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突破责任政府研究之藩篱——一种责任政党政府的理论视角

国内学界关于责任政府理论研究迄今已经有10多年的历史,根据中国期刊网的资料,冯志斌的《建立责任政府———我国县级政治的现状及其改革》是第一次论述责任政府的有关问题。经过10多年的政府理论和实践的发展,国内学界对于责任政府的认识不断深化,尤其是近年来,伴随着一些地方政府提出建设责任政府的目标后,责任政府的研究成为一段时间的热点问题。但是伴随着理论的深入,我国的责任政府的研究也正在遭遇困境。一、我国责任政府理论研究的主要成果责任政府来源于英国的议会民主制度,但是在中国的政府发展中,理论研究又赋予这个概念中国式的解读。从不同的视角,一些概念或理论也先后被提出,责任政府的研究的三个阶段可以看作是这种理论研究转向的典型表现。第一阶段,责任政府研究的政府责任论阶段(1989-1994)。在这一时期,许多文章也不同程度地涉及了责任政府和政府责任的问题。第二阶段,责任政府与政府责任研究混合阶段(1994-2000)。陈庆云教授的《“小政府”与“...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攀登》2007年01期
《淮海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03期
淮海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领域的分离与当代中国政府重建——一种责任政党政府的理论视角

责任政党政府理论是20世纪初发端于美国的政治学理论,其强调建立一个政党主导下的责任政府制度。作为一种对美国政党制度的批判的产物和分析框架,责任政党政府理论更多强调的是政党在政府中的责任主导地位,“毫无疑问,政党的产生是现代政府的显著标志之一。实际上,政党扮演了政府的主要缔造者的角色,尤其是现代民主政府的缔造者[”1]1。卡增斯坦(Katzenstein)曾经对政党的作用作这样的区分,“早期的工业化国家的政党是从社会底层进行政治动员的工具;政党之间的进一步的政治联盟关注的是政治参与而不是官僚机构的渗透。而在工业化晚发国家里,政党之间的联合集中关注的是官僚机构的渗透而不是政治参与[”2]88。在当代中国,责任政党政府的建立就是一个在工业化过程中,从政治渗透到政治参与的角色转换并加以制度化的过程,是对1898年以来中国责任政党政府的自我检讨与重新探索的过程。改革开放以后,这一过程由于经济、社会、文化基础的变迁而相应发生着变化。一、责任...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学习与探索》2008年02期
学习与探索

执政的合法性与参政的合法性——当代中国责任政党政府建设的思考

责任政党政府理论是20世纪初发端于美国的政治学理论,其强调建立一个政党主导下的责任政府制度。作为一种对美国政党制度的批判的产物和分析框架,责任政党政府理论更多强调的是政党在政府中的责任主导地位。而从这样的视角出发,中国的政府体制可以看做由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在共同革命和联合执政中逐步确立的一种独特的责任政党政府体制,在新制度建立与新社会建设的过程中,这一体制发挥了巨大的动员能力与组织能力。作为全国性政党组织,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都建立了本党的组织结构,明确了党章和政策。利益集团在中国改革开放过程中作为一种新生事物萌发了强烈的影响公共政策的生命力,同时也给中国责任政党政府过程带来了许多负面的影响。①但这一负面影响也同样说明了中国现有的责任政党政府体制存在问题,而这一问题的解决是中国建立更加负责的政党政府的前提。一、责任政党政府过程的主体反思在中国的责任政党政府过程中,执政党、参政党和利益集团构成了这一过程的主体。它们在政府过程...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学术论坛》2007年11期
学术论坛

美国责任政党政府理论的历史与现状

美国自诞生以来,政党和政府制度便开始成为争论的热点问题。应该指出的是,即使在今天,对这一制度的批判与反思仍然在持续之中。在这场长达两个世纪的争论中,围绕政党的功能形成了不同的理论,责任政党政府理论就是其中较为重要的一种。责任政党政府理论主要集中在政府中政党责任体系的阐述,或者说在什么样的条件下,政党应在政府中承担何种责任,从而使责任政党政府理论成为近一个多世纪以来美国政治学界的一个热点问题。一、伍德罗·威尔逊与责任政党政府理论的缘起建立类似英国的政府体制的主张自美国独立以来就是一种比较常见的观点,但到了19~20世纪,这一观点才开始上升到理论。伍德罗·威尔逊堪称这一理论的首倡者。因为早在1879年,尚在普林斯顿大学读书的威尔逊在《国际评论》上发表的一篇论文《美国内阁》里就提出了责任政党政府是美国民主的理想形式的观点[1](P25)。并在随后的一系列著作中完善了相关观点,从而形成了责任政党政府理论的滥觞。而福特、谢茨施耐德等紧随其...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统一战线学研究》2018年05期
统一战线学研究

从民主的两重性看当代政党政府的协治选择

一、民主的两重性及其在理论和实践中的显现民主是什么的问题很关键。作为自然的历史演进及产物,作为政治结构、体系和过程,民主当然有其实在性。但人们又总是在反思中来把握民主,对它的理解又往往受制于经验和知识结构、认知能力和理性层次,且深受情感、意志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在不同文化背景下,不同的人往往具有不同的民主观。实在的民主以及对它的观念的反映总是纠结在一起。然而,相同的民主体系和过程往往会生发不同的民主观;特定的民主观可能很好地指导也可能完全误导政治实践及民主发展。(一)作为政治价值的民主以及作为政治工具的民主民主取决于经验实践,也取决于理念建构,整体体现为一种来自于并回归到复合行动之中的规范系统和政治过程。就其理念建构而言,民主具有价值的意义和属性,有其由内而外导向价值理性的一面;就其经验实践而言,民主又具有工具的意义和性质,又有其由外而内导向工具理性的一面。概言之,人们头脑中的民主总是具备如下双重的属性:经验与建构的析分与复合,以...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广州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2年04期
广州社会主义学院学报

发展民主 兼顾政治参与的有效性和有序性

公民政治参与的发展是当代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公民参与政治必将推动我国的政治发展。但是,只有合理、有序且有效的政治参与才有利于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建设、巩固和发展。是故,如何理解公民政治参与和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关系问题,以及如何以有序、有效的政治参与推进当代中国民主政治健康发展的问题,将形成一个极具现实性、迫切性的理论研究领域。一、政治参与的内涵、现代政治参与的基本特点拉斯维尔将政治学解释为有关“谁得到什么,何时和如何得到”的理论。[1]其实,如果把这一看法应用到政治参与领域中,则只需加上一个“为什么”,就能很好地揭示政治参与的本质。政治参与是出于维护现有利益或追求利益最大化目的而企图影响政策的行为,是相关政治主体在政治制度的基础上参加政策形成和执行的过程。[2]但是,政治参与并非一定是在制度内进行。现实生活中有大量游离于制度边缘或制度之外的非制度性参与。后者尽管对政治制度的稳定形成一定挑战,但往往并不从根本上危及制度的存在...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