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叩问生命:现代新儒家的佛学因缘

佛学是现代新儒家生命哲学一个值得重视的思想来源。在儒学现代化的进程中,梁漱溟、熊十力、牟宗三和方东美等现代新儒家的代表人物,除了借鉴西方人文主义者的生命哲学外,还以会通儒、佛为思想进路,从分析生命现象出发,创立新唯识论,表彰天台的止观智慧,向往事理圆融无碍的华严境界。他们以近代以来唯识学的复兴为契机,采纳大乘佛学的缘起学说和般若真空观,作为证悟生命本体和洞悉生命智慧的根据,希望透过对人生苦乐现象的认识,把握真空妙有的中道哲学,运用“转识成智”的方法解决生命何为这样的终极关怀问题。一佛教以痛苦为生命的本质,言人生由欲望和烦恼构成,人之欲壑难填为一切痛苦之源,而生死事大,何以才能觉解?作为现代新儒家思想的奠基者,梁漱溟早年对此类有关“人生和人心”的问题非常敏感,他在佛学论文《究元决疑论》里强调:“此世间者多忧、多恼、多病、多苦,而我所信唯法得解,则我面值于人而欲贡其诚款,唯有说法。”[1]3生命之苦是绝对的,离苦方能感觉到乐。这种对...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3年03期
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现代新儒家与柏格森生命哲学

民国以降,中国社会发生巨大变化,传统的价值观念、伦理道德观念、政治制度和政治思想.失去维系的基础,呈摇摇欲坠之势。值此之际,西方现代思潮相继传人中国,其中尤以实证主义(广义的)、生命哲学、唯物主义所产生的影响为巨。它们一经与中国传统哲学和现实杜会相结合,便孕育出新的生命.形成了现代中国哲学发展史上三条主要的线索。 以柏格森为代表的生命哲学,旨在对抗唯科学主义和唯物主义的时代主流。它将人类生命现象神秘化,将生命实在的运动变化绝对化.突出生命冲动和流变的随意性、创造性,把生命实在与由生命冲动派生出来的物质存在对立起来,蔑视科学理性.裁抑物质生活,高扬生命主体的能创性。其尚变的特征,与中国儒家刚健精进、自强不息的宇宙观和人生观相契合;而主张无内外、无能所之区分的直觉体认的认识进路,与儒、道反知识、轻科学、重体悟的人文传统相仿佛;它关于生命超越物质,以求人类精神向上的观点,则与濡道清心寡欲、以保持精神独立的人格相类同。更值得注意的是,柏...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晋中学院学报》2017年05期
晋中学院学报

柏格森生命哲学的中国式嬗变

作为20世纪法国意识哲学家,柏格森从对一般时间观念的批判中开辟了自己的生命哲学道路。柏格森以“直觉”取代了“理性”的价值优先地位,成功地引领出一股新的哲学思潮。鸦片战争以降,中国思想家一直致力于向西方寻求理论武器来回答“中国向何处去”的时代中心问题。张君劢、范寿康、孙东荪和王平陵等人引入了欧洲大陆的柏格森、杜里舒等人的哲学;胡适、丁文江和王星拱等人引入了马赫、孔德等人的英美实证主义哲学。柏格森哲学就以这种特有的方式传入了中国,并开始了它的中国式嬗变。一、“科玄论战”时期的对立性思维以“直觉”为核心的柏格森生命哲学最早以“玄学派”理论武器的方式展露在中国人的视野中。如所周知,科学与玄学的论战是从“科学”与“人生观”的讨论中引申出来的。“科玄论战”时期,以丁文江、胡适等为代表的“科学派”认为,“我们观察我们这个时代的要求,不能不承认人类今日最大的责任与需要是把科学方法应用到人生问题上去”,而玄学派主张的“主观的,综合的,直觉的,自由...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文学教育(下)》2016年03期
文学教育(下)

影响中国生命哲学早期形成的主要因素

中国的传统哲学是一种高明的生命哲学和生命智慧。它形成于先秦时期,并在此基础上历经两千多年逐渐得以完善和发展。由于特有的民族气质、地理环境和社会形态等因素的共同作用,形成了不同于西方的,以“儒、道、释、墨”等思想为一体的生命哲学。中国传统哲学虽然“没有西方式的以知识为中心,以理智游戏为一特征的独立哲学,也没有西方式的以神为中心的启示宗教。它是以“生命”为中心,由此展开对人们的教导、智慧、学问与修行。在中国的传统哲学视野中,人、动物和周围的世界—宇宙是一个生生不息的生命整体,其中最重要的三个因素是天、地、人。人在其中处于“与天地参”的地位,负有重大使命。宇宙万物中,唯有人类超越了动物本能,发展了主观能动性,智慧地利用天时、地利,并创造出灿烂的文明和文化,“赞天地之化育”,从而使整个宇宙生机勃勃,生生不己。(一)儒家思想对中国生命哲学早期形成的影响儒家以《论语》为代表的四书五经,不仅仅传承了中国的文化,在教育领域做出了巨大贡献,而且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思想理论教育》2007年20期
思想理论教育

生命哲学与生命教育

生命教育在我国已经拉开了帷幕,这是中国现代教育理念的一次飞跃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但是,客观地说,现行的生命教育存在着根本性的缺陷,主要表现在它缺乏生命理念的引导。然而,生命理念的确立并不是生命教育所能解决的问题,它必须依靠生命哲学才能树立。因此,要开展好生命教育,有必要借助生命哲学的指导帮助我们确立合理的、正确的生命观念。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生命哲学确立的生命观念也必须借助生命教育才能深入人心。因此,生命哲学和生命教育相辅相成,密切相关。一、生命哲学:建构人的“镜像自我”生命教育开展的前提是确立人的生命观念,这种生命观的表达体现在人的概念上。但是,人的概念,根据德国哲学家卡西尔的说法,是功能性而非实体性的,因此,难以静态地陈述,只能表达人对自身结构的理解。这种理解会形成“自我形象”,人借助这种“自我形象”来塑造自己,尤如人们对着镜子梳妆打扮。因此,本文借助“镜像理论”来说明人对自身的理解和模塑。1.镜像自我的含义“镜像理论...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宜春学院学报》2017年01期
宜春学院学报

生命哲学视阈下的《太平经》养生思想探究

道教哲学特别对一些和人体有关的概念,如精、气、神、形、等,颇多关注。东汉时期,随着早期道教的出现,道教生命哲学亦随之产生并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思想体系———肉体成仙说,即强调通过对人体本身的自我修炼终可达到养生修道的目的。[1](P71)作为早期道教经典的《太平经》,学界已从多个层面和角度予以研究并取得的丰富成果,但于经中从生命哲学到相应养生修道方术的形成这一前后贯通的动态过程尚少有系统的解读。又如英国学者李约瑟所言:“道教十分独特而又有趣地揉合了哲学与宗教,以及原始科学与魔术”[2](P33),《太平经》亦是理性与非理性的结合体,其神学化的理论体系中蕴藏着原始科学精神的萌芽。本文拟在深刻研读《太平经》文本的基础上,超越其科学思想与宗教神学相杂糅的桎梏,着力探究《太平经》的生命哲学以及由此开出的养生之道、养生之法,以期通过剥离此中宗教化的神学因素,阐明其所蕴含的科学精神以及《太平经》的当代意义与价值。一、《太平经》的生命哲学既然通过...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