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科学与古典文学艺术之结缘

一、从文学与科学的结缘谈起 在一些新兴科学技术领域的研究中,支持其发展的基础决不是单一的学科了,如数学、物理、化学、力学等,也不限于二元的范畴,如,数学、力学,数学物理,物理化学。三十年前诸如能向物理化学这类边际学科问津者,算是有识之士了,而如今生物医学电子工程、汀海棠科学与古典文学艺术之结缘智能机器人、系统工程等学科所包含的基础早已不限二元三元了。如,生物医学电子工程研究中,它包含了生物医学类的医学,生理学、心理学。电子类的电子技术、数字与计算技术及土程类沟控制论等。又如智能机器人的视觉、听觉、触觉、人工智能、控制论及伺服机械等。而系统工程的研究对象更是包罗万象,它可以是某一范围较窄的实物系统,更可以是军事、外交、经济、社会生活。所有这些多学科的综合研究,用一句行话来说,叫“杂交”。在科研工作中,人们常常谈论“杂交”出成果,事实确是这样。目前在经济工作中引用的“横向联合”也有类似的含义。当然“杂交”的目的是促进科学发展,否则就...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红楼梦学刊》1985年03期
红楼梦学刊

晴雯——我喜爱的人物形象

在《红楼梦》众多的女儿群中,晴雯的形象是最完整,最交运气,最美好的。所谓最完整,乃是晴雯死在八十回前,让我们看到了整个的晴雯,自始自终没变一点样子的晴雯。所谓最交运气,乃是晴雯死的得时。晴雯的死,与其说是给了宝玉精神上巨大的打击,倒不如说给了宝玉精神转折的契机。所谓最美好,不仅仅是因为作者借宝玉之口将人间最崇高的赞词献给了这位’(头,更重要的是晴雯活着是一位美人,死后是一位美神。 其为质则金石不足喻其贵。 晴雯的出身,“湮沦而莫能考者久矣”。 在艺术作品里,人物首先必须具有本身赖以生存的土壤,土壤哺育人物的成长,义炸育人物的个性。这种个性,将在人物的少年时期自然显露。 “湮沦而莫能考者”,一句就够了(这便是艺术的文学语言),这使得身为下贱的晴雯足以养成一股“野性”。 晴雯十岁时才被买进贾府,在自然的、纯朴天性的少年时30。‘红楼梦学刊·一九八五年三辑期,睛雯始终显露着她独特的“野性”,她来不及丝毫地改变这种天性,就过早的夭折了。...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红楼梦学刊》1987年01期
红楼梦学刊

小情节中的大笔力

《红楼梦》是一部未能以全璧流传于世的文学作品。但就是这样一部作品,却能巍立于世界文学之林,雄踞于中国文学之冠,并使研究者以它为研究对象而形成一门独特的学问,这是为什么?这固然在于作者在书中表现的深刻的思想内备在于作者在书中塑造了众多的、栩栩如生的、各具特色的人物,同时,也还在于作者宏大的艺术构思,在于作者别具一格、匠心独运的艺术表现手法。作者独具匠心的艺术技巧增强了《红楼梦》的生命力,为读者提供了玩味、研究、探索、补充和再创作的广阔天地。 《红楼梦》中有这样一个情节:宝玉因看龄官画蔷发了痴,在外面淋了雨,只得一气跑回怡红院去。这时: 文官等十二个女子都放了学,进园来各处顽耍。可巧小生宝官、正旦玉官两个女孩子,正在怡红院和袭人玩笑,被大雨阻住。大家把沟堵了,水积在院内,把些绿头鸭、1花滋琳、彩鸳鸯,捉的捉,赶的赶,缝了翅膀,放在院内顽耍,、将院门关了。袭人等都在游廊上嘻笑。」…_. 宝玉见关着门,便以手扣门厂、里面诸人只顾笑,那里...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红楼梦学刊》1987年01期
红楼梦学刊

