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准市场”与区域水资源问题治理——内蒙古清水区水权转换的社会学分析

一、引言(一)问题的提出内蒙古西部地区气候干旱、蒸发旺盛、地表径流缺乏,是中国水资源最为贫乏的地区之一。西部大开发以来,随着该地区工业尤其是重化工业的高速发展,工业用水问题日趋严峻,水资源短缺成为该地区工业发展的重要制约因素**?。黄河是流经该地区的主要地表水资源,许多工矿企业,特别是高耗水的火电厂,由于需要耗费大量的水资源,因此,他们的建厂或扩建计划必须经黄河流域主管部门批准增加取水量。苦于水源无着,许多工矿企业的用水申请计划迟迟未获审批,一大批能源重化工项目难以在内蒙古落户。为解决工矿企业落户的用水困难问题,地方政府将问题解决的方向指向了农业节水,从而催生了内蒙古引黄灌区水权转换的实践。自2003年4月黄河水利委员会与宁夏和内蒙古两自治区按照“投资节水、转让水权”的思路、共同开展水权转换试点工作开始,中国黄河流域中游地区出现了大量以水权转换来实现工矿企业落户的工业发展新思路。近十多年来,水权转换作为一种兼具顶层设计和地方实践...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水利》2016年02期
中国水利

塔里木河流域可转让农用水权及其供给计量研究

干旱绿洲灌区农业用水量大且利用效率低,尤其是塔里木河流域(以下简称塔河流域)农业用水占98%以上,虽然具有很大的节水和向其他行业用水转让的潜力,目前也已有节水潜力的研究,但都未明确节水潜力与可转让农用水权及其供给的关系,以及与可转让农用水权分配的关系。尽管塔河流域已开展农业水价调整的节水效应研究,但仍然缺少系统节水潜力研究。其次,农业节水形成的可转让农用水权计量只是确定可转让农用水权供给,并非可转让农用水权分配。但是,当前可转让农用水权及其供给计量和分配的系统理论和应用研究仍然较少,特别是塔河流域缺少相关研究,这制约了塔河流域可转让农用水权的计量和分配。再次,尽管国内已有不少农用水权及其转让的影响因素与相关内容研究,但是已有研究的农用水权基本都是指农业用水的取水权或使用权,强调水资源的国家所有属性,这是造成可转让农用水权主体虚位与其所有权、交易权等缺失的根本原因,对可转让农用水权的明确界定已成为制约可转让农用水权供给形成和转让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节水灌溉》2016年07期
节水灌溉

缺水地区农用水权置换实践比较与优化研究

我国水权转让实践始于2000年东阳义乌政府间水权转让交易,此后各级部门相继出台了水权转让政策,2005年水利部出台《关于水权转让的若干意见》,2009年黄河水利委员会正式印发《黄河水权转让管理实施办法》,2014年水利部发布了《取水权转让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节水优先”作为我国水资源管理和“水十条”重大战略,2014年7月水利部对宁夏、内蒙古、甘肃等7省区开展了水权转让试点工作,主要包括水权确权登记、水权交易流转和水权转让制度建设等3方面内容,2015年中央1号文件明确提出“建立健全水权制度,开展水权确权登记试点,探索多种形式的水权流转方式”。不难看出,水权转让在我国实践区域比较有限、时间不长,其中农用水权置换局限于黄河流域缺水地区。目前已有的农用水权置换文献主要集中在3方面:一是水权交易市场构建,姚树荣(2007年)提出了明晰水权、健全水权交易的市场体系和组织机构、有效的监管制度是水权交易市场构建的关键[1];陆文聪(2...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江苏水利》2016年02期
江苏水利

农业水权配置的法律保障机制研究

农业水权制度是水权制度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了促进农业发展,支持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推动节水型社会进程,创新农业水权制度十分必要。由于农业是一个弱质产业、农民是一个弱势群体,还由于农业对于国计民生的基础作用、对国家粮食安全和社会稳定的作用,农业水权必须得到保证。推进农业水权制度建设,用水权理论规范农用水行为,是建设节水型社会、更好地服务农业、农村和农民的需要。1农业水权配置的法律保障的基本面向(1)农业水权配置主体需要法律的规范和保障农业水权配置的主体是水行政管理机构,在农业水权配置过程中利益交叉和冲突不可避免,为了尊重和保护正当权益,就必须制定共同遵守的法律规则,明确赋予农业水权配置的权力,这就需要以法律的形式来明确界定和规范行政管理机构的权利和义务关系,为农业水权配置的运行提供必要的保障。(2)农业水权配置的运作过程需要法律的规范和保障农业水权配置运作过程中,水行政管理机构对水资源的调控不是直接的干预,而是在法律规定的轨道上...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河北水利》2016年01期
河北水利

国外水权水市场观澜

1.澳大利亚法国的一切水资源均为国有,对水的管理广泛采用合同管理制度,无论是澳大利亚水权通过政府颁发水权私营公司还是政府机构及公共行政管许可进行确权,分为长期水权、临时水理部门,只要是合同规定的或授予的权权、输水权、用水权4种类型。从1983利都受法律保护。在法国,民事法典上年开始,澳大利亚开始水权交易实践,土地的所有权是同土地上面和下面的允许水权脱离土地所有权而独立存在所有权连在一起的,每一个土地所有者和进行交易。随着水资源供需矛盾的不拥有提取自己地下水的权利。使用者依断激化,澳大利亚各州先后确定主要流据土地权,可获得私有水的使用权。因域的水资源开发利用上限,进而停止颁此,可从土地所有权的继承、变更、赠予发新的取水许可,新的用水需求只能通和转让获得地表水或地下水的使用权。过市场交易获得。澳大利亚水权市场的交易主要包括长期水权交易和临时水4.智利权交易。澳大利亚政府作为环境用水代言人,能够直接参与水权购买。因此,澳智利的水权交易...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河南社会科学》2016年02期
河南社会科学

我国农用水权效率损失与政策改进

一、引言(一)水资源利用现状在世界范围内,中国作为世界上水资源最短缺的13个国家之一,水资源的有效利用率仅占发达国家水平的1/3。根据全国2004—2014年间的用水数据显示(详见表1),在我国的水资源消耗中,农业用水占用水总量的比重最低为2010年的61.26%,最高为2004年的64.63%。近十年,农业用水量一直占全国用水总量的61%以上[1]。因此,在农业、工业、生活和生态用水这四类用水主体中,农业部门作为耗水量最大的用水部门,其用水效率水平和节水的现实状况直接关系到整个社会的用水效率。因为农业用水量中的90%以上都是农用灌溉用水,故农业用水主要是指农用灌溉用水。根据表1中的数据,从全国范围看,农业节水灌溉面积占有效灌溉面积的比重最低是2004年的37.35%,最高为2012年的49.95%,即全国范围内农业部门采取节水行为的比例还不足50%,11年来的平均水平仅为42.8%。根据《河南省统计年鉴》数据,2012—201...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