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土族土司研究——土族李土司家族史

关于李土司的族属问题,方志、家谱均有明确记载。《西宁志》云:李天俞,“唐仆射李克用裔”;《甘肃新通志》云:李土司,“唐晋王李克用裔”;《青海记》云:李土司,“本西域突厥种,自称晋王李克用之裔”。而李氏家谱之记载则更为详细、具体,云:“按李氏初祖朱邪,沙陀人,先世事唐,赐姓李。值宗乾符五年,防御使段文楚推克用为留后。时河南盗起,沙陀兵马使李尽忠谋曰:‘今天下大乱,号令不行,此乃英雄立功名,取富贵之秋也。振武节度使李国昌子克用,勇冠三军,若辅以举事,代北不足平也。’黄巢作乱,进军乾阮渭桥,与巢军战于渭南,三战皆捷。黄巢力战不胜,焚官室遁去。克用是年二十八,于诸将最少,而破黄巢复长安,功第一,兵最强,诸将皆畏之。诏以为河东节度使,以复唐室之大功,进爵陇西王。又进表诛田令孜等,后加中书令进爵晋王,上乃褒其忠顺,复表诛全忠,终为国患,不听,克用还晋阳。自兹肇迹王基,记载昭然,难以掸述”。 那么,西域突厥沙陀人怎样辗转来到河惶流域,第13...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青海民族研究》2005年02期
青海民族研究

赤古系白达勒达人

关于赤古的族属问题,《青海民族学院学报》2003年第1期《宁濮郡王驸马长吉为阿剌忽失后裔考》一文中已有涉及,此文可作为那篇文章的一个补充。经研究,元代上书的赤古有两位,一位名叫赤窟(也作赤古),镇守于秃马敦之地,与蒙古汗室有姻缘关系,尚秃满伦公主,然不知秃满伦为何帝之女。秃马敦赤窟究竟出自何种种族,尚不清楚。另一位赤古(又作嗔古、镇古、镇国)在汪古部之地,尚帖木真女阿剌海别乞,这位赤古是蒙古化的沙陀突厥人,也就是阴山白达勒达(察罕蒙古)人。1206年,帖木真在不儿罕山(purghaan ula)下,斡难河源头召开各部族大会,建九白旄,告天即位,号成吉思汗。遂册封开国功臣88人为千户,年富力强或年龄稍高,在成吉思汗统一草原的伟业中,作出过贡献的某部族首领赤窟也被封为千户。此人于1212年与成吉思汗四子拖雷合力攻下金之德兴(今河北涿鹿县)后,奉大汗之命率兵去遥远的叶尼塞河上源,安加拉河一带之秃马敦之地镇守。他是否返回,史无记载。一般...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青海民族研究》1999年01期
青海民族研究

dolda(达勒达)辨析

顾颌刚和陈寄生都说上族除"士护家"、"土人"之称呼外别无其它称呼。这一说法与实际不符。其实,上族有许多称呼,而且每一种称呼都与他的历史来源紧统地联系在一起。土族自称等出尔(;11)11gi;;JZ,蒙古、达达)、察罕蒙古尔"OIJg)J。;11;。11gb;。人白蒙古、白达达)、克尔伦(k(,flOI-。g,怯录连);蒙古人称土族为察罕蒙古尔('Ich-。1lloljd[人白蒙古、白达达)、达勒达(dOLdo。达达);藏族称土放为霍尔(llOO)、克尔ifs(k。1'lollg怯民连)、达勒达('IOlda,达达);法门河两岸的人材(土族为白达、白达番;汉族称士族为达子、土达子,后简称作土人、土民,达民。关于土族的种妙称呼,以及这些称呼与族源的关系,笔者在《土族(蒙古尔)源流考》中已有阐述,不再赘述。本文就激1血(达勒达、-一词作一考证。关于上坡的民族名称,早在1人l纪{,外国旅H。家就K过报导。俄国旅行家H·M·普热瓦尔斯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青海民族研究》2004年01期
青海民族研究

土族组成成分分析

现今的土族居住在黄河、湟水、浩门河及隆务河流域。我们所能见到的最早记录土族分布情况的资料要算《秦边纪略》。这部著作成书于清康熙三十年(1691),作者是巡视过甘肃边界的清人梁份。根据《秦边纪略》的记载,当时土族分布在青藏高原的广阔的地域里,从黄河北岸之三川到湟水、浩门河、隆务河沿岸,皆有土人耕牧,其人众多,其兵亦强,成为明清两朝依靠的力量。《秦边纪略》虽然记录了土族的地域分布,但究竟有多少人,令人很难估算,也就很难用来作某种分析。我们见到的第二份资料是《甘肃新通志》。这部著作中关于土族人口的资料虽然有若干遗漏,如当时的政府直接管辖的土人只字未提,但各土司所辖之土人有较详细的记录,大体能反映清末民国初土族人口的状况。鉴此,这里我们用来分析的资料基本来自《甘肃新通志》。连城鲁氏土司所辖之土民以《明实录·神宗万历实录》四年十二月(1574.12)条记“庄浪土人,族盈二万”为依据。隆务河流域(旧作五屯,今作热贡)的土族人口以《蒙兀儿史记...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