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精神复仇的两种悖反形式——鲁迅的两篇同名散文《复仇》的另一种解读

鲁迅的散文诗集《野草》中有两篇以《复仇》命名的同题散文 ,而且两篇作于同一天——— 1 92 4年 1 2月 2 4日。以往对两篇《复仇》的解读 ,往往侧重前一篇的意义阐释 ,而对与《圣经》中的相关记载具有互文性关系的后一篇 ,很少有人追索鲁迅的言外之意 ,以及两篇《复仇》之间文本意义之间的对应与互联。本文的研究和阐释的用意 ,大致源于这一基点。解读两篇《复仇》 ,首先遇到的是复仇的对象问题。第一篇《复仇》的写作用意 ,用鲁迅的解释即“因为憎恶社会上旁观者之多”而作《复仇》第一篇。他在 1 93 4年致郑振铎的信中说 :“我在《野草》中 ,曾记一男一女 ,持刀对立旷野中 ,无聊人竟随而往 ,以为必有事件 ,慰其无聊 ,而二人从此毫无动作 ,以至无聊人仍然无聊 ,至于老死 ,题曰《复仇》 ,亦是此意。但此亦不过愤激之谈 ,该二人或爱或相杀 ,还是照所欲而行的为是。”显然 ,复仇的对象无疑指的是无聊的“旁观者”。对于旷野上默立的男女...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文自学指导》2003年06期
中文自学指导

如何看待鲁迅对传统文化的“偏激”

今天我们讲一讲鲁迅对文化转型的思考与焦虑。我已经发表过这方面的文章,现在炒一炒“冷饭”,是考虑到这个题目还是值得讨论,特别是对于年轻的大学生会有些现实的启示。现在有些同学可能不太喜欢鲁迅,也并不真正了解鲁迅。这不奇怪,年龄较小,少阅历,理解鲁迅会有难度。而且鲁迅的作品和一般流行的作品大不一样。鲁迅不是消闲的,平和的,优雅的,鲁迅是真实的,严峻的,鲁迅不适合作消遣,他总是激发思考,会让人痛苦,但也让人深刻而真实.鲁迅逝世几十年了,他提出的很多问题还没有解决,他的问题仍然缠绕着我们。我们讲文学史,思想史,文化史,无论如何是绕不开鲁迅的。你可以不同意鲁迅的观点,或者不喜欢他,甚至还要批评他,但你不能回避他。鲁迅作为一个特殊的存在,始终在观照着我们民族的命运。 现在社会上有一些颠覆鲁迅的言论,常常引起争议。鲁迅不是不能批评,但批评要说出理由。有些人颠搜鲁迅是不大讲理由的。我从网上查到一些对鲁迅的批评,这里介绍几种,让大家来看看是否讲道理...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鲁迅研究月刊》2003年03期
鲁迅研究月刊

《鲁迅与日本》出版

中国鲁迅研究会会员、绍兴鲁迅中学原副校长、中学特级教师黄中海对“鲁迅与日本”这一课题潜心研究数十年结出硕果 ,最近 ,他将《鲁迅与日本》一书奉献给海内外广大读者。这是黄中海两年内继出版《鲁迅与方志敏》、《走近鲁迅》等专著后 ,呈献给鲁迅留学日本一百周年和中日恢复邦交 30周年的一份厚礼。《鲁迅与日本》共 2 0万字 ,分“鲁迅在日本”、“鲁迅论中日关系”、“鲁迅和他的日本友人”、“追寻鲁迅...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鲁迅研究月刊》2003年04期
鲁迅研究月刊

