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李白“妇女诗”看其思想世界

李白是中国盛唐诗坛上的代表作家 ,同时也是我国文学史上继屈原之后又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在其诗中浪漫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手法达到了高度统一。李白主要生活在盛唐时期 ,即开元、天宝的四十多年 ,这正是唐帝国空前繁荣强盛却又各种社会矛盾和危机悄然滋生的时代。基于这样的社会环境 ,李白的诗表现了独特的创造性 ,尤其是李白的“妇女诗”在李白的全部作品中占有相当显眼的地位 ,大约有关妇女题材的诗有一百三十余首 ,这些“妇女诗”以其描写范围之广 ,数量之多在诗人的诗歌创作中具有不可低估的地位 ,对后世的诗歌创作也产生了很大影响。李白“妇女诗”中描写的对象范围较广 ,有宫廷的贵妇 ,也有中下层生活的闺中思妇 ,来自市井的商人妇、酒女 ,有被征边戍的征人之妇 ,也有农家女子……不论哪种类型 ,都是通过对主人公的描写 ,表现诗人思想感情的 ,或歌唱 ,或赞扬 ,或憎恶 ,或爱慕 ,或借人抒怀 ,或借人见事 ,从不同角度 ,不同侧面 ,通过各种女子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天中学刊》2009年06期
天中学刊

缺席的女性——论李白的妇女诗

唐朝诗人辈出,以薛涛、鱼玄机为代表的女性诗人群体浮出历史地表,书写女性的自我形象,成为不可忽视的文学力量。王昌龄、杜甫、李白、白居易、李商隐、杜牧等著名男性诗人也在诗歌中注入浓重的女性色彩,诗歌中的女性存在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表达。众多描写女性的诗人中,尤以李白为典型,乃至引得王安石的非议:“太白词语迅快,无疏脱处,然其识污下,诗词十句九句言妇人酒耳。”[1](P37)今人在对李白妇女诗的整理和研究中,因为选诗标准的不同而对数量有不同意见,有80余首、130多首、150多首三种说法。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李白描写女性的诗歌数量的确很多,女性占据了李白诗歌世界中一个很重要的位置。本文另辟蹊径,尝试从拉康与齐泽克的精神分析理论出发,对李白的妇女诗作一症候性的解读。李白在这些妇女诗中,或经由时空想象把女性奉为崇高的他者,或刻画现实女性对男权的依附与僭越,种种书写策略展现出两性之间复杂的权力关系。诗人对女性形象的大量书写所掩盖的恰恰是真实女性...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求索》2002年02期
求索

傅玄妇女诗及其对妇女命运的思索

傅玄是魏晋之际一位重要作家,从现存诗作看,也是当时创作妇女诗最多的作家,但是长期以来,人们对傅玄及其妇女诗一直没有给予足够重视和正确的认识。刘髓和钟峙都把傅玄当作西晋太康作家来评价:“逮于晋世,则傅玄晓音,创定雅歌,以咏祖宗’V文心雕龙·时序》),“晋虽不文,人才实盛:……应傅三张之徒……并结藻清英,流韵缀靡”(《文。。雕龙·乐府》);“长虞父子,繁富可嘉”以诗品·下品》)。而实际上傅玄乃正始作家,在西晋文坛属于父执辈,刘栅和钟峰所考察的主要是其歌功颂德的乐府雅歌,才得出以上结论。二人的权威地位也造成了后世理解傅玄诗具有一定障碍,直到明代,胡应徽和张博注意到了傅玄的妇女诗:“至魏武乃言长生,陆机则感时运,傅玄复托夫妇”(《诗务内编》卷一),“休奕天性峻急,正色白简,台阁生风;独为诗篇,新温婉丽,善言儿女。”(《汉魏六朝百三家集题辞·傅鹞抓集题辞》)但这里仍有缺漏,因为傅玄妇女诗并非托寓夫妇,也非简单的“善言儿女”及文字游戏,而是...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求索》2002年02期
《现代语文(文学研究版)》2010年02期
现代语文(文学研究版)

从女性视角下窥探李白妇女诗的男权意识

妇女诗是唐代诗人视野中的重要题材。唐代开放的社会风气赋予了女性崭新的精神面貌,妇女的命运和社会地位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在唐朝的诗人创作群体中,李白、杜甫、白居易、王昌龄、李商隐、杜牧、崔颢、李贺等著名诗人都有大量涉及女性生活及精神世界的优美诗章。其中李白是论及妇女题材最多的一位诗人。据统计,李白诗中写“女”有110次,写“美人”28次,写“妓”24次。直接描写女性以及与女性有关的诗歌有150多首,约占其诗歌总数的1/6。他以真挚的思想感情,通过对各种女子的描写,深刻地反映了当时的社会风貌和妇女状况,表达了诗人对女性群体的深、艺术视角之全也是同时代诗人所不能企及的。然而,若从女性视角下观照这些作品,其诗作中的女性形象,多数是作者以男性主体异己的想象,是诗人男性情感、情绪的载体,并不完全是妇女真实情感及生活的再现。在李白笔下,唐代女性独特的个人生活空间、独有的女性感觉和生理心理体验并没有充分展露,她们只是作为一种意象,一种代码被...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