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机遇与挑战──关于“文化研究”的一种思考

一全球化文化视野为21世纪中国文学研究理论提供了特定的历史背景,与之相应的文化研究理 念的确认是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一次机遇,同时也是一个重大的挑战。在20世纪最后的10 余年中,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的深入和拓展是十分显著的,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现当代 文学研究学科较早调整了自己的研究思路,从相对单一的文学研究转向了整合性的文化理论 研究,以适应世界性文化变革和文学变革的选择和需要。概括地看来,当前中国现当代文学 的文化研究在以下几个方面的成果值得重视:(一) 从“20世纪中国文学”概念的讨论到具体的文学史重写。有关中国现当代文学史的概念界定和“重写文学史”问题,曾经在《文学评论》、《中国现 代文学研究丛刊》等杂志上展开了各种“笔谈”或讨论,问题已经从过去时间的整合走出, 更多注意到学科性质的“现代性”、“意识形态性”、“知识谱系”等核心问题的挖掘,进 入了深层次文学史成因和过程的清理和阐释。同时,文学史的研究成果也不像以往那样...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文艺理论与批评》2016年06期
文艺理论与批评

“文化研究”中国化的可能性探析

“文化研究”(Cultural Studies)作为一种源自英国左翼知识界的独特学术思潮、思想范式和知识实践,本身具有鲜明的议题开放性、情势分析性和全球在地化(glocalization)等特征。自从它被当作一种“新兴的学术思潮”引入中国大陆学界以来,已被多门专业和学科的研究者竞相采用。但是在一些对“文化研究”抱有较高期待的人看来,大陆的文化研究似乎依然未能在研究中国本土问题方面取得重大突破,也就是说,未能对占支配地位的各种意识形态(比如威权主义、占有性个人主义、消费主义和拜金主义)和压迫性的文化结构(现实的劳动和生存文化被资本所把持的商业大众文化所遮蔽、扭曲和移置)产生根本性的冲击和扭转。相反,学术界呈现给人们的,大多是简单挪用各种文化研究的方法和维度对文化文本或文化表征进行“流畅”解读的平庸成果。鉴于此,近年来有多位学者开始对“文化研究”进入中国大陆学术界的历程、发展实绩和当前困境进行梳理和探讨。1尽管这些探讨在推进“文化研...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北方文学》2017年03期
北方文学

从“文学研究”到“文化研究”

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后,国内的经济改革全方位铺开。“稳定压倒一切”、“发展才是硬道理”,“它推崇的首先是利润、财富和经济的竞争力,它关心的也主要是社会秩序的稳定和物质生活的改善,至于其他许多事情,都暂时退出了自己的视野(80年代吁求的政治、文化改革被推到边缘--引者加)。”[2]整个社会以异乎寻常的热情扎入了日常物质生活之中。以大众传播媒介为手段,建立在市场消费逻辑基础之上的文化产品充斥着社会的角落。这种变革给人文知识界构成了极大的挑战。目睹市场消费文化蔓延的现实,一些人文学者提出了“人文精神失落”的问题。从《读书》杂志1994年第3-7期上连载的关于“知识分子和人文精神”的讨论文章来看,尽管就什么是“人文精神”众口不一,但可以感觉到对他们来说,眼下以市场经济为表征的现代化进程并不是他们在80年代所吁求的那个“现代化”的现实。为了更好的回应现实,表达知识分子应有的现实关怀,他们一方面反思、清理已有的知识谱系;一方面积极探索新...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文艺理论与批评》2016年01期
文艺理论与批评

“文化研究”的英国传统、美国来路与中国实践——兼析“文化研究”进入大陆学术思想界的历程

众所周知,“文化研究”(Cultural Studies)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学术研究,而是一种新兴的“反学科知识实践”,或者说是一种新兴的学术探求范式或学术思潮。“文化研究”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兴起于英国左奠思想界,i960年代中期逐渐进入高等教育体制,随后又扩散到世界各地,大约自1990年代中期开始进人中国大陆学术思想界。20多年来,大陆学界译介了不少国外学者的文化研究成果,部分学者还结合我国本土经验和个案不懈地进行过文化研究的探索。无论这些努力和探索是否取得了令主流学界认可的思想成果,[1]我们也应该承认,有关文化研究的译介和实践对国内人文社科学术的格局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虽然“文化研究”目前还面临诸多困境和问题,但它已经成为一股冲击学科僵化权力体系的批判挺力量,同时还依然具有应对中国社会复杂变革的思想潜能。因此,有必要对“文化研究”进入中国学界的历程做进一步的梳理,努力探测困扰大陆“文化研究”的深层结构障碍,同时,需要努力...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学术界》2005年03期
学术界

“文化研究”学派的知识分子理论研究

知识分子的社会角色与作用问题已成为20世纪下半叶思想界和理论界不断纷争的一个热点问题,其中最引人关注和最有对抗性的争论是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之间知识分子观的冲突。“文化研究”思潮对知识分子问题也尤为关注,正如“文化研究”思潮的一位学者所说的:“我们关于文化研究的观念这一解放性目标的中心问题是对西方学院内外知识分子的角色的重构。”〔1〕“文化研究”思潮由于主要受到西方马克思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双重影响,因此,它既追随现代主义对知识分子的社会批判立场的推崇,反对知识分子专家化、学者化的倾向,提倡“抵抗的知识分子”主张,保持独立批判的本色;同时又由于受后现代关于知识/权力关系的微观透视理论的影响,注重对文化(知识)与权力之间相互内在、相互生成关系的研究,即注重对文化(知识)理论的政治学研究,致力于反权力话语的实践。“文化研究”学派对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知识分子理论的合理与精华部分进行继承和有机的整合,对二者的缺失和局限也有所超越,从而...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国外文学》2000年02期
国外文学

“人文”与“文学研究”和“文化研究”

中文的“人文”一词其实是一个十分模糊的概念 ,它有时用在“人文主义”(humanism)中 ,有时又用在“人文教育”(liberal education)中 ,有时似乎又泛指“人文学科”(the humanities)或者“文科”(liberal arts)。但是 ,“人文”一词无论用在以上哪一个概念之中 ,都与“文学研究”息息相关——特别是从英国维多利亚时代开始。直到 2 0世纪上半叶 ,利维斯 (L eavis)博士还将英国文学研究界定为“人文的中心”。于是乎 ,“文学”成为“人学”,研究的是人的“共同本质”;人既然有“共同本质”,人所生活的世界也必然有一幅统一的“世界图景”——最典型的便是英国历史上的黄金时期 ,即英国伊丽莎白时期的统一的“世界图景”。然而 ,从 2 0世纪 60、70年代开始 ,人的“共同本质”、世界的“统一图景”等说法 ,甚至连“人文主义”这一概念本身 ,都受到来自“文化唯物主义”、“新历史主义”、“马...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