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法律多元视野中的国家法与民间法

一、民间法:功能主义的解释民间法,社会学家、人类学家和法学家都曾经给其以各种各样的称呼。当关注于其权威渊源或管辖范围时,它被称为非国家法、非官方法、人民的法、地方性法、部落法等。[1](p.1)当关注于其文化起源时,它被称为习惯法、传统法、固有法、民间法等。而与此相对应的国家制定的法被称为国家法或官方法。我们在这里借用梁治平先生对民间法的界定,他在《清代习惯法:社会与国家》中指出在中国的传统语汇中,与“官府”相对的是“民间”,因而在国家法之外,可用“民间法”的概念来做区别。他说国家法可以被一般地理解为由特定的国家机构制定、颁布、采行和自上而下予以实施的法律,民间法是指这样一种知识传统,它生于民间,出于习惯乃由乡民长期生活、劳作、交往和利益冲突中显现,因而具有自发性的丰富的地方色彩;“在国家法所不及和不足的地方,生长出另一种秩序,另一种法律。这里可以概括地称之为民间法”。[2](p.32)因此我们可以大体上这么认为,民间法是独立于...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盐城师范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7年03期
盐城师范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法律多元视野下的国家法与民间法

法人类学和法社会学的有关研究对法律多元已有较为详细的描述。它起源于这些交叉学科对法律的功能主义界定,并将其广泛运用和进一步发展。法律多元的概念有效地抨击了人们具有的正统法学常识,因为它意味着否认人们深信不疑的国家法作为法的唯一性或者说否认西方法在世界各民族中的普适性[1]2。法律多元理论表明,在一个复杂多样的社会里,不可能存在一元法律规范或单一的社会秩序,任何社会秩序的建构都不能仅仅依靠单一的正式法律制度。昂格尔在其著作《现代社会中的法律》中提出了三种法律概念,即习惯法、官僚法和法律秩序。奥地利学者埃利希在《法社会学基本原理》中提出了两种法律,即国家制定的“国家法”和“社会秩序”本身,或者称为“人类联合的内在秩序”。日本学者千叶正士明确提出了法律多元,他认为,法律应分为三个层次,即官方法、非官方法和法律基本原理。官方法是指一个国家的合法权威所认可的法律体系。国家法一般被看成是标准的官方法,它是由一个国家的合法政府直接认可的,而且...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西安科技大学
西安科技大学

论民间法范畴的界定及法治实践中国家法与民间法的互动关系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民间法范畴及其相关理论以其独特的视角及显著的分析效力引起了诸多研究法治理论的学者们的兴趣。本文试图对目前学界正在讨论的民间法范畴做出界定,并进而研究法治实践中国家法与民间法的互动关系问题。文章首先从语义阐释学的角度出发,力图从中国社会历史变迁中行动者们的鲜活话语实践所表达出的意义体系中去寻找对“民间”的恰当理解,并在对“民间”这一表征民间法生长并发挥作用的社会空间的语汇进行表述的基础上,借助于对社会生活中存在的法律多元现象的历时考察,从法治维度将民间法范畴界定为“非经官方权威认可的,自发衍生于社会之中并为其成员所遵行的类法规范的总和”。在此基础上,文章对国家法与民间法从创制主体、形成过程、调整范围及实施保证等方面做一静态比较并指出两者既相互区别又在多个方面存有密切关联。在法治实践进程中,国家法与民间法的互动关系主要表现为两者彼此对立、相互消解及彼此渗透、相互强化两种形式。最后,文章在对市民社会的法治蕴涵及市...  (本文共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外国法制史研究》2006年00期
外国法制史研究

