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迁坟

刘成急忙拄着拐杖,来到了地里。在土地承包那年,刘成本抓到了好地,可愣是拿好地换了这块坟地。多年过去了,没有人关注那座坟,也没有人知道坟里埋的是谁。开发商来了,要占那块儿地,那座坟必须迁走。“不迁!”刘成态度坚决。谈判不成,开发商要强行拆坟。不远处,已经传来了机器的轰鸣声。村主任风风火火地跑来,拉着刘成:“大伯,不就是一座孤坟吗?人家答应多给补偿的!”“补偿?你们补偿得了吗?”刘成混浊的眼里盈满了泪水,“这里,埋的是一百二十一个英灵啊!”村主任和开发商都蒙圈了,这么个地方哪有什么英灵啊?老糊涂了吧?那年,老连长十四岁。部队刚过了草地,首长却发现,有两个连没跟上来。说是两个连,可三两天就要打一仗,又经过爬雪山,过草地,也就剩下一百多人。首长派老连长去寻找,老连长走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广州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7年03期
广州社会主义学院学报

新中国成立以来广州回民迁坟考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广州市回族同胞为了支援国家社会主义建设,响应政府号召,多次实行迁坟,将祖传下来的回民坟场中几百亩地,献给国家,谱写了一曲曲爱国主义的新歌。但是,关于迁坟的时间、具体经过等,已有的文献资料或者语焉不详,或者与实际不符,甚至连《广东省志·少数民族志》(广东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这样的权威性著作也存在错误。2016年年底,我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调查研究,阅读了已有的论著(公开发表或内部书刊发表的),查找了有关历史资料,访问了已经八、九十岁的当事人,还请一些部门同志帮忙查证,终于把广州回民为支援国家建设而迁坟的来龙去脉基本搞清楚,纠正了一些误传。一、市政府决定征用土地关于广州市政府因建设中苏友好大厦而需要在回民坟场征地,开始迁坟的时间,现有资料存在不同的说法。有的说是1953年,[1]有的说是1955年。[2][3][4][5][6]据我查证资料及访问回族老人,确定上个世纪50年代初回族同胞迁坟开始时间为1955年。...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05期
中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祖先进城:武汉市郊一个村庄迁坟的文化逻辑

近年来,随着城市化的快速推进,许多城市周边的乡村都经历了大规模的征地拆迁,征地拆迁不仅涉及人员、空间及利益的重新配置,也是一种文化、生活方式和社会秩序的重构。然而,当前有关征地拆迁的大部分研究,都围绕以土地为中心的权益博弈而展开。最受关注的仍然是征地拆迁的补偿安置等经济利益问题,社会文化在征地拆迁过程中扮演的角色则没有引起足够重视。事实上,文化对征地拆迁的影响并不亚于经济因素,在很多情况下,文化都在以其特有的方式塑造着城市化的路径和实践方式。20世纪90年代昆明的城市改造在市民中引发了一股对“老昆明”强烈的怀旧之情,政府部门不得不为此修改既定的规范方案[1];西安一个回族街区的城市改造也因为少数民族宗教文化方面的敏感性而迟迟不能付诸实施[2]54-55;面对来势汹汹的城市改造运动,一个粤东城市的姓氏宗族为了保护其宗祠所在的围龙屋,与城市拆迁展开了坚持不懈的斗争[3];居住在丽江古城的一群居民则充分借助“文化遗产”在当下的影响力保...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国农业资源与区划》2017年03期
中国农业资源与区划

农户对殡葬用地制度满意度及其改革接受意愿分析——以辽宁省为例

0引言我国进行殡葬改革多年,取得了很大的成效,但殡葬用地却存在很多的问题[1]。殡葬用地自然消亡的时间漫长,随着人口不断地增加[2-3],逝者需要安葬,而可使用的荒地不多可用于埋葬的地方也越发减少[3-5]。所以殡葬用地逐渐占用农用地,活人死人争地的现象也愈加明显[4,6]。无规划的农村殡葬用地,多以土丘形式分散在耕地和林地[1]。农业资源承载着很大的压力[7]。农田中分布的坟丘占用耕地面积,不仅降低耕地有效利用率而且影响着农业的机械化操作和经营的规模化[8]。因受传统习俗的影响,村民对殡葬地较为敏感[9-10],其成为殡葬用地改革的一个重要障碍。农村殡葬用地缺乏管理,村民缺少安葬的地方[11],面对耕地中墓葬地不断增加,而生态型公墓使用率较低的现象,需要做长期的规划来保障用地的安全[12]。因受我国传统“入土为安”习俗的影响,必定会安葬逝者,因此殡葬占用土地是必然的,所以只能节约集约利用土地,提高其生态效应。建议将耕地中墓葬地...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山西政报》1958年26期
山西政报

国务院关于基建用地迁坟期限问题给湖南省人民委员会的批复

你省1958年6月9日关于基建用地迁坟期限简捆的精示收悉。同意变更前政务院1965年8月1币日命令关于基建用地中坟墓迁葬期简至少为一个月的想定。为了适应当前工农业生产大跃进的形势并兼麒人民群众的风俗习惯,迁坟期限...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农村.农业.农民(B版)(三农中国)》2006年11期
农村.农业.农民(B版)(三农中国)

强制迁坟违规建园区:政府“踩线”引发百姓抱怨

人口约so万的江西省南丰县已经建成的富溪工业园区尚有大片空地未开发,今年又紧锣密鼓地规划建设新的工业园—河东工业园。而建设新的工业园,需要将1千多座上百年的旧坟集中搬迁到一处新建的公墓区。相关部门借迁坟之机,软硬兼施迫使墓主选择高价豪华墓穴,给迁坟户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引起当地群众的强烈不满。县里又建新工业园强制迁坟千余座防止经济过热,保菊晚济健康发展是当前宏观调控的重点。把好土地、信贷两道“闸门”则是各级政府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去年,发展改革委牵头对全国开发区(工业园区)进行了重新审定认定,规定每个县区办了开发区(工业园区)的只可保留一个,没有办的县区今后不再另外核批。江西省有关部门也已将大片占用土地搞工业园视为“雷区”。然而,在少数地方这一规定却成了一道失效的“紧箍咒”,一些地方干部甚至瞒天过海越“雷池”,踩着“红线”大搞开发园区建设。南丰县分管工业的副县长向记者特别强调,新开发的河东工业园开始称“工业园”,后改称‘‘新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