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未成年人犯罪司法改革研究

近些年来,未成年人犯罪日趋严重,受到国内外司法界的广泛关注。西方国家自1899年美国伊利诺斯州制定的《少年法院法》始,对未成年人犯罪的司法研究已有百余年历史,相反,我国这一问题长期被刑法学界所忽视,造成我国未成年人刑事立法工作滞后,给司法实践带来很大难度。2006年最高人民法院法释1号《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出台,标志着司法界对未成年人犯罪重视程度的提高。本文结合国内外理论研究动态,吸收司法实践中的经验,对我国未成年人犯罪从定罪、量刑、行刑几方面加以研究。一、未成年人犯罪定罪问题我国目前虽然没有单独的未成年人刑事法律,但最高人民法院2006年法释1号司法解释的出台,表明我国的刑事立法已经把未成年人作为相对独立的行为群体,反映了法律上要求对待未成年人犯罪要有别于成年人犯罪的立法思想。从现行法律来看,我国在定罪问题上一直遵从犯罪构成理论,未成年人的犯罪构成通常包括以下四个方面:(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中国特色未成年人司法体系的构建

近年来,与未成年人相关的议题均受到了理论界与实务界的高度关注,如虐待儿童、未成年人监护权事宜、未成年人犯罪等。从现行的研究来看,多从刑事法领域予以探讨,缺乏对未成年人司法的体系性探索。文章从体系构建的角度入手,在未成年人犯罪预防和未成年人权利保护的双重理念下,构建以刑事为主导,兼顾民事、行政的中国特色未成年人司法体系。文章共分为六章。第一章为我国未成年人司法的概述。我国自古以来便有“恤幼”的传统,现今已经开启了专门立法的进程,如颁发了《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等以未成年人为主体的专门法。然而,通过比较分析发现,相比体系性、全面性、实用性为主导特征的世界三大未成年人司法体系而言,我国未成年人司法存在立法分散、缺乏系统性、附属于传统成人司法、缺乏独立性、受理范围狭窄,缺乏全面性、以刑事处罚为主,缺乏健全的保护处遇体系等问题。可喜的是,一体化为我国未成年人司法体系的构建提供了至关重要的研究视角。一体化指导下的未成年人司...  (本文共3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京大学
南京大学

恢复性少年刑事司法程序研究

少年是国家和社会的未来,少年的状况预示着未来中国的状况。可以说,少年犯罪的状况及其应对效果是未来社会治乱的"测振仪"。然而,少年刑事司法制度一直处于我国整个刑事司法制度中相对边缘的状态,这与少年犯罪治理的重要性并不相称。在域外,少年犯罪的治理遭遇了制度瓶颈,使其少年司法的理论与实践均试图走出一条克服传统少年司法缺陷的新路,即采用恢复性少年刑事司法程序来处理少年刑事案件。同时,本文通过对我国的地方性少年司法改革的实证调查发现,我国的少年司法也面临着类似的困境,而地方司法机关采取的一些改革试验措施在不同程度上具备了恢复性少年刑事司法程序的要素或特征。本研究试图将恢复性司法的理论运用于少年刑事司法程序的研究中,以当前我国的地方性少年刑事司法改革为背景,通过理论上的分析,并且以实证调查为基础,来研究恢复性司法究竟是如何运用于少年刑事司法程序中,从而形成一套恢复性少年刑事司法程序的,并对其成因、现状、效用、适应性和发展前景作出理论上的总结...  (本文共31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浙江大学
浙江大学

我国未成年人恢复性司法研究

未成年人关系着国家和社会的未来,未成年人司法领域也是一直以来的司法完善重点。我国的未成年人司法一直处于不断地摸索之中,问题与发展并存,而恢复性司法的引入可以为我国未成年人司法带来新鲜的生命力。尽管恢复性司法在成人司法领域尚有争议,但其所具有的恢复性、灵活性及社会性特别适合于未成年人犯罪的处理,也和我国的传统法律文化、法制基础相依,更契合我国对未成年人司法的一贯原则,未成年人恢复性司法制度在我国有进一步发展的可期待性,值得学界和实务界进一步的发展研究。本文的论述主要从三大部分开展:第一部分首先从恢复性司法以及未成年人恢复性司法的基础理论入手,并结合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现状分析来探究未成年人恢复性司法在我国推行的必要性和可行性;第二部分的实证调研是本文的主体,未成年人恢复性司法是一个全面体系的过程,包括附条件不起诉、合适成年人在场、设置专门的未检机构、审判机构、实行未成年人帮教矫正一体化等,从已有的未成年人司法实践来看,侦查起诉阶段的合...  (本文共5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产业与科技论坛》2018年24期
产业与科技论坛

