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试论托尔斯泰创作中的审丑意识

“审丑”这一美学观念的出现是近代步入现代社会发展时的产物 ,它是与传统社会的“崇高”、“优美”甚至“滑稽”等美学观念相对立的。[1 ]因为现代社会伴随着人的主体意识和个体意识的觉醒 ,人们开始关注自我价值、肯定自我需要 ,与传统社会由于个人还没有完全从“家族”、“国家”、“民族”等整体性的概念中摆脱出来因而使人显得“崇高”相比 ,现代社会所提倡的“个人”需要便带有“丑”的性质 ,因为“个人”需要也即“私人”需要 ,不带有普遍性 ,与传统社会的审美观念相比 ,是既不崇高也不神圣 ,甚至还带有反抗崇高和亵渎神圣的味道。但现代审丑意识的出现 ,却是人们美学观念的巨大进步 ,它使人在人格上更加独立 ,在精神上更加自由 ,因此 ,只是到了现代 ,“人们逐渐从对生活的有限的认识进入到了对生命的有限认识 ,丑才开始露出了自己的‘庐山真面目’,才不再是陪衬 ,不再是最不美的美 ,而成为一种独立的、本体的存在 ,成为审美活动的一种类型。”[2 ]...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湖州师范学院学报》2002年05期
湖州师范学院学报

对托尔斯泰宗教思想的重新认识

以往对托尔斯泰作品中的宗教思想多从政治的角度来加以评价,如列宁认为:托尔斯泰“一方面是最清醒的现实主义,撕下了一切假面具,另一方面,鼓吹世界上最卑鄙龌龊的东西之一,即宗教,力求让有道德信念的僧侣代替有官职的僧侣,这就是说,培养一种最精巧的因而是特别恶劣的僧侣主义。”…㈣’∞在这里,列宁从政治的角度来评判托尔斯泰,强调了他的宗教思想对革命的消极作用。列宁是一位职业革命家,他从俄国革命的角度去评论托尔斯泰的作品无可厚非,但如果只着眼于托尔斯泰创作的政治色彩,难免会作出一些不切实际的评价,从而得出片面的结论。我认为,只有全方位、多角度地考察托尔斯泰及其作品,才能真正了解这位伟大的作家。 托尔斯泰宗教思想的形成有其社会历史原因以及家庭、生活经历等方面的因素·,他的宗教思想是复杂矛盾的。 回顾俄国文学史,在整个苦难的19世纪中,数代人的社会探索与文学实践,自然各有差异,但每一代的杰出人物,他们在揭露封建农奴制及其残余,批判资本主义罪恶的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西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年04期
西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题辞”的内蕴——托尔斯泰艺术研究之三

文学作品的题辞、题记、献辞等应该是作品有机组成部分 ,是感受、接纳、把握、理解、评论乃至研究该作品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材料。尽管称谓不同 ,内容尚有差异 ,或题辞 ,或献辞 ,或题记 ,或卷首词等 ;尽管来源不一 ,或作家自撰 ,或援引他作 ,尽管所置方位有别 ,或在卷首 ,或在题下 ,甚或作为发语的前端 ,但其宣示作者态度 ,表明作品思想要旨 ,点破作者内心隐秘等概括作者主观历史价值取向的载体作用 ,则是完全相同的。古今中外文学名著中的实例俯拾即是。俄国作家果戈里为剧本《钦差大臣》援引了一句民谚“脸丑莫怪镜子歪”作为题辞 ,贴切有力地表明了他现实主义的写作态度 ,回击了可能引起的恶意攻击。 1 8世纪文学大师 ,德国诗人歌德为诗剧《浮士德》所写的献辞 ,深沉含蓄 ,内容丰富 ,凝聚着诗人的忧伤和焦虑 ,他写道 :“我幽渺的歌词一声声摇曳不定 ,好像爱渥兽司上流出的哀吟 ,战栗难任 ,我眼泪在涟涟地涌出”,诗人心头沉重的历史使命感...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俄罗斯文艺》2002年04期
俄罗斯文艺

