2000年06期
安徽决策咨询

抛荒:农民为何作此选择──来自安徽定远县“抛荒现象”的调查

千百年来,土地,是中国农民的命根子。然而,如今中国农村却正在发生着一场大裂变:越来越多的农民开始离开土地,打工如潮,弃耕成风。乡村干部面对村民外流怨声不迭,却又束手无策。最近,我们在安徽省农业大县定远部分乡镇就这一现象进行深入调查和采访,所见所闻发人深省。形形色色的抛荒现象站岗乡齐岗村村民齐保顺一家14口人,承包17.8亩地,如今家里只剩下他、老伴以及需要照看的5个正在读小学的孙子和1个尚未启蒙的孙女。几年前,齐家7个儿女便开始外出打工,老大齐德纯夫妇在上海一家服装厂做工,老二齐德东夫妇在温州服装厂,老三齐德红两口子远在福州烤羊肉串,女儿齐秀去义乌做工,不久,与当地一个小伙子恋爱、结婚了。齐老汉说,几年来,他和老伴实际只种2亩地,剩下15.8亩地抛荒。这个村家家户户都有人外出打工,少到一、两人,多至举家外出。老人们反映,村里年轻力壮的走了,有知识有文化的走了,剩下的都是些老的老、小的小。齐保顺一家只是一个缩影。我们来到村主任王邦...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统计与决策》2001年07期
统计与决策

耕地抛荒现象透视

耕地抛荒是近年来农村出现的一种新情况,少数地方还比较严重,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重视。最近,我们对咸宁市咸安区贺胜桥镇耕地抛荒情况进行了专题调查,发现该镇耕地抛荒现象相当严重,且呈蔓延之势,令人堪忧。贺胜桥镇辖15个行政村,2000年末,有农业人口14099人,耕地面积30824亩,其中水田20489亩,旱地10335亩。据不完全统计,耕地抛荒面积达8000亩,占耕地总面积的26%,其中水田抛荒4700亩,占水田总面积的22.9%,旱地抛荒3300亩,占旱地总面积的31.9%。从我们重点调查的耕地抛荒现象比较突出的村、组来看:该镇车寺村耕地抛荒达53%,花坪村一组耕地抛荒达45.8%,黎首寺村三组耕地抛荒达24.4%。该镇耕地抛荒现象1996年前极少,近几年呈快速蔓延之势,如车寺村耕地抛荒:1998年977亩,1999年1027亩,2000年1027亩;花坪村一组耕地抛荒:1998年150亩,1999年250亩,2000年400...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土地》1960年30期
中国土地

失宠的黄土地──农村弃田抛荒现象扫描

失宠的黄土地──农村弃田抛荒现象扫描王晓铭,李爽自古以来,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土地是农民的传家宝,土地是农民幸福的摇篮。然而如今,有一些农民却失去了对土地那种如痴如醉的深情。他(她)们纷纷背起行囊,从与之相生相息的故土离去,留下的是一片一片被遗弃荒芜的土地。川东地区一个贫困落后的丘陵农业大县某村四组,由于经济不活跃,生活水平极低,人们大多外出务工,乡里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者以及年幼无知的少儿。全组54户、316人(某中劳动力146人),共有良田沃土836亩,而今务农的人愈来愈少,在家的100余人中仅有劳动力20人左右,户平均不足半个,被无情抛荒的田地则高达100余亩(不包括转包给亲友耕种的)。某商品粮生产基地县一村两组,共80余户,有田地1800余亩。前年秋播前,有50户农民不愿种田种地,集体向村里提出退回承包土地,退回面积达800亩。在村里请示上级尚未来得及作出答复的情况下,有一位老农带头,联合100人签名,准备进城上访,...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