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大学自治与个体权利救济——学校与学生的管理法律关系维度

20世纪末的几年 ,是中国内地公立高等学校的多事之秋。一方面 ,国家就高校的招生、投资、教育管理、教学科研、毕业就业实施了多方面的改革措施 ;另一方面 ,由于“政治化教育的衰微促成的大量规则之构建”、法治化进程的推进导致学生权利意识的兴起和“回应型司法之初兴” ,[1] 越来越多的学生对母校发起法律挑战 :田永诉北京科技大学拒绝颁发毕业证书学位证书案、刘燕文诉北京大学拒绝颁发博士毕业证书及刘燕文诉北京大学学位评定委员会案、张旺诉东南大学不依法履行法定职责案、齐凯利诉北京科技大学人身损害赔偿案、王青松诉北京科技大学未按招生简章录取案、黄渊虎诉武汉大学招生考试试题案、吴韶宇诉昆明理工大学违纪处分案……在令人瞩目的诉讼浪潮中 ,我们遗憾地看到由于制度的缺失使许多学生的权利得不到救济 ,同时我们也听到了法律人对于学校与学生管理关系究竟是属于民事法律关系还是行政法律关系之争和司法干预了大学自治的指责。我们不禁要问 ,现今的大学自治制度能否...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高教探索》2001年04期
高教探索

“大学自治”与校长治校

本文讨论三方面问题 :大学自治的内涵 ;大学自治的法律保障 ;大学校长的自治理念与治校。一、大学自治的内涵“大学自治”最简洁的定义是 :大学自已决定和管理自己的事情。这个概念还包含如下的信息 :( 1)大学自治是自中世纪早期大学———学者行会诞生起就有的传统 ,故其传统的含义是 ,大学必须免受教会和国家的干预和控制 ,自主决定和处理自己内部的所有事务。按洪堡的观点 ,就是大学应当有摆脱外界干扰的遗世独立的精神和权力 ;( 2 )大学自治与学术自由、教授治校有必然的联系 ,譬如它们具有的建立在“传播和创造高深知识”这一大学内在逻辑基础上的合法性是相似的 ,所不同的是 ,大学自治不含有学者个体的学术自主等述求的意义 ,而是指大学作为一个学术组织为避免外界干扰而提出的属于大学整体需要的决策自主、管理自主的权力需求 ;( 3)大学自治不是一个“全有全无”的概念 ,即大学既不是一个完全自给也不是一个完全受控的组织 ,作为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辽宁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4年02期
辽宁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大学自治与政府干预的关系——教育上的一个两难问题

一、大学自治的内涵与发展 1.大学自治的涵义及内容 大学自治在《大美百科全书》中是这样解释的:“大学自治是大学作为一个法人团体在法律范围内享有的自主办学,自己管理自己及自理内部事务的权力。”大学自治的原则赋予大学广泛的办学自主权,艾里克.阿什比认为大学自治主要包括六个方面:(l)在学校管理中抵制学术干预的自由:(2)学校自主分配经费的自由;(3)聘用教职员工并决定其工作条件的自由;(4)招生的自由:(5)课程设置的自由:(6)决定考试标准与方式的自由。 美国卡内基高等教育委员会的一份报告对大学自治的界定更加广泛,其自主权力主要包括:(l)制订资金使用于特殊的目的;“(2)支出的费用仅受审计的监督;(3)决定大学雇员的分配、工作负担、薪资升迁;(4)教师、行政人员及学生的管理;(5)建立有关等级、学位授予、开设课程及发展计划上的学术政策;(6)研修有关学术自由、成长比率以及研究和服务的行政政策等。大学自治主要涉及学校的内部管理,在...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01期
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论大学自治——兼析《高等教育法》中的“自主办学”

1998年8月29日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回应这些问题和争议,不能局限于就事论事的讨会第4次会议通过的《高等教育法》确立了高等学论,有必要回归对大学、大学自治的本质思考。通校“依法自主办学”的原则。此后,“依法自主办过考察大学自治的历史发展和现实运行,再反思学”“落实和规范办学自主权”不仅被纳入各大学我们当前面临的问题,会发现大学的外部关系和的章程之中,也常见于各级各类规范性文件中。内部治理是不同国家不同时期都要处理的,对此如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无论是所谓的“自治”还是“自主”都会面临保障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特别强调要“落实和限制的双重难题,而在历史上长期形成的大学和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自治的理论和经验正可资借鉴。《2016年监督工作计划》把“落实和扩大高等学校一、大学自治的历史发展办学自主权”作为高等教育改革与发展工作的重要部分。2015年国务院印发的《统筹推进世界一...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法学教育研究》2017年01期
法学教育研究

大学自治在台湾地区的建构与内涵

一、前言台湾地区“大法官”在2011年的第一个释字中,撬开了大学生救济的紧箍。过去,学生被认为是特别权力关系的一环,纵使其权利受到侵害,亦不得请求救济。如此的见解渐渐受到挑战,1995年的释字第382号,虽为学生的特别权力关系开启一扇窗,但却在释义学上被解释为仅限于当局的侵害必须改变学生的身份,才有救济的可能。经过16年后,“大法官”日前做成的释字第684号,终于使拘束学生的特别权力关系,确定走入历史。在释字第684号作成后,大学仍会享有其自治的权限,并依其权限订定校规、处罚学生等,但如学校自治权限的行使,侵害到学生权利时,则属于基本权冲突的状况,没有何者应该被优先保护的问题。相对地,应该在个案中进行利益衡量,找寻出一个双方利益可以达成的最大公约数。如此一来,类型化出大学自治的内涵,便显得相当重要。?更确切地说,“大法官”在释字第684号解释理由书特别提到,大学教学、研究及学生之学习自由,在“法律”规定范围内享有自治之权。为避免...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知识经济》2015年05期
知识经济

浅析民国时期的大学自治

一、大学自治的内涵由于种种原因,我国民国时期虽然形式上统一了,但各地却是由军阀事实上统治割据,战乱仍然频频发生,各军阀争权夺利,腐败不作为,社会黑暗混乱,民众贫苦不堪。就这样一个年代,却成了中国大学发展的黄金年代,无论是国立大学,还是私立大学,或者是教会大学,都应时争相成立,迅速发展成长,不但学术水平迅速提高,许多卓越的国学家相继崭露头角,还为国家各行各业培养了一大批时代精英,成为国家发展变革的重要助推剂。这一争鸣境况与当时民国的大学自治制度有着密切关系。所谓的大学自治是指大学拥有独立办学能力,不受第三方势力干预,包括政府、教会或者其他组织。基本要求有三,第一主体独立,也就是说主题应是大学的内部力量,比如说校长或者教师也可以是学生;第二自治的内容独立,也就是自主的管理学校内部事务;第三是自治的目标独立,也就是确保学术自由。大学自治是大学大学发展永远不变的宗旨,在整个民国时期,大学自治作为高等教育的显著特色被留存下来。二、民国时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