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国际茶艺会会长叶惠民

中国国际茶艺会会长叶惠民香港《大公报》董恩明张哲中国的茶文化有着悠久的历史,在西汉甚至更早以前已有长远的发展。唐代“茶圣”陆羽所著《茶经》中更有上古神农氏尝百草中毒,而用茶解毒的记载呢。经过几千年的演变,开门七件事之一的饮茶已发展成为“茶艺”、“茶道”,研究茶文化成为一门很精深的学问。荣膺1996年度香港十大杰出青年之一的叶惠民教授,便是本港第一位系统研究、推广茶文化的茶艺大家。主编《中国茶叶大典》叶惠民在本港、内地乃至国际茶坛上都是一位享有盛誉的人物,由叶氏担任副主编、列入中国八五工程之一的《中国茶叶大典》,集合了中国多所大学二百余位学者撰写,长达二百五十万字,出版后将成为大学的工具书。叶惠民和安徽农学院茶叶系王镇恒教授联合主编的《中国名茶志》,亦是一部逾二百万字的巨著。叶惠民是中国现代第一个到内地大学教授茶文化的香港学者,担任了江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浙江树人大学(茶艺部)、江西海联文化艺术学院及江西洪桥大学的客座教授。叶惠...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农业考古》1970年20期
农业考古

在香港与叶惠民品茶

在香港与叶惠民品茶《深圳商报》侯军“脱离烦嚣忙碌的城市生活,在朴实的田园中,在浓密的树荫下,享受大自然的恬静;与三两知己,追寻茶艺之道,持着古意盎然的杯子,品尝上等名茶,笑谈城中热门话题,诚人生至高无上的境界……”这段话印在“中国国际茶艺会”的会刊封面。而写下这段话的茶艺会会长叶惠民教授此刻就坐在我的对面kk一身灰粗布缝制的中式对襟衫,上缀老式疙瘩布扣,手持由他亲自设计的朱泥紫砂壶,里边泡的是他的香港弟子们刚刚炒制的“港产龙井”,茶香袅袅,沁人心脾,引人遥思,一时间,我似乎忘记了这是置身于繁华的大都市香港。叶惠民出生于印尼,成长于香港,本是一个相当成功的青年企业家。然而,自80年代以后,他忽然迷上了中国茶文化,先是投资兴办了一家“雅博茶坊”,弘扬中华茶艺;接着又创办了“香港茶艺中心”,编印茶文化书籍杂志,传授茶艺课程。近十年中,经他培训的学员已达8000馀人,年纪最小的只有两岁,最大的75岁,其中既有家庭妇女,又有大学教授。许多...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花城》2013年06期
花城

叶惠玲作品

~~叶惠玲作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花城》2013年06期
《钢琴艺术》2010年10期
钢琴艺术

叶惠芳教授小传

一位执著于中国钢琴艺术事业的演奏家、教育家,晚年顽强地与病魔抗争,经历漫漫十年,终因年事渐高而不敌,于2010年3月24日驾鹤西去,走完了她镌刻在黑白琴键上的79年人生历程。她,就是为新中国钢琴事业做出贡献的、南京艺术学院音乐学院钢琴系的叶惠芳教授。2010年10月4日是叶惠芳教授80冥诞,为了纪念她对钢琴艺术事业的贡献,现将她的生平整理出来,奉献给广大读者。一、生命顽强,死神也望而却步2OOO年,70岁的叶惠芳教授被诊断患了乳腺癌,亲友学生无不焦急万分,叶教授却泰然处之:“手术。人生七十古来稀,割掉病灶照样继续愉快地生活。”可是出院时的例行体检却发现了“癌症转移”,叶惠芳教授的右臂肱骨X光片显示一块阴影,当时诊断为骨癌,须立即截肢,否则癌细胞将迅速扩散,生命只剩三个月!叶教授惊愕了,不为生命只剩三个月,只为截掉右臂!没有右手,怎么弹琴?许多人力劝叶教授截肢保命,叶教授断然决定:保留右臂,等待死神。有钢琴这根精神支柱,肉体死,虽...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钢琴艺术》2010年10期
钢琴艺术

美丽的平静——怀念叶惠芳老师

Cherish the Memory of Prof. Ye Huifang 2010年春天,叶惠芳老师走了。她安安静静地走了,据说就像她平时安安静静的神态一样。可是,这种安静的离去,更让我们揪心的难过,我们甚至不能大声地哭泣,只能默默地把更多的泪水和伤心咽下去。我不能忘记在她离去的前几天去医院看望她,临别时她看我的最后那一个眼神,虽然我说过几天还来看望她,可是那一刻感觉到的是从此永别,那是永远也无法忘记的一瞬间,一种刻骨铭心的震动,我在病房的楼下站了很久很久。如今,只要提起叶老师,似乎在我记忆中所有的她都淡去了,只有那一刻离别的目光。在一般人的眼里,她是一个高贵、善良和庄重的人,在她的学生眼里,她是一个慈祥的老师、一个崇拜的偶像,对她的崇拜不仅仅是她严谨的教学和对钢琴艺术的深刻理解,还有她的人品、气质和她永远的平静。尽管她的内心很丰富,有许多美的感受和经历,然而她从来不会尽情地说出来,总是很平静,她把很多很多的美丽深深地藏在心...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钢琴艺术》2006年10期
钢琴艺术

镌刻在黑白琴键上的人生历程——著名钢琴演奏家、教育家叶惠芳教授小传(一)

一、生命顽强死神也望而却步2000年,70岁的叶惠芳教授被诊断患了乳腺癌,亲友学生无不焦急万分,叶教授却泰然处之:手术。“人生七十古来稀”,割掉病灶一样继续愉快地生活。可是出院时的例行体检却发现了“癌症转移”,叶惠芳的右臂肱骨X片显示一块阴影,诊断为骨癌,须立即截肢,否则癌细胞迅速扩散,生命只剩三个月!叶教授惊愕了,不为生命只剩三个月,只为截掉右臂!没有右手,怎能用自己的十指与陪伴一生的钢琴交谈?许多好心人力劝叶教授截肢保命,叶教授断然决定:保留右臂,等待死神。有钢琴这根精神支柱,肉体死,虽死犹生;无钢琴这根精神支柱,肉体生,虽生犹死。这就是钢琴家叶惠芳的生命逻辑。也许是叶惠芳对事业的执著、对死亡的蔑视,令死神悄然退却。经过几个回合的波折,那一块肱骨阴影被专家最终确认为一般软骨瘤。往后的日子叶教授活得很好,即使有点病痛也是“小菜一碟”。还有什么比“生命只剩三个月”的生死考验更为严酷的挑战?在同道中,和师长辈的李翠贞、同学辈的顾圣...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