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试论托尔斯泰创作中的审丑意识

“审丑”这一美学观念的出现是近代步入现代社会发展时的产物 ,它是与传统社会的“崇高”、“优美”甚至“滑稽”等美学观念相对立的。[1 ]因为现代社会伴随着人的主体意识和个体意识的觉醒 ,人们开始关注自我价值、肯定自我需要 ,与传统社会由于个人还没有完全从“家族”、“国家”、“民族”等整体性的概念中摆脱出来因而使人显得“崇高”相比 ,现代社会所提倡的“个人”需要便带有“丑”的性质 ,因为“个人”需要也即“私人”需要 ,不带有普遍性 ,与传统社会的审美观念相比 ,是既不崇高也不神圣 ,甚至还带有反抗崇高和亵渎神圣的味道。但现代审丑意识的出现 ,却是人们美学观念的巨大进步 ,它使人在人格上更加独立 ,在精神上更加自由 ,因此 ,只是到了现代 ,“人们逐渐从对生活的有限的认识进入到了对生命的有限认识 ,丑才开始露出了自己的‘庐山真面目’,才不再是陪衬 ,不再是最不美的美 ,而成为一种独立的、本体的存在 ,成为审美活动的一种类型。”[2 ]...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年01期
华东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浅议文学中的审丑现象

众所周知,优秀的文学作品用美来陶冶人,可以让人获得升华的心理感受,给人精神的滋养,而文学作品也惟有显示了美这种本质力量才能产生教导人、引导人、鼓舞人、愉悦人的效应。但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在艺术中,美的东西都不是孤立存在的,它总是与丑的东西相比较而存在。法国作家雨果提出过一个美丑对照的诗学原则:“丑就在美的旁边,畸形靠近着优美,丑怪藏在崇高的背后,美与丑并存,光明与黑暗相共”。①很显然,丑也是审美范畴观照的对象之一,“丑”里面包含着丰富复杂的内涵,复杂的“丑”比单纯的“美”具有更大的人性容量和社会含量。丑往往比美更能揭示内在的真实,因而能带来一种更深刻更震撼人心的美感。如果说文学描写现实的“丑”具有是一种真实的话,那么这种审丑就是一种真,一种没有虚假没有虚伪的真诚。换一个角度认识,这种审丑本身就是一种美行,是美学观照的一种行为和方式。 恩格斯说:“在黑格尔那里,恶是历史发展的动力借以表现出来的形式,这里有双重 ,98的意思,一方面,每...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哈尔滨学院学报(社会科学)》2002年09期
哈尔滨学院学报(社会科学)

西方审丑意识的历史演变及其思考

如果从外在形象来看,我们要对美若天仙的林妹妹一见钟情是简单又自然的事情,但要我们打心眼里喜欢粗俗丑陋的刘姥姥,那非得经过一段坎坷曲折的心理过程。原因显而易见,喜爱美纯然出于人的本性,欣赏丑却特别需要训练有素的知觉器官。丑在审美王国里的遭遇与刘姥姥进大观园有几分相似,刚开始总有点诚惶诚恐、举步维艰,但愈是到后来愈是收放自如、谈笑风生。然而丑在当代美学领域中占据主导地位不是偶然的。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它是近代以来高速运作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产物,复杂尖锐的社会矛盾和斗争使当代生活混乱无序、变化多端,人类心理的失衡、精神的异化,必然会在审美领域中有所反映;从美学自身发展的角度来看,它又是人类对艺术丑问题不断深入探讨的结果。基于从社会现实角度来分析丑之崛起的文章已有不少,本文试图以人类审丑意识发展的客观规律作为视点,通过探讨与相关的几个关键性问题,从思辩的角度来探寻丑在艺术世界里不断渗透、壮大,直至在当代艺术中取美而代之的理论必然性。 ...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湘潭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年05期
湘潭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西方现代艺术审丑的三重成因

西方艺术发展到现代 ,审丑的趋向异峰突起 ,成为艺术表现的核心。纵观 2 0世纪西方现代派艺术 ,我们不得不惊悸于这样的现象 :就内容看 ,现代艺术几乎成了“丑”的展览馆。就形式看 ,现代艺术几乎成了“丑”的试验场。然而 ,人们把西方现代艺术的审丑往往归因于西方资产阶级腐朽堕落与趣味低下 ,这种过于简化的认识未能深刻地揭示审丑现象。事实上 ,西方现代艺术审丑有其复杂而深刻的原因 ,只有真正了解其成因 ,才能客观辩证地“审丑”。概括地说 ,西方现代艺术的审丑源于以下几方面。一 文明异化的显影历史上任何一种思潮的产生都具有社会历史根源 ,因为“意识必须从物质生活的矛盾中 ,从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现存冲突中去解释”[1] 。从某种意义上讲 ,文明与异化是一对联体婴儿。恰如恩格斯所说 :“文明每前进一步 ,不平等也同时前进一步。随着文明产生的社会为自己建造的一切机构 ,都转变为它们原来的目的的反面。”[2 ] 事实的确如此 ,西方...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燕山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年03期
燕山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现代西方艺术审丑的意义

尽管现代艺术的出现己有一个世纪,尽管乔伊斯、卡夫卡、毕加索、杜尚等人的名字几近家喻户晓,但是,面对潮流迭起、反叛时生的以审丑为主的现代艺术,人们众说纷坛、莫衷一是,对现代艺术审丑的争执至今没有停息。这是一种有趣的现象,也是一个促人深省的美学问题。正如卡西尔所言:“事实的财富并不必然就是思想的财富。””‘面对众多的沤异于传统的以审丑为主的现代艺术,我们不得不追问:“丑”在现代艺术中有何美学价值?换句话讲,审丑的意义何在? 透过现代艺术形式的纷繁与纷繁的现代艺术现象,我们发现,现代艺术紧紧围绕以下问题展开追索:如果我将一切都抛弃,我是什么?于是现代艺术处在一个尴尬的局面:我将一切都抛弃,还有我在,所有一切依然故我。如果一切都被抛弃,我即一切,谁来抛弃?抛弃与不抛弃又有什么区别?面对两难的抉择,面对时代的迷茫,面对人心的张皇,罗丹发出了这样的感慨:“科学也带来了许多真正完善的东西,来满足我们种种需要。然而。0灵,思路,美梦,再也没有...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年05期
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论20世纪末叶的审丑文学思潮

在历史的长河中 ,2 0世纪倏然而过 ,遑论其末叶 ?但是如果从美学 (本文用感性学 )角度对此一时期的文学进行评价 ,我们会发现它对于民族思维变革重新加剧的历史趋势来说 ,对于中国文学美学意识的演变来说 ,这个世纪末叶是异常重要的。从八十年代中期到九十年代末期 ,文学的美学思潮呈现出这样一种态势 :由审美到审丑 ,由局部审丑到全面审丑 ,审丑动力由单纯借鉴西方到挖掘本土资源 ,审丑文学思潮走过了 2 0世纪的最后历程。中国当代美学 -感性学和文学上有一种重要的主张 ,即“非功利的审美论”,这与西方的审美无利害论有相似之处 ,都强调审美和艺术创造的独立性。新时期对于文学审美论的强调 ,其意义首先在于对意识形态和文学作为工具论的疏离与拒斥。文学审美论是新时期文学反思的重要手段 ,同时是文学思潮发展演变过程中的重要收获之一。新时期伊始 ,何其芳、朱光潜、李泽厚等人率先提出人性、人道主义等关系文学发展的重要课题。中断了三十多年的审美论...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