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基于水生态足迹的山东省水资源利用与经济发展分析

水资源不仅是一种基础性的自然资源,同时也纳水体特性,评价山东省2003—2015年水资源利用是人们生产、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经济资源.近年,随与经济发展的脱钩程度与协调程度,为实现水资源着中国水资源需求量逐年增加,经济社会发展中存与社会经济协调发展提供技术支撑.在的水污染问题越发严重,致使水资源短缺与水资源污染问题日益严峻[1].水资源的质与量下降,导致1研究方法了水资源矛盾成为制约经济社会进一步发展的一大要素.因此,如何定量分析水资源利用与经济发展1.1水生态足迹理论模型之间的内在规律,发挥区域水资源利用最大效益,1.1.1传统水生态足迹理论模型提高水资源利用的协调性,解决地区科学发展和可传统的水生态足迹计算过程见式(1),它包括持续发展的“水瓶颈”问题,成为水资源可持续利用了水量生态足迹和水质生态足迹[10]两部分,计算式领域的研究热点[2-3].见式(2),(3).水量生态足迹反映人类在生产生活目前,研究者们已采用各类模型,对...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广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06期
广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河南省生态足迹现状及其经济驱动因素研究

一、引言近代以来,工业及信息技术的进步使人类社会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城市化进程加快,新的生产生活形态涌现,经济全球化向纵深发展。在促进人类社会快速发展的同时,以要素高投入、资源高消耗、污染高排放为特征的发展模式给全球生态环境带来了巨大威胁,全球温室气体排放、臭氧层破坏、化学污染等生态环境问题日益严重。近年来河南省经济发展取得较大进步,综合实力大幅提升,全省生产总值先后跨越3万亿元和4万亿元的大关,全国重要经济增长板块的地位更加突出。然而在取得傲人经济成绩的同时,河南省却被大气污染、水污染和土地盐碱化等生态环境问题长期困扰。生态可持续发展是社会持续发展的基础,如何协调好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是当前社会发展的主要难题。传统经济学将生态系统排除在经济系统之外,形成了以高消耗、高污染为代表的传统经济增长模式。生态经济学认为,经济系统和生态系统是紧密关联的。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明确在“十三五”期间要牢固树立并切实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四川林业科技》2019年01期
四川林业科技

生态足迹研究现状及展望

生态足迹(Ecological Footprint,简称EF)是加拿大生态经济学家Rees~([1,2])提出,由Wackernagel~([3])进一步完善的一个较好的可持续发展定量分析指标,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广泛的应用和认可~([1,4])。我国利用生态足迹理论进行相关的研究比较晚,1999年张志强等人将生态足迹的概念引入国内~([5]),最早被翻译为生态基区,或生态痕迹、生态脚印、生态空间、生态踩占~([6])、生态空间占用~([7])、生态占用~([8])。其定义是:指生产一定人口所消费的所有资源和吸纳这些人口所产生的所有废弃物所需要的生物生产土地的总面积和水资源量~([9])。即生态足迹就是指能够用于持续地为一定地域空间的人口提供资源和消纳废物的土地的总面积和水资源量;其本质就是某一区域人口消耗的资源和产出的废弃物所需要的生物生产土地的总面积和水资源量。1 生态足迹理论的相关研究我国区域生态足迹研究的实践成果最早见于20...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生态学报》2019年05期
生态学报

合肥市生态足迹时空特征与脱钩效应变化及灰色预测分析

21世纪以来,合肥市地区生产总值已由2000年全国省会城市排名第26名增长到2014年的全国前十,取得了省会城市增幅全国第一的瞩目成绩,经济的增长、城镇化进程的加快也必然会催化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建设之间的矛盾。怎样摆脱快速城镇化进程中对自然资源环境的过度依赖,脱钩经济增长与土地资源消耗、提升土地利用效率是合肥市城镇化进程中亟待解决的一个重要议题,也是合肥市实现新型城镇化的必经之路。因此,如何掌握合肥市资源环境需求量的变化,协调经济增长与自然资源环境承载力之间的关系,走新型城镇化道路,严守生态红线,是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生态足迹是评价资源消耗强度与生态承载力协调与否的有效手段,最初由Rees[1]提出,后由Wackernagel[2]于1992年进行了完善。自1999年“生态足迹”概念正式引入我国,李利锋[3]、成升魁[4- 5]、陈东景[6]、谢高地[7]等学者分别研究了生态足迹的理论、方法和计算模型,并利用此模型对我国及部分地...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铜仁学院学报》2019年02期
铜仁学院学报

安徽省对外贸易的生态足迹及其影响因素研究

一、引言生态环境是物质生存和发展的自然根本。在经济全球化大背景下,基于资源商品的区域间转移实际上意味着生态因素的转移,进而对一地区对外贸易的可持续性产生影响。“生态负担”的流动逐渐成为备受关注的问题。加拿大生态经济学家Willian于1992年首次提出对外贸易的生态影响,而后由他的学生Wackernagel改进的生态足迹法,作为“一种很好的生态影响评价法”受到学术界的青睐[1]。该方法将人们消费的产品转化为生物生产用地面积,从而通过生态面积用具体明确的数字呈现人类消费对自然资源的影响,以此解释和衡量一个国家(地区)对外贸易的生态影响。基于此定义,对外贸易的四大方面——外贸规模、依存度、贸易结构与增长方式都将通过贸易产品的消费对生态足迹产生影响。在现有的研究中,张衍广[2]、史丹[3]研究了中国生态足迹总体的演变与发展趋势;张可云[4]、高阳[5]、张靓[6]、张爱菊[7]对省、市、区际生态足迹进行了比较研究;陈丽萍[8]、刘建伟...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生态经济》2019年07期
生态经济

北方农牧交错生态脆弱区农户生态足迹及其与收入的关系

对生态系统服务的生产和消费是人类不断满足和提高自身福祉的方式,但这一方式也影响了人类所处的生态系统[1]。如果人类生产方式和消费方式不做出相对程度的转变,人类给予生态系统的压力将不断增加,最终导致生态系统持续退化(MEA)。农户处于重要的经济活动主体地位,其生产和消费活动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了重要影响[2-3]。科学衡量农户经济活动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可以为制定调控政策提供科学依据。生态足迹又叫“生态占用”,是指生产一定人口消费的资源及吸纳产生的废弃物所需要的具有生物生产力的地域空间面积[4]。由于计算操作性较强,并且易于进行比较,生态足迹被广泛运用于度量人类各种行为活动的生态影响及可持续发展评价之中[5-11],已经逐渐成为评估人类活动对自然产生依赖性和影响力的典型方法[5-6, 12]。近来,学者们将生态足迹引入到个人、农户、社区等微观尺度,进一步分析微观个体决策和行为对自然资源的占用和对生态系统的压力[12-18]。但在已有的...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