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关于土族史研究中的若干问题

土族史是西北民族史研究中的一个重要领域,一直受到学术界尤其是土族知识界的关注。这不仅因为土族在西北民族史和地方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还因为这一领域的研究长久地处在热烈地讨论中且歧义纷出。正是学者们见仁见智的探讨和不同观点之间的争论推动了土族史的研究。从20世纪50年代编印《土族简史简志合编》到80年代出版《土族简史》,再从90年代李克郁《土族(蒙古尔)源流》的出版到本世纪拙著《土族史》的出版,一个世纪以来一代代学者们进行了深入探讨。应该说不论持什么样的观点,不论属于哪个时期的学者,他们都对土族史的研究做出了贡献。在反思土族史研究时,首先应该肯定这一点。近几年土族史的研究有很大的进展,尤其李克郁同志发表了系列论文,笔者也出版了专门的著作以及一些论文,表明土族史的研究已从族源问题的讨论转移到了具体系统的建立上,也说明土族史的研究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同时,在土族史系统建立过程中,伴随族源问题的争论,建立起来了两种迥然有别的土族史。一方面...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土族》2006年01期
中国土族

鞭辟入里 钩深致远——吕建福《关于土族史研究中的若干问题》评介

2002年底,土族著名学者吕建福教授的专著《土族史》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正式出版了。这无疑是20万土族人民文化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土族史》的出版不但填补了这个高原民族没有自己史书的空白,更为重要的是,吕建福先生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以扎实的历史学功底和科学严谨的研究方法,廓清了在土族族源研究上的迷雾,在总结吐谷浑说的基础上,通过可靠的文献资料,证实土族为鲜卑——吐谷浑的后裔。它运用了大量的民族学资料,解决了学术界长期悬而未决的土族族源问题,为土族史的研究开辟了广阔的前景。这一研究得到学术界和广大土族群众普遍认可,为此而感到欢欣鼓舞。长期从事地方史、民族史研究的著名学者芈一之先生、谢佐先生等也肯定了这一研究成果。为此,青海土族研究会于2003年8月在西宁为吕建福先生《土族史》的正式出版举办了首发式和学术研讨会。并正式向社会宣布青海土族研究会采纳吕建福教授的研究成果,认定土族是鲜卑——吐谷浑的后裔。特意向吕建福先生颁发了特别贡献奖的奖...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土族》2016年04期
中国土族

关于土族史研究中若干问题的再议

拙著《土族史》自2002年出版以来,新证》《羌浑并为西夏主体民族考》《土族受到学术界和土族人民以及民族名称考释》《李土司先世辨正》等几篇论工作者的广泛关注,翌年青海省民宗委、青海省政协民宗委和青海土族研究会联合举行首发式和学术研讨会,与会专家充分肯定本书在前人研究基础上对土族历史发展演变过程所阐述的基本观点和提供的最新论据,土族研究会向社会正式宣布该会采纳本书的研究成果,认定土族为鲜卑———吐谷浑的后代。鉴于本书叙述题材的限制以及一些新的研究,其后笔者陆续发表《土族为吐谷浑后裔文,(1)集中阐释书中的几个重要问题,以使读者能够更好地理解本书内容。又针对土族族源争论的几个焦点问题,发表《关于土族史研究中的若干问题》,(2)主要反驳阴山达达-蒙古说以及其他说法,由此基本澄清了围绕在族源问题上的种种混乱说法。2006年《中国土族》全文转载,土族研究会会长鲍义志先生特意著文评介,再次肯定本书的价值和意义,认为《土族史》的出版无疑是20万...  (本文共16页) 阅读全文>>

《中国土族》2011年01期
中国土族

挖掘土族历史 弘扬民族文化——桑吉仁谦土族史专著研讨会一瞥

~~挖掘土族历史 弘扬民族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土族》2003年03期
中国土族

一部全面反映土族演变过程的专著——《土族史》出版发行

本刊讯8月18日,由青海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青海省政协民族宗教和港澳台侨委员会、青海省土族研究会主办的“《土族史》首发式盛学术研讨会”在省垣举行。青海土族研究会授予该书作者吕建福先生.杰出成就奖’。省人大副主任李玉兰,副省长赵永忠,省政协副主席韩生贵、鲍义志、蒲文成,原青海省政协副主席马元彪出席了研讨会。《土族史》是一部系统论述和全面反映土\逻暴翼范列心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会上,我省史学界著名专家华一之、谢佐、孙滔、马光星、赵宗福作了发言,他们认为:《土族...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青海民族学院学报》2006年04期
青海民族学院学报

土族族源与吐谷浑——读吕建福先生新作《土族史》札记

一2002年12月,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了陕西师范大学吕建福教授撰著的《土族史》一书,这是土族人民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也是土族史研究中的一件大事。该书共分九章,即土族的迁徙与重组、土族的古代国家及其盛衰、唐五代时期土族的内迁及其活动、宋朝土族的地方势力消长与社会变迁、吐谷浑唃厮啰辽金南宋西夏诸朝的土族、蒙元时期土族的迁徙及其军事活动、明代土族的分布格局及其明朝的西北国防、清代土族的政教活动及其盛衰、民国时期土族的遗存及其社会变革。书末还附有大事记、土族迁徙图、吐谷浑汗国盛期疆域图、8—11世纪(唐—宋)土族分布图、西夏疆域图、英文摘要等。通读全书,使人感到有如下两个显著特点:其一,结构合理,自成体系。该书不囿于中国历史年代学的分期,打破王朝界限,根据土族自身的发展规律和特点,将土族史分为中古史、近古史和现代史三个时期(土族诞生前为先民期)。其中中古史与近古史的断限,以公元670年吐谷浑汗国的崩溃为标志,古代史与现代史的断限,以1...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土族》2006年02期
中国土族

关于土族史研究中的若干问题(续)

三、蒙古说的文化学误读土族源于蒙古族的说法比较普遍,除了一般性的说法之外,最早在《土族简史简志合编》中作了论证,但并非主张完全的蒙古说。认为“土族是一部分蒙古人与当地霍尔人(可能是吐谷浑人)长期相处逐渐发展而成的说法比较可信”。只是强调说“:蒙古人在土族来源的诸因素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这不仅可以从民间传说,而且可以从史籍记载和语言等各方面得到证明”。120世纪80年代初,陶克塔呼撰文《土族源流新议——兼谈土族的历史斗争》,主张土族为蒙古族的分化。2该文从明代固原土达的活动考察土族族源,扩大了探索土族族源的范围,开拓了人们的眼界,确有新意。可惜他据以立论的基点却放在“土达”一名的解读上,认为土达就是土著达达,明之土著达达即是元之蒙古。由于明初的土达史有“仍号土达”的记载,也就是说元时就有号称土达的嫌疑。另外,土达又称“土胡”“,胡”非蒙古之称。所以他在随后发表的《土达原叙》中放弃了蒙古说,只称土达为历史上的一些“民族碎片”3,也不...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