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政府信息公开内涵探析

信息是现代社会个人或组织进行活动的基础与原动力,是决定其发展与进步的举足轻重的因素,而信息化的程度则是衡量一个国家发展程度与文明程度的主要标志。我国正在建设的小康社会就是兼有一定发展程度与文明程度的有机结合。因此,信息公开尤为重要。在世界信息公开的建设发展过程中,由于不同国家的行政文化及社会的承载能力的不同,各国对信息公开范围的划定不同,特别是对政府信息公开的内涵理解不尽相同,导致对信息公开立法的宗旨和效果也不一样。目前世界范围内产生了两种不同的立法模式,一种是单纯制定一部行政机关向社会公众公开其信息的法律,以满足社会公众对某一类或几类信息的需要;另一种是通过信息公开将行政管理过程向社会和公众开放,使任何对行政管理过程有兴趣的公民都可以参与,除非法律另有规定,任何公民都有权了解与行政机关有关的信息,从而使政府成为一种“全民的政府”。我国目前正在对政府信息公开进行探索实践,不同学者对信息公开给出了不同的定义。如黄梓良认为,政府信息...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苏州大学
苏州大学

我国政务公开内涵探析及路径选择

作为一种政治现象,政务公开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我国在推行政务公开工作中,借鉴了西方国家关于政务公开方面的一些有益做法,并结合党的建设和政权建设实际进行深化,使政务公开在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政务公开内涵和外延是什么,理论界和政界一直没有定论。随着形势的发展和条件的变化,人民群众对政务公开的要求越来越高,理论上的争论和一些地方在工作推进上的不得力,使得目前的政务公开已不能适应形势变化的要求,人民群众还不满意。如何从整体上把握政务公开的本质和规律,用科学的方法研究问题,正确指导政务公开工作,切实保障党员群众参与政治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已成为急需解决的问题。本文从政务公开的理论基础入手,对政务公开的内涵进行界定,提出了政务公开是指行政机关、政党和其他政治性组织为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实现公民政治权利,而将做出的决策过程、执行过程及其后果公之于众,以便社会其他成员进行参与、监督的过程,提出政务公...  (本文共4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产业与科技论坛》2018年11期
产业与科技论坛

我国政府信息公开问题及对策研究

一、我国政府信息公开的意义改革开放后我国步入了信息公开实践探索阶段,部分政府部门开始提倡行政公开原则,完善各类公开办事制度,提高政府的透明度和公信力,保障公民知情权、提高公民参与度。早在2008年我国就颁布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这标志着我国信息公开工作的正式实施,此后国务院、地方各级政府也出台了相应的配套指导文件,我国的信息公开工作呈现出新的面貌。信息公开的发展有利于维护人民群众的各项民主权利如知情权、表达权、公共管理参与权等,人民权利意识和民主意识的觉醒与增强为推进基层民主建设奠定了基础;有利于政府职能的转变,提高为人民服务的意识,建设服务型政府。政府信息公开能够真正从思想意识上将人民群众看作国家的主人,为人民群众提供优质、便民、及时的服务,这不仅是一场信息革命,更是一场观念革命;有利于从源头上预防和治理腐败,打造“阳光政府”、“透明政府”。可以打破在政府行政人员中的“官本位”思想,打造信息公开的政府,提...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平原大学学报》2005年02期
平原大学学报

知情权探析

知情权是一个现代基本人权,它的明确提出始于二战即将结束之即,但是一经提出,便“突然像花一样在各国传播开来”,日益受到各国政府和国际社会的关注。知情权这一现代理念蕴含着古老的话题:民主、法治、人权。知情权作为一项基本人权是否被一个国家认可,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一个国家的宪政发展水平。  一、知情权的概念界定“知情权”英文为“the right to know”,又称“知”的权利,知悉权,了解权。“知情权”一词作为特指一种权利主张的法学概念,是由美国的一位编辑肯特·库珀(kent copper)在 1945 年 1 月的一次演讲中首先提出来的。当时美国联邦政府机构内部蔓延着消极对待政务信息公开化,任意扩大保密权限的官僚主义倾向。库珀从民主政治的角度,呼吁官方“尊重公众的知情权”,并建议将知情权推升为一项宪法权利。在美国五六十年代兴起的“知情权运动”中,知情权一词被广泛地援用并很快成为一个具有国际影响的权利概念。对于知情权的确定含义,学...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07年07期
法制与社会

知情权内涵初探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信息在人们社会生活中所起的作用越来越大,并逐渐成为一种能量和权力。但是信息在社会主体间的不对称,导致人对人的压迫等不公正现象的大量涌现,考验着民主政体和人们的正义和良知。于是,知情权成为抑制信息不对称,保障民主与自由的利器。西方发达国家法律多有知情权方面的规定,也成为法律界的热门话题,但对于知情权的具体内涵,仍有不少模糊之处,本文试图就此作初步的分析。一、知情权的具体含义一般认为知情权一词最早由美国AP通讯社专务理事肯特·库伯在1945年1月的一次演讲中首次提出的。鉴于政府在二战期间实施新闻控制而造成民众了解的失真和政府间的无端猜疑,库伯主张用“知情权”替代宪法中的“新闻自由”的规定。①“知情权”一词于是逐渐的由新闻界传到了法律界,并被写到了宪法和法律中。由于这一权利符合人们获取政府拥有的与自己有密切厉害关系信息的现实要求,此后被许多国家的民众所接受,出现在他们的法律生活中。(一)关于知情权的几种学说及看法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人民论坛》2016年26期
人民论坛

政府信息公开例外规则实践检视

信息公开的范围是信息公开制度中的核心和焦点问题,直全、经济安全、公共安全、社会稳定等方面的事项纳入负面清接反映出一个国家政府的透明度和法治建设状况。信息单管理。”以负面清单的方式对“三安全、一稳定”事项进行公开中存在例外事项具有合理性和正当性。例外的事项并非越少越好,而是要科学划定这个范围。信息公开实践中,行政机关在判断信息是否属于例外规则时所采用的认定标准不一,同一信息在不同地区有可能出现公开或者不公开两种截然相反的结论。这既不符合我国法治统一原则,也不利于公民知情权的保障,必然对政府公信力和司法公信力造成影响。我国政府信息公开例外规则之规范性分析从规范性角度分析,目前《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中央部委及地方各省市有关信息公开的规定以及国务院办公厅等文件构成我国政府信息公开例外的规则体系。《条例》。我国目前尚未制定《信息公开法》,《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位阶上属于行政法规,在政府信息公开制度体系中起着提纲挈领的作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浙江工商大学学报》2008年05期
浙江工商大学学报

知情权概念辨析

自从1945年美国新闻编辑肯特·库柏(Kent Cooper)提出知情权的概念后,知情权很快成为新闻传播学的核心问题,也成为法学研究的重大课题。但在中国,知情权却长期被忽视,也没有成为宪法和其他法律明确规定的权利。至今,不论是学界还是业界,人们对知情权的概念仍然莫衷一是,对知情权的权利属性认识不一,在信息传播实践和司法实践中,政府和媒体如何最大限度地满足公众的信息需求,并如何加以法律保障,等等,都需要进行深入的理论探索与研究。知情权一词源于英文的t“he right to know”,目前在中国有多种译法,如知情权、了解权、得知权、知道权、知的权利,港澳台地区则称之为“资讯权”或“知的权利”、“得知权”。正如“the right to know”的译法五花八门一样,关于知情权的定义也是各有各的说法,各种广义说、狭义说和折中说的定义不下百个,至今没有取得共识。综合分析这些定义,笔者发现,学者们大多从信息内容、范围或性质出发区分和定...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