这般心事有谁知?——试解“宝玉赠绢”之谜

《红楼梦》中,设有不少难解之谜。第三十四回就有这样一段: 袭人去了,宝玉便命晴雯来,吩咐道:“你到林姑娘那里,看他做什么呢。他要问我,只说我好了。”晴雯道:“白眉赤眼儿的,作什么去呢?到底说句话儿,也象件事啊。”宝玉道:“没有什么可说的么。”晴雯道:“或是送件东西,或是取件东西,不然,我去了,怎么搭汕呢。”宝玉想了一想,便伸手拿了两条旧绢子,撂与晴雯,笑道:“也罢,就说我叫你送这个给他去了。”晴雯道:“这又奇了,他要这半新不旧的两条绢子了他又要恼了,说你打趣他。”宝玉笑道:“你放心,他自然知道。” 晴雯听了,只得拿了绢子,往潇湘馆来。只见春纤正在柱杆上晾手巾,见他进来,忙摇手儿说:“睡下了”。晴雯走进来,满屋漆黑,并未点灯,黛玉已睡在床上,问:“是谁?”晴雯忙答道:“晴雯。”黛玉道:“做什么?”晴雯道:“二爷叫给姑娘送绢子来。” 黛玉听了,心中发闷,暗想:“做什么送绢子来给我了”因问:“这绢子是谁送他的,必定是好的,叫他留着送别...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红楼梦学刊》1987年01期
红楼梦学刊

旖娓的小诗——析《红楼梦》第五十一回晴雯、麝月在怡红院中上夜

翻开《红楼梦》第五十一回,有几段叙述描写,给人以经久难忘的回味,有一股出自天然的欢快气氛吸引着读者。其实,作者只不过写了两个丫头值夜班的事,如睡前准备。夜半吃茶,外出小解,如此而已。如果和省亲、出丧、抄捡等大关节对比起来,实在是小到不能再小的事了。这究竟是在写什么?人们似乎不大想这些问题,只觉得这些时日,’r头们的生活无拘束,很舒心。现在让我们看看怎么会有这样一段旖妮如小诗,清丽如溪水,简直象笼罩着月华般的美丽片断。 我想第一应该说的是,那个被王夫人一口一个“我的儿!”,从内心里赞叹她“真真好孩子”!而索性把宝玉交给了她的袭人,今天适值不在,她因为母亲病重,被接回家去了。前边曾大书特书了她回家的待遇及排场。凤姐嘱咐袭人:“你妈要好了就罢;要不中用了,只得住下,打发人来回我,我再另打发人给你送铺盖去。可别使他们的铺盖和梳头的家伙。”周瑞家的也赶紧补充着说:翻我们这去到那里,总叫他们的人回避。要住下,必是另要一两间‘内房的。”如此派...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红楼梦学刊》1987年02期
红楼梦学刊

对新校本《红楼梦》第七十四回所缺一段文字的我见

偶捡《红楼梦》一读,读至第七十四回“惑奸谗抄检大观园,矢孤介杜绝宁国府”,其中有段抄检怡红院的文字是这样的:“·“一袭人等方欲代晴雯开时,只见晴雯挽着头发闯进来,豁一声将箱子掀开,两手提着底子,朝天往地下一倒,将所有之物尽都倒出。王善保家的也觉没趣,看了一看,也无甚私弊之物。回了凤姐,要往别处去。……” 读后忽觉若有所失,于是拿起另一种版本的《红楼梦》,也翻至那一回那一段,果然发现新版本中少了一大段文字。现且将这段文字录下:袭人方欣替晴雯开时,只见晴雯挽着头发闯进来,‘豁嘟’一声,将箱子掀开,两手提着底子,往地下一倒,将所有之物尽都倒出来。王善保家的也觉没趣儿,便紫胀了脸,说道:‘姑娘,你别生气。我们并非私自就来的,原是奉太太的命来搜察,你们叫翻呢,我们就翻一翻,不叫翻,我们还许回太太去呢。邵用急仙抢个杆子:’咭带听了扮诱·褪公火土拌汕,何指若扭,户勺脸邀趁:102红楼梦学刊一九八七年第二辑‘你说你是太太打发来的,我还是老太太打...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