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宋词与笛声

一词体是一种音乐文学。它来源于曲子的歌唱,其状况即如宋人李在《品令》词中所描绘的那样:“唱歌须是,玉人檀口,皓齿冰肤。意传心事,语娇声颤,字如贯珠。”人们在听歌赏曲之时,自然能够充分调动起五官的敏锐感觉,得到旖旎色彩、柔媚声调的全方位的审美享受。词体讲求声情之美,通过优美幽约之音声传递缠绵感人的情思,营造出“要眇宜修”的艺术韵致。词体之声,不仅表现为歌女的动情歌唱、音乐的谐婉伴奏,更加内化为词作当中多种听觉意象的频繁使用。广大欣赏者透过对词作文本的赏读,自然联想到音乐之美,并且由此引逗出独特的情韵感受。本文所重点论述的听觉意象:笛,是一种竹制吹奏乐器,属于古代八音之一———竹。《周礼·春官宗伯·大司乐》云:“皆播之以八音:金、石、土、革、丝、木、匏、竹。”郑玄注:“竹,管箫也。”晋左思《招隐二首》其一即云:“非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南唐李煜《菩萨蛮》词亦曰:“铜簧韵脆锵寒竹,新声慢奏移纤玉。”由此可见,笛乃是曲子新声歌唱的重要...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湘潭大学
湘潭大学

宋词中的笛声意象研究

意象既是视觉的,也是听觉的,但历来人们对诗词的研究,大多是集中在视觉意象方面,而相对忽略了对其他感官意象尤其是听觉意象的研究。事实上,听觉意象在诗词作中同样重要,如李石《西江月·渔父》:“短蓑独宿月明中,醉笛一声风弄”,江边夜晚的阵阵笛声,悠然地置于词尾,既使词人的情感尽展,也使词作的境界全出,而这正是听觉意象有别于“花红柳绿”给人带来的别样的审美体验。加之,在当今视觉中心主义的强势影响下,我们的听觉(以及其他感知器官)遭到了前所未有地漠视、挤压,人们日益变成了尼采口中的“相反的残废”的人。不可否认,视觉在感官国度的地位至高无上,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存在之维只需要视觉,不需要其他感官(尤其是听觉)的均衡发展。因此,在关注视觉审美的当下,国外文化研究领域已开始提出了对“听”的重要性的新思考。近年来,我国学界也开始了对听觉文化的关注,出现了一些相关的论文成果,但总的来说仍处于起步阶段,并没有引起学界的整体关注和重视。故本文着眼于“听...  (本文共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古典文学知识》2005年06期
古典文学知识

三首宋词的性别解读

唐诗也好,宋词也罢,都是一个永远也说不完的话题!当你从性别这个角度去透视宋词的时候,它展现给你的是一个别样的天地,风姿绰约,魅力无穷。苏轼的旷放豁达会让你钦佩,王安石的参与意识会让你崇拜,陆游的坚贞刚直会让你感动,辛弃疾的豪健威武会让你景仰……总之,宋词中有一个男人的世界,它会使很多男性读者痴迷陶醉、流连忘返。 一、乐观豁达的苏东坡((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间如梦,一羊还醉江月。 宋神宗元丰三年(1080),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今湖北黄冈),任团练副使(地方政府的军事助理官员),并且不得出黄州范围,这等于失去了人生自由,由此他开始经受一生中的首次磨难(还有一次更惨,远贬岭南)。但是,命运的捉弄并没有使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小学教学研究》2019年03期
小学教学研究

且吟且唱长短句——最美宋词微课程的建构与实施

“词之为体,自有其特质所形成之一种境界”。词是中国传统文学形式中的一种韵文体式,源于民间,始于唐,兴于五代,盛于两宋。词常给人“语尽而意不尽,意尽而情不尽”之感,其中宋词最具内涵,有很高的审美价值,是语言的艺术,智慧的结晶,是一座取之不竭的美的宝藏。学习宋词,可以启人心智、陶冶情操、净化心灵。可如今的小学教材中只有少量古诗词,学生对中华传统经典文化接触甚少,文化传承断层告急。为了让学生直面传统经典,浸润民族文化精华,我们沿着“中国风·母语美”课程的足迹,开发了最美宋词微课程,引领学生且吟且唱,领略宋词的文韵之美,传承传统文学,为发展学生的人文素养,丰厚学生的文化底蕴打下坚实的基础。一、课程架构根据五年级学生的认知水平,结合教育部推荐的必读诗词,我校课程组的教师从《宋词300首》中找出了历代传诵的重点篇目,从情感主题的角度选取了爱国篇、怀人篇、写景篇、咏怀篇、愁思篇、闲趣篇、感悟篇、赠别篇各两首词,共计16首,编辑成了最美宋词微课...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躬耕》2018年11期
躬耕

宋词里的秋

一场淅淅沥沥的秋雨过后,深夜时分,偶尔发现一盏弯月从东方升起。清爽的秋风带来阵阵凉意,伴随秋风落下的树叶,在月光下摇曳飞舞。对于秋天,其实从第一片落叶开始,就已经让人期许着与金秋相见。或许秋日总是短暂的,宋词中“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想来也“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我所能想到的最美的秋天都在宋词里,让我们穿越到宋词中去探个究竟,一起品尝宋词里秋天的味道。“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范仲淹的这首《苏幕遮》感人至深,在明月清风下,打开一轴秋水长天的清凉画卷。碧云高天,黄叶满地,秋色连波,斜阳落入水中,潋滟的波光,弥漫着寒烟薄雾,离离野草,铺向看不见的天边。这一幅秋景图,美丽而苍凉。“红叶黄花秋意晚,千里念行客。飞云过尽,归鸿无信,何处寄书得?泪弹不尽临窗滴,就砚旋研墨。渐写到别来,此情深处,红笺为无色。”晏几...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躬耕》2018年11期
《中华辞赋》2019年01期
中华辞赋

宋词与现实人生之间的碰撞

宋词是一种始于唐代、兴盛于宋代的文学样式。在华夏文化和文学宝库中,宋词这种独树一帜的文学形式,以其美学价值和幽远的意境而受到人们的推崇和关注。宋词中虽然包含有大量的悲风伤月之作,但是宋词更多的是词人们对现实、社会和人生的理性思考和总结。宋词与现实人生碰撞所激发的词人哲思和生命感悟,不受时代背景制约,也永远不会褪色。下面,笔者就一一为大家介绍一下宋词与现实人生之间碰撞所形成的产物。1深沉的社会哲思深受儒家思想熏陶的古代文人,都有着“以天下为己任”的入世精神。“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是中国古代文人所追求的的最高理想。但是,许多人都无法完全做到以上几点。不过,生存于世间,我们始终要找一个地方来安放灵魂。宋词,就是词人们安放灵魂的地方。社会实践证明,内在的灵魂,与外在所处的环境,总有挣不脱的关系。在贴近情感的触摸中,词人们用心去捕捉心境和生命感触,提炼出了穿透时空的智慧和深沉的社会哲理,从而赋予了宋词以独特的社会理性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诗林》2019年03期
诗林

人间宋词(组诗)

遥远,在星空之下造句凡是遥远的地方必有一位哲人他最爱用星星造句,说是家就在屋顶盖上几片瓦,一般不准备拿来晒太阳星星总是这样没说好今天就到了明天它们最喜欢晚上嬉戏,白天睡觉特别是到了三月,太阳跑不了多远,就被星星抓住好在乡下的星星,城里的星星幽谷里的星星都是我的好朋友我把星星带回家,把那些星空的事人间的事,大小不一的雨一律交给它造...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诗林》2019年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