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对协调宗教习惯法与国家法的思考

在我国民族地区,一些民族基本上全民信教、宗教思想直接影响到了这些民族的意识形态,形成了独特的民族心理。其法制观念和执法效益与经济发达地区也有很大的差异。因而在有关国家机关在实施诸如刑法、民法、行政法的过程中常出现与宗教习惯法的冲突。如何既要讲法律的统一性,也要讲全民信教群众的特殊性,在宗教习惯法与国家法之间找到某种协调,以此保护社会规范体系的完整和效力,是把宗教纳入法制化轨道,实现依法治国的现实需要。一、宗教习惯法与国家法有相融方面首先,从婚姻法看。我国婚姻法第7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禁止结婚:1.直系血亲和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2.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而基督教会法规定,凡其亲等以内的的旁系血亲和旁系姻亲,均在禁止结婚之列。婚姻法第10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无效:1.重婚的;2.有禁止结婚的亲属关系的;3.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4.未到法定婚龄的。基督教教会法则规定,教会对未成...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广西民族大学
广西民族大学

国家与社会互动中的壮族习惯法

国家法与习惯法是两种不同的知识传统,习惯法属于人类学家所讲的“小传统”,属于大众文化;而国家法则属于相对应的“大传统”,属于精英文化。国家法是习惯法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从这一点上看,二者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融合的。在建设法治国家的背景下,还是要以国家法为价值主导,但绝不是将其强行推进到基层社会,而是强调二者的互动,使二者共同致力于现代化法制建设实践。在城乡二元格局下,法律多元将是我国壮族地区长期存在的现象。作为有着深厚文化根基和历史传统的壮族习惯法,长久以来在壮族地区起着调整社会关系的功能和作用,但在现今的社会转型时期,它与国家法的矛盾和冲突日渐凸显,从而成为我们进行法治建设所不可回避的一个问题。壮族习惯法与国家制定法的冲突究竟表现在哪里?两者如何建构才能形成良性的互动?本文采用田野调查方法,结合史料研究和问卷调查,以金龙镇壮族为例试图对这些问题进行理论的探讨,文章深入挖掘了冲突产生的原因及消解的方法,以求为转型期的中国法治建设...  (本文共6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三明学院学报》2015年05期
三明学院学报

“国家法”对中国传统习惯法的扬弃

费孝通先生曾指出,“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乃是“文化自觉”的重要一环,并借此来呼吁学界重视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本土资源,以期在现代国家的建构中实现对这些文化和资源的有效整合。[1](P30)作为中国法文化的一部分,发端于中国本土的传统习惯法理应得到我们的重视,它与现代“国家法”的关系如何,在现代法治国家的建构中如何对中国传统习惯法进行有效整合,这些都是我们必须关注的重大命题。文化多元主义认为,不同类型的亚文化方构成一个完整的文化系统。任何一种亚文化的缺失都会影响到总文化系统的有效运作和正常运转。当然,法律文化作为总文化系统的一部分,也不能例外。一个完整的法律文化体系应该覆盖国家的正式立法(所谓的“国家法”)、习惯法、宗教法等子系统。就现代国家的法律系统而言,处于首要地位的肯定是“国家法”,但同时也不能忽视诸如习惯法等子系统的价值。对于现代中国而言,改革开放以后,我们进行了大规模的国家“立法”运动,“国家法”也深入到...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西藏大学
西藏大学

西藏藏族禁止通婚习惯法研究

习惯法产生于人类社会早期,是一种较久远的行为规范。随着现代国家的建立,“法自君出”思想盛行,直至今日中国大部分法学家都主张“法的一元论”。现实社会中一些少数民族习惯法仍然在他们的思想意识中存在,直接指导着他们的日常生活,这是不能视而不见的。法的多元化也是客观存在的,习惯法与国家法不管二者是一致还是矛盾,都将长期共存。我国有五十六个民族,藏族作为历史较悠久的一个民族,其习惯法是我国习惯法体系重要的一部分。藏族习惯法是藏族人民在长期的社会生产、生活实践中形成的行为习惯,同样的深受宗教教义的影响,具有自己独特的内容。西藏作为藏民族主要的聚居地,其社会生活更多的保留了藏族的文化、风俗、习惯,尤其是调整婚姻关系的习惯法,在西藏各地的群众生活中都能看到。本文主要研究的是西藏藏族禁止通婚习惯法,主要采用的是文献、资料阅读法探究禁止通婚习惯法产生的历史文化宗教经济等原因,在此基础上进行实地的走访、调研,收集各地禁止通婚习惯法现存的状况,了解各地...  (本文共6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甘肃政法学院学报》2011年01期
甘肃政法学院学报

羌族民事习惯法与国家制定法的冲突与和合

羌族历史源远流长,早在五、六千年前的三皇五帝时代,就活跃于中国西北地区,根据资料记载,先秦时羌族主要分布于河西走廊一带,称西羌,并有西羌是三苗后裔之说,[1]且与姜姓有种姓渊源,①另外需要指出的是治水英雄大禹亦为羌族后人,司马迁在《史记》中写道“禹生于西羌”,②陆贾《新语》言“大禹出于西羌”。[2]羌族一部分后来融入中原成为夏国的子民,另一部分仍然驰骋于西北地区。公元前三世纪末,羌人南迁至岷江上游,也就成为了今天生活在四川的羌民的祖先,现今羌族主要分布于四川阿坝地区,人口二十余万。羌族人民在几千年的历史中培育出了自己灿烂独特的民族文化,形成了一套独具特色的习俗,在服饰、建筑方面独树一帜,节日上有羌历年,有喝“转转酒”③的习俗,古时多用来首领议事,现多用来解决民事纠纷。在宗教信仰上,神话传说和原始的神灵崇拜是羌民的精神来源,神话传说以《羌戈大战》为典型,神灵崇拜又以百石崇拜为最,其俗以白为善,为黑为恶,常求助于白石来定善恶是非,还...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年02期
山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羌族诉讼习惯法的历史考察

羌族历史悠久,文化传统自成一脉,习惯法资源异彩纷呈。在羌族习惯法中,实体性内容与程序性内容往往交糅杂错、难以际分。细加考究,其间的诉讼习惯法,还是可以从“诸法合一”的混合体中剥离出来,进行专门的抽象分析,以资研究的深入。本文所依赖的资料,除汉族的历史文献外,主要借助羌族地区的碑刻文字、档案资料、民间传说和口碑资料进行考辨,以图厘清羌族诉讼习惯法的大致构架和基本内容,进而对其历史演进做深入细致的考察。一、羌族诉讼习惯法概述羌族习惯法中,不但有排解纷争的关于诉讼的程序性规范,而且形成的时间还很早。民国《汶川县志》引《华阳国志》云:“石纽,古汶川郡也。崇伯得有莘氏女,治水,行天下,而生禹于石纽之刳儿坪。夷人营其地,方百里不敢居牧。有过逃其野,不敢追,云畏神禹。藏三年,为人所得,则共原之云:禹神灵佑之”。①《水经注·沫水》载:“(广柔)县有石纽乡,禹所生也。今夷人共营之,地方百里,不敢居牧。有罪逃野,捕之者不逼。能藏三年不为人得,则共原...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