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抗击SARS:呼唤建立公众危机管理体系

一、突如其来的SARS实质上是我国在经济发展与对外开放条件下遭遇的一场公众危机透过抗击SARS的实践,我们得出一个重要结论就是,中国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进程中、在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进程中、在健全政府公共管理职能的进程中,必须尽快建立和健全适应中国实际的公众危机管理体系。所谓“公众危机”,是指在社会生活中出现的可能中止社会正常进程、瓦解社会正常秩序的事件;这种事件发生突然、发展迅速,具有不断增强的爆发性破坏力;这种破坏力大大超出了正常水平,迫使政府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作出反应和抉择,采取控制和调节措施,以减小危机造成的破坏,尽快恢复社会的正常秩序。从影响范围上讲,公众危机可分为全球危机、国际危机、国家(民族)危机、区域危机等。从造成危机的原因上讲,公众危机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由自然界不可抗力引起的公众危机,如地震、洪水、干旱等;另一类是由人的因素导致的公众危机。其中,又可根据是否故意作进一步的划分:一是因疏忽大意或非预见性导...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审计》2003年14期
中国审计

林毅夫:完善危机管理体系关键是建立制度化机制

非典疫情对我国经济影响已成定局,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把非典可能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对此,本刊学术顾问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近日发表观点认为,从非典疫情突发冲击中,应该吸取的不仅是抗击新的、不明原因的传染病的经验教训,而且应该是提高整个国民经济体系抵抗各种风险、处理各类危机、减少不必要伤害的能力。为此,要在中央和各级政府建立一个有法律依据、有权威的、能够迅速掌握准确信息、处理各种紧急状况的制度化机制。面对现代社会各种随时可能爆发的危机,如果能有有效的预警系统,及时采取行动,将危机消弭于未发之前,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3年04期
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SARS事件与中国危机管理体系建设

2002年11月16日,中国广东首先发现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ARS)的病例,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SARS迅速扩散和蔓延至众多国家(地区)。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统计,截至2003年5月5日有30个国家和地区发现SARS和疑似SARS患者,累计为6583人(包括已康复者和部分疑似病人),中国(包括香港、台湾)的受感染地区占全球总感染区的一大半以上。由SARS传播引起的公共卫生危机是新一届政府上任后面临的第一次重大挑战。如何有效解决SARS危机,不但关系百姓生命安危,也影响着未来中国走向。同时,SARS危机的发生与应对也是对转型期中国危机管理体系的严峻考验。一、对SARS危机事件特征的分析所谓危机,是指对一个社会系统的基本价值和行为准则架构产生严重威胁,并且在时间压力和不确定性极高的情况下,必须对其作出关键决策的事件。在危机情境下,事件的突发性以及不确定性造成了高度的紧张和压力,为使一个组织在危机中安然无恙,并将危机所造成的损...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决策探索》2003年10期
决策探索

谈政府危机管理体系的建立

突发事件,是人们对出乎意料事件的总称。通常,突发事件包括各种自然灾害、严重事故、恐怖主义行为及重大政治、经济事件等。突发事件对社会的影响不是转瞬即逝,而会持续一个过程。目前,更多地使用“危机”这个概念。重大的危机事件在社会经济发展中是随机发生的。比如有石油危机、战争危机、金融危机、财政危机以及自然灾害造成的危机,再加上由传染病带来的危害等等。关于危机的定义,美国学者罗森豪尔特认为,危机是指“对一个社会系统的基本价值和行为准则架构产生严重威胁,并且在时间压力和不确定性极高的情况下必须对其作出关键决策的事件”。危机管理,本来是企业管理中的一个专业术语,现在已被广泛应用于政府管理、公共关系等各行各业中。2003年,中国遭遇突如其来的非典型肺炎疫情袭击。就此次非典事件来说,其直接影响主要伤及旅游、餐饮、娱乐、交通运输等第三产业,这些产业在我国GDP中的比重并不是很大,直接影响正负相抵接进GDP的1个百分点。但是,其不确定性的影响却大大高...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减灾》2003年03期
中国减灾

美国危机管理体系探析

美国的危机管理体系是比较完善的,特别是基于国家之间比较的角度看。在美国,日常的危机管理体系是构筑在整体治理能力的基础上,通过法制化的手段,将完备的危机应对计划、高效的核心协调机构、全面的危机应对网络和成熟的社会应对能力有机地融合到一起。完备的危机应对计划在应对危机的时候,最重要的是未雨绸缪,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危机中的处理事务涉及的部门从安全、环境到军事、能源,几乎影响到所有的政府部门,因此,应对时的协同运作显得至关重要。在“9·11”事件发生后,美国联邦政府各个部门都迅捷有序地采取着不同的应对措施,相互交织却又有机协同,说明美国的危机管理体系的成熟不仅是在于几个关键部门的设置,更为重要的是从政府的立法角度对相关事务形成制度性的设计。美国政府对此制定了纲目并举的操作计划,特别是总体上的联邦应急计划发挥了重要作用。作为基本法的联邦应急计划(FRP)最早发布于1992年,并在1999年4月进行新的修订,实质是对于罗伯特·斯坦福...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浙江金融》2003年08期
浙江金融

政府危机管理体系的构建

危机管理,本来是企业管理中的一个术语,现已被广泛应用于政府管理当中。美国学者罗森豪尔特认为,危机是指“对一个社会系统的基本价值和行为准则架构产生严重威胁,并且在时间压力和不确定性极高的情况下必须对其作出关键决策的事件”。在政府管理中,危机是相对于人类生活中正常的社会秩序而引人的概念,是指政府针对这些突发性危机事件的管理,目的是通过提高政府对危机发生的预见能力和危机发生后的救治能力,及时、有效地处理危机,恢复社会正常秩序,恢复政府的公信力。它强调政府在平时如何通过收集各类信息以感知和预测危机的发生;危机发生后,政府如何迅速作出反应,启动应急机制;如何协调与调动政府各个部门的人力、财力、物力以减轻并解决危机;如何有效地动员社会一切资源支持并协助政府采取相应的援救措施;如何做好危机之后的各项恢复和重建工作,重新确立正常的社会秩序。 政府危机管理的关键是建立一个有效的危机管理体系。所谓政府危机管理体系是指政府所建立的一整套社会危机监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