鲁迅与马珏及其它

读鲁迅 ,从一些细处摹想 ,会让人联想许多。李霁野先生生前回忆鲁迅 ,有一个小标题 :《从细小处见精神》 ,说的是鲁迅一个老友的女儿 ,喜欢鲁迅的作品 ,曾写过一篇《初次见鲁迅先生》 ,鲁迅很欣赏 ,后来每有新著便都送她 ,但当听说这位小姐已成婚 ,就认真地说 :那就不再送书给她了吧。李先生没有提这个小姐是谁 ,只是解释说 :有过“兄弟失和”这幕惨剧 ,因为是弟妇诬其非礼的教训 ,鲁迅便小心了许多 ,乃至过于谨慎 ,像送书给一个已出嫁的女性 ,有什么呢 ?不过 ,从“兄弟参商”以至第二年又遭八道湾“骂詈殴打” ,鲁迅心受重创 ,至肺病复发以及往西安借讲学排遣郁闷等等 ,都可以看得出 ,那创伤之重是不可小视的 ,由此导出些的“细小处” ,不妨说 ,是他“防范意识”过度激出的“太易于猜疑”的心理和心态 ,如果再看看近些年出版的鲁迅论敌的叫骂汇辑 ,也就会了然、同情于从“狂人”精神过敏的病态反应到鲁迅峻急、尖刻、多疑以至不得不“横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鲁迅研究月刊》2003年05期
鲁迅研究月刊

人间至爱者为死亡所捕获——一九三六年的鲁迅(上)

1  我们阅读鲁迅 ,先引导大家读 193 6年的鲁迅和他的作品 :从鲁迅生命的终点读起 ,这是一个比较特别的读法。而且我有一个设想 ,就是讲得比较形象 ,比较感性 ,这也是这些年来我自己的一个学术追求 ,就是所谓触摸历史 ,回到历史现场 ,所以我要讲的是193 6年这一年的鲁迅 ,他的生活、著作 ,他的心情、心理等等。那么 ,就从一件小事 ,从一个细节说起吧。这是萧红的回忆 :在鲁迅重病的时候 ,他不看报 ,也不看书 ,只是安静的躺着 ,但是有一张小画 ,放在床边 ,却是不断地翻着 ,看着。这是一幅什么画呢 ?很小的一张苏联画家着色的木刻 ,和纸烟包里抽出的画片差不多。那上面画着一个穿大长裙子飞散着头发的女人在大风里边跑 ,在她旁边的地面上 ,还有小小的红玫瑰花的花朵。②  我们再想像这幅画 :长裙子……飞散着头发……女子……风……奔跑……一朵小小的玫瑰花……你的内心有什么感觉 ?我是受到了很大的震动的 :鲁迅离开这个世界时 ...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鲁迅研究月刊》2003年05期
鲁迅研究月刊

鲁迅丧中孙夫人一露祥容 丰采依然不愿多谈政治闭门谢客致力学术研讨不承认外传担任鲁迅治丧费说

〔上海特讯〕 昔孙总理在时 ,凡至一地 ,夫人宋庆龄女士无不偕行 ,吾人乃得瞻其丰采并聆其谠论。自总理弃党国而长逝后 ,夫人亦与吾人睽违久矣。记者于数年前 ,曾于华安大楼一承教诲 ,夫人虽和蔼慈祥 ,而态度至为严肃 ,对于时局见解 ,一秉中山遗训 ,凡斯种种 ,无时不萦绕脑海也。现又于鲁迅丧中 ,复获晤夫人 ,驻颜有术 ,丰采依旧 ,在悲悼故人愁云中 ,不掩其慈悲为世之祥容。记者拟与夫人作时局之片刻谈 ,继以时地不宜 ,揣夫人之意 ,未必有所发表 ,乃恭聆夫人之演说 ,惜人多距远 ,未能尽闻。其词略云 :“鲁迅先生虽死 ,其精神实仍不死 ,吾人纪念鲁迅先生 ,在集合真正革命之同志 ,以从事于反帝之运动 ,为被压迫民众而奋斗”云云。词略而简 ,然可知夫人政治之见解与主张 ,仍未有所变更也。记者翌日访夫人于中山先生故居 ,则阍者谓夫人他出 ,殊为可憾 !想系夫人之闭门谢客 ,亦未可知也。夫人对外传鲁迅治丧费由其担任一节 ,已予否认 ...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