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为生命而阅读

*玛莎·努斯鲍姆(Martha Nussbaum),女,1947年生。美国哲学家,芝加哥大学教授。主要著作有《善的脆弱性》、《诗性正义》、《政治情感》以及《愤怒与宽恕》等。这篇论文是玛莎·努斯鲍姆在1988年为韦恩·布斯的作品《我们所交往的朋友:小说的伦理学》所撰写的书评,首发于《耶鲁法律与人文学刊》,后经修改,收录于她在1990年出版的论文集《爱的知识:论哲学与文学》中,本文译自该论文集。遭到继父的殴打,失去了母亲的爱与呵护,大卫·科波菲尔转而向一群莫德斯通一家事先并未想到去打压的朋友寻求友谊:我父亲曾在楼上的一间小房间里留下了一小堆书籍,我曾进去过(因为就在我房间隔壁),这个屋子里没有一个人去为它们操过心。在这个神圣的小屋子里,罗德里克·兰登、佩雷格林·皮克、汉弗莱·克林克(Humphrey Clinker)、汤姆·琼斯、维克菲尔德的教区牧师、堂·吉诃德、吉尔·巴拉斯以及鲁滨逊·克鲁索一个个地跳出来,如同热情的主人与我相伴。...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现代大学教育》2016年06期
现代大学教育

玛莎·努斯鲍姆自由教育新意蕴辨析

玛莎·努斯鲍姆(Martha C.Nussbaum),是美国著名政治哲学家、法学家和教育家,也是国际上极具影响力的伟大思想家。作为美国当代“新斯多葛学派”(New Stoicism)代表人物,她先后在哈佛大学、牛津大学和芝加哥大学任教,并获得世界上美洲、亚洲和欧洲37所大学的荣誉学位。[1]努斯鲍姆著作颇丰[2],有《善的脆弱性》(The Fra-gility of Goodness:Luck and Ethics in Greek Tragedyand Philosophy)、《诗性正义》(Poetic Justice:TheLiterary Imagination and Public Life)、《培育人性:从古典学角度为通识教育改革辩护》(CultivatingHumanity:Classical Defense of Reform in Liberal Edu-cation)、《告别功利:人文教育忧思录》(Not fo...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西安石油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2期
西安石油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努斯鲍姆“诗性正义”概念辨析

0引言“诗性正义”的概念看似是一个奇怪的矛盾组合,诗与个人感受相关而正义则与公共生活相关,诗诉诸感性而正义则诉诸理性。“诗性正义”何以并能以何种方式组合在一起呢?努斯鲍姆的“诗性正义”概念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呢?相比其他的“诗性正义”概念,努斯鲍姆的有什么独特之处呢?1“诗性正义”概念:从托马斯·赖默到努斯鲍姆早在古希腊时代就已经有了关于文艺的正义问题的讨论。柏拉图指责荷马和赫西俄德描写了神和英雄的负面形象,主张把他们逐出理想国[1]605;亚里士多德反对悲剧描写坏人由祸转到福,因为这“既不能引起同情,也不能引发怜悯或恐惧”[2]1453;贺拉斯认为诗“必须赞助善良,给以友好的忠告;纠正暴怒,爱护不敢犯罪的人。它应该赞美简朴的饮食,赞美有益的正义和法律”[3]135;薄伽丘认为诗可以“使惰者奋发,使愚者猛醒,约束莽汉,制服罪犯,表扬贤者”[4]330;锡德尼为诗辩护,认为诗人的创作“既为了怡情,也为了教育;怡情是为了感动人们去实...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紫光阁》1996年07期
紫光阁

百岁诗人

.美国的奥德?努斯鲍姆1988年时.已112岁。_她自1992年开始写诗,并出版了个人诗集,由此成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艺研究》2018年12期
文艺研究

追寻美学的现实感——评玛莎·努斯鲍姆《善的脆弱性》

一在当代西方美学的理论话语中,“审美超越”是个常被用来描述文学艺术独有价值的重要概念。将审美体验理解为某种宗教或形而上的救赎力量,是现代美学的主流共识。查尔斯·泰勒曾指出:“在我们这个时代的艺术与艺术家周围弥漫着这样一种崇拜,它源于这样的意识:艺术能够显现巨大的道德与精神意义;在它之中存在着生活的特定深度、完满、严肃以及强度的关键,或是一种特定整体性的关键。”(1)在《文化与上帝之死》中,特里·伊格尔顿表达了同样的看法。在他看来,即便身处“上帝已死”的后现代处境中,人类也依然不会放弃对信仰与超越性的追求,“两架飞机撞上了世贸中心使得形而上学的激情再次勃发”(2),大部分的美学理念依然不会满足于琐碎的日常性,更愿意将自身定位于“神学的置换性片段”(3)。这种判断在现实层面可以不断得到印证,“超越”“救赎”“乌托邦”等语汇的确是当代艺术展览与论文频繁使用的关键词。就国内而言,“审美超越”一直以来同样是学界关注的热点问题之一。尤其是自...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学海》2019年04期
学海

恐惧时代的公共性重建:努斯鲍姆论公共生活中的恐惧

恐惧时代的哲学思考生活在高度发达的21世纪,人类社会似乎并未摆脱恐惧。尽管现代科技进步的力量使人类消除了古老的对女巫与鬼怪的恐惧,却未能阻止新型恐惧的传播与扩散;尽管人类的生活较之于过去更为安全舒适,但当代人的恐惧感并未有所消减,反倒有所加剧。生活在当代社会中,人们依然面临各种各样的恐惧:恐怖主义袭击、温室效应、生态恶化、自由的丧失、食品安全、经济萧条与失业、空难甚至未来,“我们的时代再次成为恐惧的时代。”①英国学者弗兰克·富里迪(Frank Furedi)在新近出版的《恐惧如何运作:二十一世纪的恐惧文化》(How Fear Works: Culture of Fear in the 21st Century)中用明确的数据证实了社会学家齐格蒙特·鲍曼的这一判断。富里迪指出,较之于20世纪晚期,我们在今天所使用的语言越来越多地诉诸恐惧修辞。仅以“恐惧文化”(culture of fear)为例,这一短语第一次出现在1985年3月...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学海》2019年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