四川省农村未成年犯社区矫正的几点思考

一、引言未成年人犯罪问题是一个普遍性的社会问题。虽然青少年犯罪在整体犯罪中的比重在逐渐下降,但未成年罪犯的数量和比重均在增长。从2000年到2004年平均每年未成年犯罪人数上升14. 18%,其在全部犯罪的比重从2000年的6. 52%上升到2004年的9. 17%。这里面的原因既有未成年人发育早熟、认知能力提升等生理、心理原因,也有社会变迁过程中带来的综合影响、家庭和学校教育的缺位以及不良文化侵蚀等外界因素的作用。未成年人的特殊性决定了对其犯罪处置的特殊化,以社区矫正为代表的恢复性司法是未成年犯罪处置的最佳体现。这种方式充分考虑了未成年人的特殊性,能够切实保障其合法权益,在社区中最大化保存和恢复未成年犯的社会关系,促进其回归家庭、回归社会;在节省资源的同时,也有效避免了监狱服刑的“标签效应”和“交叉感染”现象,可有效降低再犯罪风险。二、四川省农村未成年犯社区矫正现状和困境我国的社区矫正试点工作开始于2003年,2009年全面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广西警察学院学报》2019年01期
广西警察学院学报

我国未成年犯监管矫治的成效评估——以某省男性未成年犯为例

一、我国未成年犯监管矫治的现状目前,未成年人犯罪问题已经与环境污染、毒品犯罪并列,成为世界三大公害之一。现今,我国未成年人犯罪不仅有低龄化、团伙化、暴力化的倾向,还具有再犯率居高不下的特点[1]112-122。以浙江为例,2003~2007年间未成年初犯者的再犯率高达46.34%,其中11岁以下的未成年初犯者再犯率为65%,12~15岁未成年初犯者的再犯率为54%,16~18岁未成年初犯者的再犯率为40%①。未成年犯再犯已经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严重社会问题。当前,我国未成年人管教所(以下简称“未管所”)对未成年犯采取的是“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刑事基本原则。它既有别于一般成年犯“惩罚和改造相结合、教育和劳动相结合”的原则,也有别于西方国家的“感化原则”。有研究表明,未成年人犯罪时具有人生理想和道德价值观偏差、法律意识淡薄、恶习严重和心理不健康的特点[2]8-17。更有学者指出,导致未成年犯再犯罪的主要原因是其在重返社会时心理不适应...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学术交流》2017年11期
学术交流

我国未成年犯行刑制度之检视——以“正常化”理论为视角

近些年来,在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影响下,经法院判决的未成年犯数量有较大幅度下降,但其犯罪的恶性呈现加剧趋势。在押未成年犯中暴力犯罪的比重加大,而且“二进宫”的人数呈现增长趋势。因此,提高改造效果、降低重新犯罪率已经成为未成年犯管教工作的首要目标。影响未成年犯重新犯罪的因素虽然很多,但未成年犯管教所(简称“未管所”)内的矫正效果这个因素无疑至关重要。一、“正常化”机构处遇观的理论诠释在监禁条件下,未成年犯只能在高墙、电网和武警看押、狱警看守构筑的狭小空间内行动,而且必须参加强制性的劳动、学习,同与自己境况相似的未成年犯一起生活,因此容易形成监禁人格。而监禁人格可能对未成年犯将来融入社会正常生活形成某种程度的障碍。(一)“正常化”(Normalization)的概念“未成年犯行刑正常化”被视为是能够使未成年犯重新融入社会的一种措施,它可以减少机构内处遇本身对未成年犯个体的伤害,提高矫正效果,促进未成年犯复归社会。“正常化”的理念有着鲜明...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