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秦汉旅游主体的构成

旅游主体即旅游者是旅游行为的发生者 ,对它的研究 ,能促进包括旅游媒介、旅游客体在内的整个旅游业的发展。中国历史上旅游活动十分盛行 ,旅游活动的主体构成也很有时代的特色。我们试以秦汉时期为例 ,来探讨旅游主体的构成及其旅游行为所产生的社会效应。秦汉是中国封建社会第一次大统一时期 ,旅游在大一统的形势下发展起来。秦汉皇帝的频繁出游 ,游学之士的奔走游说 ,外交使节的远程出访 ,知识分子的周游天下 ,商人的辗转商旅 ,构成了秦汉间的旅游大潮。中国旅游史上的第一次出游高潮就是在此时发生的。一秦汉两代的最高统治者是旅游活动的主体。这些统治者的旅游活动主要有 :封禅之旅、巡游之旅和海上探险之旅。这些旅游活动 ,尤以秦始皇和汉武帝最为突出。封禅是古代帝王举行的一种...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人文杂志》2002年03期
人文杂志

上书与秦汉法制

上书是吏民通过一定程序 ,向皇帝表达政治意愿的一种特殊的文书。上书行为在秦汉时期尤为普遍 ,它深刻地影响了秦汉政治的许多方面。前人于此亦有一定认识 ,然研究者多从上书与选官、监察等角度入手 ,对上书与秦汉法制的关系缺乏足够的探讨。本文拟对此谈一些认识 ,并求教于方家。一、上书与秦汉立法活动秦汉时期是我国法律制度变化较大的时期 ,此时创立的法制传统对后世影响深远。立法活动则是秦汉法制体系创立的各基本环节中的最初环节 ,因此尤显重要。秦法的渊源主要是商鞅在秦国变法时所制定的律法 ,而商鞅的依据则是李悝的《法经》 ,所谓“魏文侯师李悝集诸国刑书 ,造《法经》六篇 ,商鞅传之 ,改法为律以相秦” (《唐六典》卷 6《尚书刑部》)。再加之皇帝的诏、令 ,审判案件的程式及各种法律解释等。汉法的主干则是依秦律而制的各种律文 (尤以《九章律》为主 ) ,加之诏令、科、比等内容。无论秦法还是汉法 ,律都是比较固定的 ,而令则是针对形势而经常变化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东岳论丛》2002年05期
东岳论丛

繁富与稚纯的统一——秦汉审美文化的重要特征

正如秦汉大一统包含着向君王一人中央集权专制和兼容并包开放两极拓展的相反相成的矛盾情况一样 ,秦汉审美文化也包括着看似矛盾 ,实则相成的两个相互渗透的方面 :繁富与稚纯。这两个方面的相反相成相互渗透及其审美效果 ,构成了秦汉审美文化的一个重要特征。一秦汉审美文化是繁富铺陈 ,饱满充沛的。这种繁富铺陈至少表现在秦汉审美文化的内容和形式两个方面。就题材内容来看 ,与包括宇宙、牢笼天地、容纳万有的宇宙观念相表里 ,秦汉审美文化的题材琳琅满目 ,五彩缤纷 ,几乎无所不包 ,在我们面前展现了一个穷极天地 ,囊括古今 ,浑融万物的审美世界。这里不仅有上承远古神话的诸如神人操蛇 ,怪神击筑 ,以及修颈长尾的应龙 ,人首蛇身两尾相交、分别举着日轮、月轮的羲和、常羲等众多充满巫术意味的神和动物的形象 ,还有孔子问礼 ,狗咬赵盾 ,专诸刺王僚 ,秋胡戏妻 ,王陵母等一系列历史故事 ,以及曾参、闵子骞、老来子、代赵夫人、梁节姑姐等所谓忠臣孝子、烈妇节女...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史学月刊》2002年12期
史学月刊

论秦汉之际的崇势利之风

春秋及战国初期生产力的变革瓦解了以血缘宗法关系为纽带的奴隶社会的政治结构。由于规范社会秩序的礼制被破坏 ,体现其精神的“孝”“友”等伦理价值观念逐渐在人们心中淡化。从战国中后期至汉武帝“独尊儒术”期间 ,社会上刮起一股渴望并追求财富和权贵的劲风。对战国时期这一现象多有人论及 ,本文着重探讨统一封建帝国建立初始 ,即秦汉之际的崇势利之风 ,力求在对其历史背景和现实原因的分析中理解社会转型对社会心理的深刻影响。一春秋战国时期 ,变动的社会秩序把人们从西周以来严格的宗法等级关系中解放出来。生产力的发展使人们逐渐认识到自身的力量 ,进而敢于怀疑鬼神和天命。社会给个体活动提供了少有束缚的广阔舞台 ,人们开始重新寻找自己的位置 ,确立新的价值目标 ,很快大部分人就把目光聚焦在财富和权贵上。从《史记》、《新书》、《盐铁论》等典籍中 ,我们能强烈地感受到崇势利之风已吹遍了社会各个角落并深入到人的内心世界。(一 ) 经济领域秦统一中国后 ,虽然采...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理论学刊》2018年04期
理论学刊

关系、人情与秦汉之际的政治和社会

在传统中国的农耕文化脉络和乡里社会结构中,百姓的日常生活和人际交往呈现为“固定关系”的向度,表现出长时效性和低选择性的特征。长时效性是指在乡里、村社构成的熟人环境中,人们相互之间的交往预期是稳定和长久的,倾向于建立长期持续的关系模式;低选择性是指人际交往一般局限在亲戚、邻里或同乡的范围,社会流动程度低,个体在交往中的自主选择比较有限(1)。中国古代传统社会逐渐形成关系本位的心理与行为特征,人们重视礼物和人情的交换,维持人际关系的和谐与稳定。本文试图对秦汉之际的政治和社会作关系学视角下的考察。之所以选择秦汉之际这一时段,是因为传统社会中的主要关系,如家人、同道、同乡、朋友、同事、师生等,是在周秦剧变的历史背景下产生的。秦汉之际是中国古代传统社会的开端,其社会结构和政治体制是周秦之变的结果,是关系本位政治和社会的开始,具有重要的典型意义。在古典的宗法封建社会,贵族政治按照礼制原则有序运作,身份和阶级的差别无法逾越。无论是贵族、国人还...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参花(下)》2017年11期
参花(下)

秦汉酒文化的发展

酒能误事,酒后能酿出大祸,这样的文化思想就是从秦代开始的。陈胜、吴广的大泽乡起义,就是这俩人把随军校尉灌醉后,夺刀起事,杀掉校尉揭竿而起。陈胜那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也因此成为历朝农民起义的信条。一、秦末汉初时期酒文化发展的开端秦末乱了十多年,刘邦平定天下后,中国的局面才由混乱转为稳定,而汉初英布叛乱又搅乱了中国刚刚稳定下来的社会。汉高祖平乱之后,回朝宴饮之上,写下《大风歌》抒情: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诗作很短,就这么三句。但是,在这三句诗中,我们却读出了汉高祖痛饮之后内心的真实想法。都说“酒后吐真言”,刘邦的这首诗,表达了他在孤立无助、众叛亲离的情况下,内心的凄苦与无奈。这首诗的出现,可以说使中国酒文化翻开了崭新的一页,酒与情开始交融,并且越来越广泛地出现在文学作品当中。二、汉朝时期酒文化的不断丰富酒文化当然不仅仅有悲的一面,作为一种饮品,酒在汉代给人们带来更多的是欢喜。汉武帝时期,汉朝与匈奴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