托尔斯泰和音乐和他的文艺情感说

“音乐是一种可怕的力量” !这不是托尔斯泰一时的唐突之语。这位一生关注着人类心灵世界的大师 ,面对他发现的这种能够左右人情感世界的力量 ,发出过一次次惊讶、迷醉、不解的呼喊。甚至在小说《克莱采奏鸣曲》中 ,托尔斯泰让贝多芬那激情的《克莱采奏鸣曲》伴随着凶杀悲剧。“这支奏鸣曲太可怕了 ,……一般来说 ,音乐是一种奇怪的东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音乐是什么 ,音乐在起什么作用 ?”托尔斯泰像在借主人公波兹内舍夫———那个陷入疯狂的杀妻者之口 ,苦苦地向世人、向自己逼问。托尔斯泰 ,按他自己的话说 ,“很容易受音乐感染的我”①,一生都醉心于音乐勾魂摄魄的征服力。听着音乐 ,他会动情地说 ,“活在世上真好 !”他的大儿子音乐家利沃维奇曾谈起音乐对父亲的强劲作用 :在音乐声中 ,“他的脸上会现出特别的神态 ,脸色发白 ,目光凝视着远方 ,常常不能自已 ,眼里噙着泪水”。② 即使在托尔斯泰临终的一年 ,他听到留声机放起特罗扬诺夫斯基演奏的果...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荆门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2年05期
荆门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去假象”“求本真”——托尔斯泰的主体精神形成原因之探究

列宁说 ,托尔斯泰做到了“撕下一切假面具” ,[1] (P12 ) 威廉·白瑞德认为托尔斯泰的故事“乃是追求真理的故事———追求他自己的真理 ,还有生命本身的真理” ,[2 ] (P14 3) “把握了托尔斯泰的真理意义 ,就把握了他所有作品———小说、论文、自传———的统一性 ,这种统一性十分强烈 ,使得他的作品几乎是无与伦比。”[2 ] (P14 4) 这两种具有代表性的评价各自抓住了托尔斯泰主体精神的一个主要方面。在现代哲学的背景下 ,其精神中“撕下一切假面具”的一面 ,简单地说就是“去假象”的一面 ,包含着托尔斯泰对“非本真的日常生存”的彻底否定。这种否定的主观原因是他渴望自己去亲自去获得对真理、对生活意义的理解而拒绝任何现成的 ,已有的真理与意义。而他的“追求真理” ,则有着对“本真生存”的执着体验。这集中体现在他对“死亡”的一次次先行体验中 ,在对虚无的痛切认识中。托尔斯泰最终确立了“生活的真正意义” :直面虚无 ,...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自贡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2年02期
自贡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托尔斯泰的教育思想

俄卜文坛巨匠列夫·托尔斯泰不仅是伟大的天才作家,也是杰出的教育家。了解托尔斯泰的教行思想,株索其教育思想的来源及具体实践,对我们教育工作者来说,元疑具有积极的意义。 托尔斯泰的教育思想是与他本人的世界观直接联系着的。托尔斯泰从小生活在农民之间,“从奶娘喂奶的时候起”就从灵魂中唤起了对农民的同情之心。特别是1861年农奴制改堆之后,托尔斯泰的世界观逐步转到宗法制农民思想方而来,他时时刻刻都没有忘记俄罗斯农民,非常关心广大农民的教育问题。他认为,“教育是改造社会的杠杆”,“‘教育应该为人民服务”。可见托尔斯泰的教育观从属于他的宗法制农民政治理想。 “自由教育”是托尔斯泰教育思想体系的基础,他主张顺从儿童天性,让儿童在自然中自由成长。托尔斯泰受酉方启蒙患想的影响很深,曾精心地研读过卢梭的《爱弥尔风仟悔录》等著作。卢梭在《爱弥尔》一书中宣传了自己的“自然教育”理论。卢梭认为,人生活在大自然中,应该过着自由状态的原始生活,因此,凡是能...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