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五四时期民主实践的局限与启示

一民主,一直是近代中国无数仁人志士孜孜以求的目标,也是反封建主义的主要旗帜。但是高呼“民主”最响亮的五四时期也并没有让民主在中国真正扎根。究其原因,五四时期的民主实践存在着种种局限。(一)传统专制文化的局限我国封建政治文化根深蒂固,严重阻碍着民主的进程。长久以来,与民主相对的封建专制思想已经无孔不入地渗透到社会生活各方面中,特别是人民的观念、心理和情感之中。在这种传统文化环境中,人们已经形成了专制和臣属的思维定势。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运动不也梦想一朝“王”天下吗?这种专制文化禁锢着人们的民主与平等思想的萌芽,顽强抵制、排拒民主精神在中国落地生根。纵观近代,有多少人在为专制文化摇旗呐喊。晚清有顽固保守派的盲目排外,有洋务派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推翻封建王朝的民国仍然有张勋复辟,袁世凯的帝王梦。专制的魅力在人们心中久久不能散去。当然,我们并不是全盘否定中国传统文化,而只是强调由于几千年的封建统治和将近80年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统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船山学刊》2006年02期
船山学刊

对后五四时期《新青年》同人“分裂”问题的认识

五四时期是中国历史由旧民主主义革命进入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转折期,1915年9月15日创刊的《新青年》一向被认为是“新文化运动”的标志性事件。作为贯穿“五四”前后的著名刊物,早期的《新青年》在启蒙的诉求下整合了当时中国最优秀的一代知识分子,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对中国青年的思想和行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但到了1919年,《新青年》同人的分歧日益扩大,1920年1月陈独秀出走事件则标志着无法挽回的分道扬镳,《新青年》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一个时代与一本刊物互相影响与求证,其自身的发展历程也是颇具意义的。因此对后五四时期《新青年》的“分裂”问题的探讨是值得的。分裂是历史的必然选择1920年代是分裂的时代。“分裂”是全方位的。首先,思想的分化。“一方面自由派和保守派徒劳地要求在军阀统治下实行温和的改革,另一方面左派份子和民族主义者在苏俄与日俱增的影响下加速了他们的组织活动。”①夏衍也指出,“1919年到1920年,是一个新旧决裂和分化的时刻”...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学术交流》2012年01期
学术交流

论陈独秀与胡适五四时期伦理思想之差异

陈独秀和胡适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中的风云人物,他们的伦理思想在根本点上是一致的,但在人性论以及对待中国传统伦理的态度上却存在着一定的差异。1.人性论方面的差异。应该说,历代的思想家都会以他们对于人性论的认识作为观察人生和道德问题的基本理论依据。陈独秀与胡适作为五四时期新思潮的代表人物,他们的人生哲学以各自的人性说作为支撑,陈独秀主张“性善性恶论”,胡适主张“性无善无恶,可善可恶论”。在人性论方面陈独秀、胡适都没有将性善性恶列为非此即彼的对立关系。陈独秀自幼所接受的是中国传统式教育,这应该是形成他对于人性问题思考的基础,而后所接受和吸收的西方进化论思想使得他的人性论观点日趋成熟。他所主张的“性善性恶论”的具体内容如他自己在《自杀论》中所指出的那样,人性有善有恶,善的方面包括创造的冲动、互助的本能、哀哭的本能、利他心、恻隐心、爱慕心,恶的方面包括占有的冲动、掠夺的本能、嗔忿的本能、利己心、残忍心、嫉妒心[1]462。他还把人性分为善恶两...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商丘师范学院学报》2006年04期
商丘师范学院学报

五四时期陈独秀思想论析

一陈独秀以激进的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登上政治思想舞台,积极主张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反对封建专制制度。袁世凯死后,北洋军阀统治名为共和而实则专制,人民备受专制政治的痛苦。陈独秀从辛亥革命失败中认识到,过去革命之所以失败,是由于没有唤起多数国民之自觉,没有形成多数国民之运动。他认为今后要巩固共和国体,则需多数国民最后觉悟,将反对共和的旧思想,完全洗刷干净。在新文化运动中,陈独秀首先提出了“科学与人权并重”[1](P9)的口号,他以西方资产阶级的进化论、人权论和民主主义思想为武器,向中国封建专制制度及其文化思想发起猛烈的攻击。他提倡民主,反对封建专制制度;提倡科学,反对迷信;提倡新文学,反对旧文学。所有这些,都反映了陈独秀在思想上政治上的进步。总之,五四运动以前,陈独秀举起民主与科学的旗帜,基本上是代表资产阶级的民主主义要求,他是资产阶级政治与经济在观念形态上的反映,是为旧的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服务的。这时,陈独秀的政治主张是建立资产阶级...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江淮论坛》1994年03期
江淮论坛

试论五四时期知识分子的使命感

回顾鸦片战争后中国社会经历的每一场改革或革命,几乎都可以看见知识分子的足迹,从1915年新文化运动到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知识分子更是占有主导地位。毛泽东评述说:“在中国的民主革命运动中,知识分子是首先觉悟的成分。辛亥革命和五四运动都明显地表现了这一点,而五四时期的知识分子则比辛亥革命时期的知识分子更广大和更觉悟。”①本文拟就知识分子社会角色的确定.对五四时期知识分子的使命感作一初步探讨。一、五四时期知识分子成长的环境五四时期是中国社会的变动时期。知识分子是在一种特殊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是清末废科举、兴学校的教育制度改革的必然结果。戊成维新时期,设立京师大学堂(北京大学前身),中西并重,各地高中小各级学堂纷纷建立,各种铁路、矿务、农学、蚕桑、医学等专门学校也相继设置。天文、地理、几何、物理等新课目挤入了中国传统教育的殿堂。此外,译书局和编译学堂的诞生,使西学书籍陆续问世;提倡自由办报馆、学会以及主张出洋留学,打破了知识文人“皓...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江淮论坛》2001年02期
江淮论坛

试论五四时期陈独秀的文化观

一、陈独秀与五四时期的文化结缘陈独秀在近代中国名声鹊起是在五四新文化运动时。但在此之前 ,他的思想已相当活跃。留学日本期间 ,就是一个不安分的学生。他加入过励志会、中国青年会、爱国社、光复会、岳王会、欧事研究会等进步团体 ,参与过各种反清的政治活动。武昌起义后 ,安徽成立了都督府。陈独秀在两任都督期间都担任着秘书长的要职。他大胆推行革新 ,雷厉风行 ,表现出很强的组织和行政能力 ,并因此得罪了不少人。①历史活动虽然是无意志的 ,但个人的社会角色安排却总是有规律可循的。从品性上看 ,陈独秀终究属于文人一类。不管他曾经如何热衷于政治活动 ,但对文化始终保持着高度热情。他编辑出版过《小学万国地理新编》 ,与苏曼殊一起合译雨果的小说《悲惨世界》 ,他参与了多份报纸的文字宣传工作 ,其中由他自己创办的《安徽俗话报》影响最大。陈独秀在介绍办《安徽俗话报》的缘故时说 :“现在各种日报、旬报 ,虽然出的不少 ,却都是深文奥意 ,满纸的之、乎、也...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