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拜年

不求见面惟通谒,名纸朝来满敝庐。...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湖南师范大学
湖南师范大学

拜年网—对农民工城市融入的一种度量

在城市化进程中,农民工城市融入的问题日益严峻。农民工的城市融入是一个包涵内容非常广泛的问题。制度化构成对农民工融入城市固然有着重要的影响,而政府也在积极采取措施推进包括户籍、就业、社会保障等在内的制度改革,但是社会网络,也有不可忽视的作用。为此,本文尝试利用农民工的拜年网作为测量工具来度量农民工的城市融入。主要分析的内容有:农民工进入城市之后拜年网络的规模以及结构的变化;农民工的个人因素对农民工的拜年网的规模和结构的影响;农民工的拜年网络与农民工的城市融入的关系。分析结果表明:作为城市融入的一部分的拜年网,在农民工进入城市之后,会发生些变化,总体上来说,拜年网的规模会扩大,网络本身的异质性增强,这些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农民工与城市中的居民之间互动在增加,这是农民工逐渐融入城市生活的一个表现。不同的农民工的拜年网的规模和关系结构是有差异的,特别是职业的差异性。这种差异性本身体现了不同的农民工融入城市程度的差异性。网络本身承载着资...  (本文共6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城市居民社会网络及其对身心健康的影响

随着城乡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医疗条件的发展与完善,中国的人均预期寿命持续增长。然而,人均预期寿命的大幅度提高并不意味着中国人的身心更为健康。现代化、城市化在带来极其丰富的物质条件的同时,也带来了诸如环境污染、人力资源竞争激烈、居民生活压力过大等诸多问题,使个体身心健康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为了不断提高居民的身心健康,需要探求影响其身心健康状况的诸多因素。本文从城市居民社会网络的视角出发,探究城市居民社会网络对身心健康的影响机制。本文采用社会网络与职业经历调查(JSNET2014)的数据,运用列联表和Ologit回归模型来分析城市居民社会网络特征及其对身心健康的影响。研究结果表明:(1)城市居民个人拜年网网络规模对其身心健康具有积极作用,拜年网网络规模越大,则身心健康状况越好;城市居民个人电子拜年网网络规模对其身心健康的影响则与前者正好相反。出现此结论的原因需要进一步研究。(2)城市居民个体社会网络的紧密度越高,同质性越强,强关系比...  (本文共9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广西民族大学
广西民族大学

广西居民的宗教信仰与社会网络研究

宗教信仰研究历来是社会学研究的核心议题之一,社会网络和社会资本研究是当今社会学研究的热点。目前中国正处于急剧的转型时期,把握变迁社会中的宗教及其对个体社会网络的影响显得意义非凡。本文立足已有宗教社会学理论,回顾和评论了相关文献及研究成果,并选取群体资格认同的研究视角,利用“CSSC”广西调查数据作为研究样本,具体分析了广西居民宗教信仰对社会网络的影响。研究发现:第一,居民是否信仰宗教仅会对“拜年网”的网络规模特征产生影响。第二,居民的宗教信仰类型不会影响居民的社会网络。此外,本文还对宗教的独立性、宗教的社会影响、宗教与认同、社会网络等几个问题进行了讨论。  (本文共5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浙江大学
浙江大学

被提前的春节—嘉兴Z村拜年习俗变迁的调查研究

春节是中国最重要的传统节日,对中国人意义匪浅,春节习俗的何去何从已经成为众多学者关注的问题。本论文选取嘉兴Z村为个案,通过参与观察、深度访谈等方式收集资料,进行个案研究。本研究以春节习俗中走亲访友这一拜年活动为研究对象,从时间安排和形式选择两方面追溯其变迁的动态过程,并结合农村社会特有环境探究促成该变化的原因,最后探讨了该变迁的未来走向。研究发现,该村拜年习俗出现了“年后”到“年前”、“走亲戚”到“摆年酒”的两大变化,并且形式的变化早于时间的变化。从“年后走亲戚”到“年前摆年酒”这一转变过程经历了三个重要阶段,分别是年后“摆年酒”形式的出现、“年前”摆年酒的出现与流行、“年前摆年酒”的普及。农村生产方式的转变、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考察地区域特色的影响、思想观念的改变、和农村社区舆论的导向是该地区春节拜年习俗变迁的主要因素。人们总是根据现实的生活状态以各种可行的方式来度过春节,拜年习俗的变迁正是村民们经过内向的理性思考抉择和外向的...  (本文共5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消费导刊》2008年23期
消费导刊

村民对拜年习俗的认知与及其行为研究——以河南省G村调查为例

拜年交往作为村民社会交往的一种重要形式,在维持农村社会关系方面发挥很大的作用,通过对村民间的拜年活动进行考察,可以较好地了解村民的交往状况。本研究为问卷调查研究,以河南省G村的村民为调查对象,按随机抽样的方法,从该村抽取200个村民进行访谈式问卷调查,有效回收问卷186份,有效率93.0%。河南省G村是个传统型农村,村民基本都是以农业为生,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尤其是当地的流动性增大,村民拜年交往状况也有所变化,选择G村进行研究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一)村民对拜年交往的认知1.拜年交往观念以情感交流为主中国传统日常生活世界是一个“人情世界”,人们之间的交往更多是一种情感性质的交往,情感至上是这种交往的主要特征(杨威,2000)。拜年是春节期间重要的交往活动,人们之间有拜年活动,说明双方的关系比较好,当然也有人是出于特殊的原因而与他人进行拜年交往。对于拜年的顺序,当地有个说法:“初一叔,初二舅,初三上丈母娘家走一走”,之后就是有选择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