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心声与心画,开卷见天真——郭祥正的书画论

作为北宋一颗长久隐没了的诗坛明星的郭祥正(字功父或功甫),不仅诗写得好,被赞为“李白后身”…,而且字也写得好,李之仪说他“醉吟老人故善书,而未尝以书自名,真善书者也”(《跋醉吟先生书》,《姑溪居士文集》卷四十二)。他同时还是一个收藏家和一个鉴赏家,经过他品鉴或题跋的字画传播迅疾,身价倍增。更有价值的是在郭氏于品鉴的同时,还发表了一些关于书画的理论观点,他自己说:“一见妙画心眼开。”(《寂照大师匣藏相国寺坏壁秋景》)…(卷’--“”,他的关于书画的“心眼”与他的诗论观点(见另文),在中国古代的文艺批评史上,同样弥足珍贵,可惜至今未被开掘和阐发。有鉴于此,本人以孔凡礼先生亲赠之《郭祥正集》,加以归纳和分析,以供学界参考。 书与画俱为笔墨之运行线条之节奏,故其关纽互透,道理相同。清代画论家董綮《画学钩玄》说:“画即是书之理,书即是画之法。画道得而可通于书,书道得而可通于画。殊途同归,书画无二。”是故本文所论书画,虽侧于画,而理一也。 ...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新视野》2003年06期
新视野

关于创建“中国哲学批评史”的设想

在目前的中国哲学领域,还没有“中国哲学批评史”这样一门学科,在各大学哲学系也还没有开设“中国哲学批评史”这门课程,著者以为这是一个很大的欠缺。本文的目标是提出创建“中国哲学批评史”这门学科的任务以及一些初步设想,供方家批评。中国哲学的研究发展到今天,也该到了创建这门学科的时候了。一、为什么要创建“中国哲学批评史”创建“中国哲学批评史”,主要的理由不外三项:第一,可以完善中国哲学领域的学科建设。中国哲学学科的建设,起始于1916年9月谢无量先生《中国哲学史》一书的出版,其后陆续有胡适先生《中国哲学史大纲》(上册)、冯友兰先生《中国哲学史》(上下册)等书面世,得进一步完善与拓展。这是就中国哲学史学科而言。但中国哲学领域的学科完善与拓展,却进展十分缓慢,除开断代史和个案研究,似乎仅有张岱年先生等少数前辈发起创建过“中国哲学史史料学”、“中国哲学史方法论”等学科,且响应者不多。这对中国哲学领域的深化,是非常不利的。中国文学领域有一个专门...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文学研究(辑刊)》2017年01期
中国文学研究(辑刊)

《中国文学理论批评史》的理论特色和方法论价值

就批评史学科的教材建设而言,如果说20世纪三四十年代是学科奠基期的“辉煌”,那么从八九十年代至21世纪初则是学科发展期的“繁荣”。参与教材建设的,有德高望重的学者,如王运熙、顾易生、黄霖、蒋凡、敏泽、张少康、蔡锺翔、郁沅等,也有学生辈的李青春、袁济喜、李建中等。众多的批评史教材,其基本模式是“原始表末”,即在历史的框架内,依时序诠解历朝历代的文论家及其著述,阐释历朝历代的文论思想及核心观念。可见在“原始表末”模式之内,包含了“选人定篇”和“知人论世”。而“原始表末”的代表作应首推王运熙、顾易生主编的七卷本《中国文学批评通史》(上海古籍出版社)。这套书兼具教材和专著性质,从1989年开始问世,到1996年全部出齐。是书全面清理各历史阶段文学批评发展过程,科学评价历朝历代经典理论家及批评经典,努力发掘新的材料,整体展示中国文学理论批评的丰富多彩和灿烂成就。-“原始表末”框架内的批评史教材,各有不同的理论特色。以这部教育部重点教材《中...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华少年》2016年07期
中华少年

艺术批评史研究现状及相关问题阐述

1 艺术批评史研究现状1.1 宏观进程的研究:“文革”后,自觉的、学理性的艺术批评史研究展露出雏角,到改革开发时期,学者开始对艺术批评史的宏观进程开始初步研究、梳理,包括易英、贾方舟以及尚辉等人,采用分期方式,进行艺术批评史的整理,且归纳出不同时期艺术批评的时间、背景、特点以及内容和批评方法等,并开展客观评价活动。随着21世纪的到来,艺术批评史研究更加注重历史研究,为艺术批评历史地位的总结提供依据,促进新时期艺术批评的发展。1.2 热点问题和重要对象的研究:随着国家发展,社会进步,致使学术文化环境发生转变,不断得到完善,进而打破政治至上的学术批评标准的束缚,实现学术心态的大调整,致使学术视野不断开阔,学术思路得到更新,更重视热点问题和重要对象的研究,迫使艺术批评史研究更为细致、深化。例如,于80年代初期开展的关于现实主义艺术批评热潮的思考活动。1990年,“后殖民电影”批评现象得到学术界的关注与重视。受新世纪影响,批评信息出现多...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首都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06期
首都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编年批评史的意涵与理解

一在《现时代的根本特点》一书中,费希特将构成人类历史的超时间存在分为先验和后验两个部分。在他看来,前者是必然存在的“概念中的时间”;后者是现实偶然存在的“编年史的时间”。前者展现的是作为历史目标的宇宙蓝图及其实现过程,是人类历史发展的逻辑;后者展示的是无穷无尽的历史事实及其出现过程,是人类历史发展的经验。顺着费希特的语脉,“概念中的时间”可以视为秩序意义上的时间,“编年史的时间”则可以视为自然流逝的时间。[1](pp.4~19)借用费希特的时间概念,那么,文学批评的历史也可以区分为两种:一种是“概念脉络中的批评史”,一种是“编年意义上的批评史”。前者展示是文学批评意识演进的内在理路、内在秩序,关注的是体系自身的整体性与连续性,这种整体关联常常借助于概念、范畴、命题之间的逻辑论证,以同一类型或相同形态呈现;后者则主要关注文学批评史上文论家与文论流派以及思想体系之间前后相继、先后相生的意义关联,这种意义关联常常借助于个案的研究,以描...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艺术学界》2014年02期
艺术学界

穿越艺术的批评之门——评凌继尧主编的《中国艺术批评史》

一、中国艺术批评学的学科语境^^理意义上的艺术批评是近代以来随着艺术自身的繁荣和文化机制(出版守^业)的形成而形成的。一方面,出版印刷业和新闻业培育了能够阅读书籍和报刊的艺术公众,另一方面,艺术品的展示给观众提供了直接面向艺术品的机会,这给介于艺术品和艺术公众之间的现代艺术批评家提供了出场的机会。18世纪,法国哲学家狄德罗(1713—1784)从1759年开始为《文学通讯》撰写画展评论,开创了现代意义上的艺术批评。19世纪,出现了专业和职业的批评家。诗人波德莱尔(1821—1867)以他大量的沙龙批评奠定了现代艺术批评的基本原则和“现代性”观念。20世纪,艺术学和艺术批评逐渐具有了独立的学科意识。1906年,德国艺术学家德索(1867—1974)出版《美学与一般艺术学》一书,标志着艺术学作为学科得以诞生。20世纪艺术批评方法和批评流派繁多,批评事业兴盛,使得20世纪被称为“批评的世纪”。诺斯罗普?弗莱的《批评的解剖》(1957)...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