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全球化时代中国国际私法立法若干问题之探讨

全球化是当今世界我们必须面临的一个事实。不容否认 ,全球化乃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首要特征。[1 ] (45) 它既是一种不争的客观事实 ,也是一种发展趋势。至于其含义 ,一般认为 ,“全球化”是指一种进程 ,在这种进程中 ,原来局限于各个不同国家疆域内的诸多活动制度正在冲破国界的局限 ,而成为全球性的。[2 ] (9) 它是以经济全球化为先导的经济、生态、政治、文化的全球社会整合运动 ,是人类向马克思笔下的“世界历史”时代的迈进。它已经和必将对社会生活、社会结构、社会观念的各方面产生革命性的冲击 ,作为社会生活不可剥离的一部分的法律的变革在所难免 ,且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革。[3] (1 0 )就当代人类社会而言 ,作为上层建筑的法 ,面临全球化这一客观现实 ,不论是国际法还是国内法都必须反映这一事实 ,适应客观需要 ,进而在促进社会经济等方面发挥作用。[4] (1 4 0 ) 同时 ,全球化的进程也是一个不断出现法律冲突的过程 ,国...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德国研究》2002年04期
德国研究

德国1896年国际私法立法小议

一、立法背景  在德国 ,国际私法的立法始终是与实体私法的立法同步进行的。自从德意志地区接受罗马法以来 ,一直有人号召为德意志地区制订一部统一的《民法典》。 18世纪末和 19世纪初欧洲范围内发生的大立法运动更加助长了这一愿望。但同时 ,也有人坚决反对民法的法典化 ,其代表人物就是著名的罗马法学家冯·萨维尼。这种对立最终演化为 19世纪初萨维尼 (C .EvonSavigny)和梯鲍特 (Thibaut)之间那场著名的争论。① 事实上 ,由于德国长期处于分裂割据状况 ,法律的统一也无法实现。因此直到 1871年德意志帝国的建立 ,才为制订统一《民法典》的愿望奠定了现实的基础。但是在德意志地区 ,地区性的法律统一工作早在18世纪后期就已经开始进行 ,并且已经诞生了几部著名的法典或草案 ,其中均含有国际私法的规定。这些法典包括 :175 6年的《马克西姆利安巴伐利亚民法典》(CodexMaximilianeusBabaricusCi...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河北法学》2009年04期
河北法学

中国国际私法立法问题论略

引言:法学者的责任与使命无论是自我自觉的选择抑或造化弄人式的命定,作为法学者的身份已然使我们无可回避而必须有所担当。法学者首先是学者,其次才是学者中的“法者”,法学者的社会责任由此转化而成作为学者的“法者”之使命。如果学者的使命在于关注并提升人类的普遍发展和完善进程,那么法学者的使命即在于“颁定立法”以促进和提升人类的发展与完善,或者说法学者的直接使命在于“立法”。法乃社会生活的规范,然而,法学者并不在于直接颁定规范来型塑社会,那是立法者的使命,法学者的使命在于为“立法者”立法。卢梭曾感言:“要为人类制订法律,简直是需要神明。”[1]而要为立法者“立法”,法学者非得有超越神明的力量方能将立法者绳之以“法”。法学者要具有超越神明的力量,首先需要距离,其次需要有“大丈夫”的品性。立法者基于政统的立场为天下苍生谋福利,法学者基于道统的立场为苍生福利谋天下。政道二统的分化为保持两者必要的张力结构设定了必要的批判距离,使居于道统中的学者能...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法学杂志》2009年07期
法学杂志

论我国国际私法立法中的人权考虑

一、基本权利影响国际私法的理论基础(一)宪法对国际私法的约束力宪法中的基本权利是一国法律核心价值的体现,它首先是一种主观权利,规定公民和国家的关系,同时又构成一种客观的价值判断,具有“客观功能”。这意味着,无论是制定法律还是解释法律,国家必须将基本权利作为一个客观价值加以考虑,所以国际私法立法也必须和基本权利相协调。但是也有一些学者认为国际私法不受宪法基本权利的约束,他们的主要理由包括:(1)国际私法作为法律选择规范,是一种纯粹中立的技术性规范,并不就相关各国法律的优劣加以判断,没有任何实体上的倾向。而宪法要求实现某些基本的公平和正义,具有明显的实体性价值取向,因此二者在性质上难以兼容。(2)国际私法只是冲突规范,本身并没有确定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关系,如果一个冲突规范违反男女平等原则,指向男方的本国法,并不能说明在实际结果上对女方不利,因为男方的本国法很有可能对女方更有利。②(3)宪法不能直接适用于国际私法,宪法效力必须以国际私法...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3年04期
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中国国际私法立法模式的探讨——从我国民法草案第九编谈起

2。。2年12月17日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会议提请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草案)》,同年12月25日,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31次会议分组审议了该草案。民法学者对该部草案感到无比的失望,并对此展开了激烈地讨论。但是国际私法学者对民法草案中第九编关于涉外民事关系的法律适用法部分鲜有探讨,特别是在民法里规定国际私法规范合理性问题。笔者曾在上海召开的2002年中国国际私法年会上与《示范法》起草小组成员张仲伯先生(笔者的硕士导师)讨论这一问题,张仲伯先生认为采取专篇专章的立法模式,即在民法里以专门的一篇规定国际私法是不符合中国国际私法发展的客观要求。在2003年4月,笔者在看望《示范法》起草小组组长、中国国际私法学会会长韩德培先生(笔者的博士导师)时,韩先生认为专篇专章的立法体例是国际私法发展不成熟的表现,他提出中国的立法机关应该解放思想,具有超前意识,并特别要求笔者对国际私法专篇专章的立法模式以及其他一些问题谈...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当代法学》2018年01期
当代法学

俄罗斯国际私法立法之“变”与“不变”——兼论对我国国际私法立法思路的启示

历史上,前苏联的法律文化、体系和制度对我国的法学理论和体系构建都产生了很深远的影响,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在国际私法领域主要承袭了前苏联的做法并结合经济、政治形势的变化逐步构建起国际私法体系。俄罗斯是专章专篇立法模式的主要代表,先后颁布了《国际商事仲裁法》《家庭法典》《民事诉讼法》。2001年11月俄联邦国家杜马又通过了具有非常深远意义的《民法典》第三部分第六编国际私法部分,该规定于2002年3月1日正式生效。[2]随后俄罗斯不断对该国际私法部分进行局部的细微修正。2013年9月,俄罗斯又对国际私法规范进行大规模修正,目前俄罗斯《民法典》中的国际私法主要形成于此次立法工作。之后,俄罗斯国际私法又进行了几次细微的调整,最近一次发生在2016年9月。[3]纵观从2002年至今的20余次修正,俄罗斯国际私法呈现出越来越明晰的修改思路和规律,在很多领域引入国际最新的研究成果,在很多领域又立足传统不轻易求变。不断变通,亦有所持守,具有较高的研...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