法律多元与法律多元主义问题探析

近三十年来,随着人类学与社会学的发展,西方法学界开始密切注意到法律多元性的问题,一元化的国家中心主义的法律越来越多受到质疑与挑战,一些学者从各种不同的角度对非官方法律进行广泛而又深人的研究,取得了很大的成绩。①但是,我们又不能不看到另外一种情况,那就是国内关于法律多元的研究基本上还处于空白状态。通过搜索中国期刊网以及其他非期刊杂志信息的我们可以知道,中国的有关法律多元方面的研究仍然停留在较低层次的介绍上,对近年来西方关于法律多元的研究缺乏系统的梳理,他们的研究要么与少数民族的习惯相联系,要么与文化传统相联系,未能从学术发展史的角度对法律多元这一法律现象进行认真的研究,远远不能与西方学者进行对话。更重要的是这些学者之间的研究似乎并不相干,也看不出研究热点并对这些热点问题进行争论。这种研究,没有看到其他国家,尤其是西方学者对此所做的贡献,其结果肯定是支离破碎,不成系统。基于上述情况,本文准备从法律多元研究涉及的主要问题对法律多元性现...  (本文共16页) 阅读全文>>

《社会中的法理》2011年02期
社会中的法理

当今世界法律多元的其他方面

一、探讨法律多元的问题“法律多元”的术语多年来为不同的方式所使用,但却缺乏一个受到广泛接受的概念。例如,法哲学家用它来描述法律与伦理学或哲学理念的关系,法历史学家用它来描述欧洲国家中重叠的法律移植制度,宪法学者用它来描述某些国家的联盟。与这些用法相反,法律多元的特殊定义近几十年来流行于法学学者中间,这种定义具有社会学/人类学的取向,发现了非西方国家的法律在后殖民环境中至关重要的问题。可以通过下面这些人的作品了解关于该主题讨论的发展情况:20世纪70年代有1972年的吉利森,1972年的万德林登,1975年的胡克,1975年的弗里德曼;尾随其后的是20世纪80年代中期,有1984年的马瑞森和康克林,1985年的阿特和伍德曼,1986年的萨克和明奇,1986年的格里菲斯,1988年的梅里,1988年的鲁兰,1989年的格林豪斯,1989年的千叶。回顾这些成就,我注意到与其讨论有关的下述问题,作为我非西方视角的结果。(1)许多讨论者明...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经济(下旬)》2013年10期
法制与经济(下旬)

法律多元与法律现代性浅析

一、看待法律多元的三大视角关于法律多元这一概念,只有从多个视角分析才能更详细地了解其中含义。下面借鉴拉德布鲁赫的法哲学观点将对法律多元的看法分为个人主义、超个人主义和超人格主义三大视角。首先,个人主义视角下的法律多元。个人主义提倡个人至上,身为人类个体的每个人是最重要的,对于法律多元,这只是法律表现形式的不同而已,其内容必向着个人主义理想而发展。新自然法学派的一些主张与此契合。法律制度服务于这一普世理想时,法律总有一天会统一,即个人主义者们所预测的世界统一法。其次,超个人主义视角下的法律多元。超个人主义可以理解为集体主义甚至民族主义,它主张法律制度、体系及过程的存在不以个人而以集体为目的。不同的集体生存至今形成了不同的法律体系,它是民族精神的体现,是国家意志的体现。其代表性学派当属历史法学派。他们认为多元的法律体系是多元集体(或国家)自发秩序的本质体现,不可擅改。最后,超人格主义视角下的法律多元。超人格主义也被拉德布鲁赫称为“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河北法学》2012年10期
河北法学

法律多元语境下的法律变通的概念界定

一、问题的提出理论研究,尤其是法学理论研究的前提是明确概念的内涵,以便人们在同一概念前提下对相关的理论问题形成有效的交流和沟通。因为,如果人们对所使用概念术语的内涵理解不同,则在某个问题的讨论、研究中,就会出现表面看来探讨的是相同的问题,但实际上人们却是在自说自话的情况,因而难以形成有效的交流和沟通。然而在既有的有关法律变通的研究中存在着概念使用混乱的问题。关于法律变通的概念,学者们出于不同的问题意识在不同的意义和不同的层面上使用这一概念。目前学者们主要在以下几种意义上使用法律变通的定义:有的学者把法律变通定义为:“法律适用者为了达到某种目的(政治目的、社会目的、甚至个人目的)而灵活自主地运用法律的行为”①。在这里法律主要是国家制定法,灵活自主地运用法律主要是指法律适用者对既有法律规定的超越和突破,是法律适用主体为了某种目的进行的一种自由裁量行为。有的学者把法律变通定义为“主体在未经法律的制定者准许的情形下,未按照正式的程序,自...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