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叩问生命:现代新儒家的佛学因缘

佛学是现代新儒家生命哲学一个值得重视的思想来源。在儒学现代化的进程中,梁漱溟、熊十力、牟宗三和方东美等现代新儒家的代表人物,除了借鉴西方人文主义者的生命哲学外,还以会通儒、佛为思想进路,从分析生命现象出发,创立新唯识论,表彰天台的止观智慧,向往事理圆融无碍的华严境界。他们以近代以来唯识学的复兴为契机,采纳大乘佛学的缘起学说和般若真空观,作为证悟生命本体和洞悉生命智慧的根据,希望透过对人生苦乐现象的认识,把握真空妙有的中道哲学,运用“转识成智”的方法解决生命何为这样的终极关怀问题。一佛教以痛苦为生命的本质,言人生由欲望和烦恼构成,人之欲壑难填为一切痛苦之源,而生死事大,何以才能觉解?作为现代新儒家思想的奠基者,梁漱溟早年对此类有关“人生和人心”的问题非常敏感,他在佛学论文《究元决疑论》里强调:“此世间者多忧、多恼、多病、多苦,而我所信唯法得解,则我面值于人而欲贡其诚款,唯有说法。”[1]3生命之苦是绝对的,离苦方能感觉到乐。这种对...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怀化学院学报》2007年12期
怀化学院学报

试论现代新儒家的中体西用思想

现代新儒家,按照余英时的说法,有三种用法:第一种是中国大陆的流行用法,几乎任何20世纪中国学人,凡对儒学不存偏见,并认真研究者称之;第二种是只有在哲学上对儒学有新的阐述发展者才称之;第三种是海外流行的本意,即专指熊十力开创的哲学学派。[1](P58)本文抱持不偏不倚的中庸原则,采取第二种用法。就主要代表人物而言,包括梁漱溟、冯友兰、熊十力、张君劢、贺麟、方东美、钱穆、唐君毅、牟宗三、徐复观等人。他们推动与展开的现代新儒学运动,乃是通过对传统儒学的创造性诠释,以彰显其现代意义与价值的思想运动。现代新儒家藉着精深的学理、强大的阵容、深远的影响,当之无愧地集近代中国文化保守主义之大成。以文化哲学的性质为根据,可以把近代中国文化保守主义分为若干学派。而关于现代新儒家归属何种学派,历来聚诉纷纭,莫衷一是。殷海光和何晓明等人把现代新儒家排除在中体西用派之外,但中国大陆现代新儒家研究的领军人物方克立认为:“新儒家提出‘返本开新’、‘由内圣开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学术界》2007年06期
学术界

从文化立场看现代新儒家的界定

2000年,胡军先生发表《方东美哲学思想的道家精神》一文后,蒋国保先生和我分别发表了商榷文章。双方遵守学术规范,围绕着方东美是否属于现代新儒家学派的问题进行了讨论。〔1〕受这次讨论的启发,笔者进一步思考了现代新儒家的界定问题。近二十年来,我国学术界对现代新儒学的研究日益深入,但作为此项研究基本问题之一的现代新儒家的界定问题,看来仍然值得再探讨。这正是笔者撰写本文的动因。笔者曾撰文探讨过方东美哲学思想的理论归趣问题,本文无意就这个问题再次申述己见,而试图在前人和时贤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就现代新儒家的界定标准问题提出浅见。一、文化立场体现现代新儒家的本质特征现代新儒家学派是在“五四”时期的文化论争中产生的。进入十九世纪二十年代之后,中国人特别深切地感受到中国文化和社会面临的严重危机。中华民族如何求得生存并且实现民族文化和社会的现代化?这个严峻问题,在思想文化领域集中通过“古今中西”之争表现出来。“古今之争”即传统文化与现代化的关系问题...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河北民族师范学院学报》2017年03期
河北民族师范学院学报

新儒家与“诚”的现代表达——评许敬辉《现代新儒家诚的思想研究》

儒家思想,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支撑,有赖于一辈又一辈的先贤大儒,不断发挥,不懈创造,弦歌不辍,蔚为大观。儒家思想博大精深,其中一个核心的思想就是“诚”。《礼记·中庸》讲:“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诚者,物之始终,不诚无物。”在儒家先贤看来,“诚”是上天的根本属性,是为人之道,是一切事物生存的终极理由。历代儒家先贤对于“诚”的思想,给予了多方面的阐发,近日,许敬辉的《现代新儒家诚的思想研究》一书公开出版,从断代的角度对“诚”的思想研究进行了颇有意味的阐释。汉代郑玄在《诗谱序》中说:“举一纲而万目张;解一卷而众篇明。”纲举目张是《现代新儒家诚的思想研究》一书的特色之一。这本书以新儒家为研究主体,历史沿革为线索,介绍了三代新儒家的状况以及他们在“诚”的思想研究领域所做的贡献。全书以“现代新儒家思想概述”为开篇,从宏观上勾勒出了现代新儒家的整体风貌及学术思想,分别从“新儒家的兴起”“现代新儒家思想的发展历程”“现代新儒家思...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闽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02期
闽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关于构建儒学现代性的若干反思

现代新儒家与马克思主义、自由主义的西化派是中国近代以来的三大社会思潮。近代以来,中华民族与中华传统文化的危机是这三大思潮产生的共同根源与背景。“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一部分以接续儒学道统、传承儒学为己任的知识分子,力图恢复儒家主导地位,以此为基础吸纳、融合、会通西方学说,谋求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国社会的出路,这批知识分子就被称为现代新儒家[1](P448)。目前学界对现代新儒家人选问题仍有分歧,按照刘述先的划分,现代新儒家大致分三代四群:第一代第一群,代表人物梁漱溟、熊十力、马一浮、张君劢;第二代第二群,代表人物冯友兰、贺麟、钱穆、方东美;第二代第三群,代表人物唐君毅、牟宗三、徐复观;第三代第四群,代表人物余英时、刘述先、成中英、杜维明[2]。自诞生伊始,现代新儒家便与儒学现代化无法分割开来。近百年来,他们探索构建儒学现代性的经验与教训都值得我们借鉴与研究。一汉武帝时期,儒家学说被定于一尊,之后虽然经历魏晋玄学和佛教的冲击,但儒学对...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州学刊》2017年03期
中州学刊

儒学常道与未来儒学发展

自1919年以来,现代儒学已走过近百年的历程,可以说儒学有“花果飘零”、夹缝求生之窘境,但事实上,儒学精神从未衰微。所谓儒学,指的是以原始孔孟儒家为主、吸收先秦诸子百家成果所形成的中国的义理学。回顾近百年儒学历程,我们的感慨实在太多,而如今儒学已复归平实。身为后学,自觉肩负“为往圣继绝学”的历史责任,立足当下,放眼未来,我们不禁要关心:儒学未来的命运如何?一、现代新儒家中国历史上有过辉煌时代,也有过被动挨打、命运衰微的时刻。翻开血泪斑斑的近代史,中华民族近乎亡国灭种,更没有民族尊严可言,而今,顺天应命,新中国又强大起来了。一百年前,我们有过梦想,但无法实现。现在,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1)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其根基在文化。习近平用六句话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行了概括:“讲仁爱、重民本、守诚信、崇正义、尚和合、求大同。”(2)中国文化的主流是儒家思想。孔...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